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哇!」我聽到這種「綠鬼氣體團」是『水鬼』的由來,猛然想起我在十七歲時,和朋友去至善國中後面的外雙溪游泳,親身碰過這種水鬼!

小時候,我時常橫渡淡水河到對岸撿鴨蛋,對於我的泳技,我是自信得沒話說。至善國中後面的河流,有一段河床是以前採礦留下的深坑,形成的深潭就像天然的游泳池,可以游得很盡興。我記得那天是下午兩點多,我約了三個朋友一起去游泳。

到了四點多,有點涼意,就準備要離開了,因為我的衣褲在深潭對面的大石上,我便跳下水、游過去拿衣褲…才游兩下,就突然有股吸力把我往下拉,而且我的身體也頓時不能動彈—我很確定自己沒有抽筋,可是全身就像觸電,無法掙扎,就這樣動也不動地身體直直往下沈…我已經嗆到水、沒氣可換,心想:「已經沒有氣可吐,又一直沈下去,這下穩死的。」既然快死了,我乾脆在水中睜開眼睛,想看清楚是什麼東西在拉我?

竟然是一團詭異的綠光,繞著我的身體在移動!嗆到水的我,雖然也沒氣可吐了,但我硬是憋住掙扎呼吸的嘴巴,就是那短短憋住的兩秒光景,那團綠光就飄離我一點距離—剎那間身體的觸電感就消失了!我趕緊把手往上伸—有人拉住我的手,把我拖出了水面!

那是朋友文中的手,他救了我一命。我趴在石頭上咳水、驚魂未定地慶幸自己死裡逃生。幸好文中『恰好』在這個大石上,所以我也不跟他計較—我的褲子口袋裡,不翼而飛的三百元。

這段驚險的溺水經歷,想起來還會心裡發毛咧!

鍾馗聽了我的敘述,說:「幸好你憋住的那口氣!這種邪靈已經靈根成長,所以電磁力已經增強,當『祂們』靠近人類一公尺內,會讓人類有觸電的感覺。還有,『瞎掰鬼』和『綠野鬼』,也是會讓近距離接觸的人觸電、無法動彈;因此人類遇到這些靈異鬼物時,要記住—暫停呼吸、儘速遠離—因為邪靈是循著人體呼吸的氣流,而追蹤吸附人類,且憋住氣是一種『隔電法』,可以讓被觸電不能動彈的身體恢復行動力,此時就要儘速遠離,才能保平安。

我說:「竟然發綠光的綠鬼氣體團這麼恐怖!那我在離開花蓮石貴家時,看到的透明綠鬼,就是你講的『綠野鬼』囉?」

「沒錯。」鍾馗:「綠野鬼躲在郊外,也是企圖碰到有跟陰界倒流的人;祂和瞎掰鬼是同等級的,都能變化人形;有『跟陰界倒流』行為的人才會碰到祂們。因為,【以為有神的人類,被祂們現形嚇到的話,就會唸經文去拜拜—成為『自願呼喚邪靈跟回家』的倒流者】,那邪靈就可以大搖大擺地藉著人體庇護,跟隨倒流者,而不怕被(好鬼)『風雲道者』逮捕。不過,若被『綠野鬼』跟上的人,恐怕凶多吉少,多半會被抓交替。」

「是因為『祂』綠通通地不好躲藏,想去投胎從良了吧?」我又說:「我的朋友米葆,就曾經在北投的高爾夫球場看到『綠野鬼』,他是和另一個同事在球場撿拾高爾夫球,然後看到大樹下站著一個綠色半透明的人,嚇得兩人趕緊收工不撿了。沒想到,隔天一大早,那個同事自己單獨去撿球,等到被人發現時,已經淹死在球場淺淺的水池裡。」

說到這,又想到以前我帶兒女去淡水的山區玩(漁人碼頭附近),山裡的溪流很清澈,用目視就可以看到很多毛蟹。我買了雞腸,準備要帶孩子去釣毛蟹,才走到溪邊,就看到對面樹下有個矮小的綠色人影,直接栽進溪中—水裡的毛蟹、魚蝦突然就躲起來,不見蹤影了。我看著淺淺的溪流,直覺不妥,就告訴孩子:「水裡有鬼,我們不要下去,雞腸子全部送給毛蟹吃!」丟了腸子,我硬拖著三個心不甘、情不願的小孩回家。

