偶然在圖書館發現這本書(之前不是被借走,不然就是不知道被放哪裡去了),
馬上借來好好拜讀一番。
不知道寫這本書的作者本身在寫作時,是否也有勤加清理,閱讀起來有種純淨,能讓人耐心慢慢看完的感覺。
(裡面很多觀念我在零極限和新˙零極限以及他的類似書籍都有看過了,但我還是有耐心再看一次)

裡面有一段是這樣寫的:

『這個人是醫院的職員,只要他在醫院裡,病患都會保持安靜,因為他會用力扭住病人的腋下。這是非常疼痛的,因此病患都怕他,他在時都不敢引起任何騷動。』
『他曾在越戰中擔任步兵部隊的斥侯兵,這是隨時都會面臨危險的任務,而這個精神創傷使他成為非常冷酷且嚴厲的人。』


相較於修藍博士的純清理自己管理方式,如果是我,我一定是那個越戰士兵的管理模式。

* * *


這邊提一下最近發生的新聞:

有個11歲女童和一名14歲少女起了口角,於是夥同其他人虐殺這名14歲少女,事後還很得意的跟一名在工地工作的少年炫耀,
後來是少年跟工頭說,工頭又去查證之後才報警處理,讓整件事曝光。


* * *

那個11歲的少女應該會被送少年法庭,然後還毫無悔意。
對我來說,我向來不信什麼''愛與憐憫''那套,
一個人犯錯之後沒有悔意,
是不需要用什麼愛與憐憫來感化的。

我如果是典獄長,我就會隨身帶一根高電壓的電擊棍,敢造次就會狠狠的打。
就是要把犯人信心滿滿的自以為是徹底打碎,才有重新建構的空間。

(所以我很喜歡航海王裡面的麥哲倫,只要有動亂就全殺掉WW)

但想想我有這樣''殘虐''的心態也可能是我心裡某部分的記憶造成的,
這世界很多人的行為都是自我內心的倒映,
那如果我想著要拿電擊棍狠狠的毆打所有犯錯的人,

或許也可以解讀成我不原諒我自己的某一部分。


* * *

這幾天右邊肩膀跟腰都很痠痛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哪部分的記憶又作祟,我真的只是睡個叫而已就痛的動作障礙阿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漂貴妃 的頭像
漂貴妃

漂貴妃的仙窩

漂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