鍾馗贊同地點著頭,補充了一段:「『綠野鬼』就是瞎掰鬼的變形。『綠野鬼』躲在山林中,是因為在郊野處『渡畜牲者』數量沒那麼多,比較不容易被發現而通報『風雲道者』。所以人類在水邊或山上若看到這種『綠野鬼』,確實是要警覺別下水,或儘快離開。」

啊!我時常去八里的海灘釣沙梭,記得有一次,來了四個年輕人,他們分乘兩台機車,直接騎到沙灘看海。其中一個坐後座的男生,突然下車直直往海裡走,波浪很大,他的三個朋友一直叫他、問他要去哪?他都沒回話,呆楞楞地往海中走去,波浪都打濕了衣褲…在釣魚的我看他不對勁,正想去阻止他,他的朋友已經追上他,把他往沙灘拉著走,我聽到他辯解著:「那裡剛才有一個女人對我招手,我只是過去看看而已……」

隨後他們就騎上機車離開了。在調頭時,我很驚訝地看到那個坐後座的男生,背後緊貼著一個穿紅衣服的女人,還把頭貼在他背上,看不到臉孔……

後來,我走到沙灘入口旁的檳榔攤買香菸,老闆緊張兮兮地說:「見鬼了!剛才那不是有騎機車的少年仔嗎?後面出來的那輛停下來說要買可樂,我拿了三瓶出去給他們,他們竟然說:『老闆,我們只有兩個人你幹麼拿三瓶?』害我心臟差點嚇得跳出來,因為我明明看到他們後面還坐著一個女的!」

我笑著跟老闆說:「我也有看到,那個穿紅衣服的女生,是鬼沒錯啦!」

老闆驚駭得拿香菸的手還在發抖:「這海邊常常淹死人,我看得去廟裡拜拜哦,看到鬼……」

我瞄了一眼他店裡高高供奉的土地公,乾脆回他:「免啦!你家的土地公會保佑你啦!」其實心裡明白,他會看到鬼是因為他有跟陰界倒流—拜土地公鬼啊!

說到『跟陰界倒流』,我大聲質問鍾馗:「請問一下,我都沒有跟陰界倒流,怎麼還老是看到鬼?還差點被水鬼害死?」

鍾馗無奈地說:「元老,你是民間唯一的出禪者,你可知有多少邪靈想要把你『做掉』!我也是負責在職務範圍裡保護你的安全,若是你自己自願跟陰界倒流的話,連我也保護不了你哦!」

◎好吧!言歸正傳,有關鬧鬼和鬼屋的情形,還有一些細節沒弄清楚—我說:「我堂哥石貴說他啤酒倒在杯子裡就結冰,這是怎麼回事?」

鍾馗說:「那是黑灰氣體團躲在杯子裡,祂本來就是冷磁流,如同冷媒一樣,碰到液體就會結冰,的確足以嚇到人類。同樣地,人類接觸到邪靈時,會感覺到冰冷,也是此因。」

我又提問:「鬼是氣體又只能離地三寸飄,所以鬼故事中那種上廁所會有一隻手拿衛生紙給你、或天花板飄浮女鬼的情節,根本不可能發生吧?」

「沒錯!」鍾馗回答:「會變化外形的,只有瞎掰鬼,若民間人類要分辨靈異真偽的方法,請記住—【鬼只是氣體,所以祂能做的嚇人把戲,除了變化外形,就是如同『風』能做到的事】—例如元老所遇的杯具全摔在地上,是瞎掰鬼用氣流所弄出來的,但要說拿著衛生紙給人擦屁股,那是民間亂掰來嚇人的故事。」

鍾馗又接著說:「而且瞎掰鬼最會利用人類半睡半醒時,玩弄人類的磁流給予『夢境』的恐怖驚嚇,例如你堂哥遇到的—脫他褲子的女鬼,其實人類要記住—【再恐怖、真實的夢,醒來就是代表有睡覺就好,千萬別因此求神拜佛、探討夢境】—否則很容易走入邪靈所設的陷阱。至於離地三寸飄浮的特性,也讓會現形的鬼,只能如同人類的行動力,人類能到達、做到的,瞎掰鬼才能做到。所以有人說在沒有窗台的高樓窗外見到鬼,絕對是騙人的。」

我聽得津津有味,鍾馗又補充:「講到黑灰氣體團的花招就比較多了(所以瞎掰鬼才會利用祂們搞鬼),譬如祂可以成群隨氣流飄浮假裝雲朵,在行動時可以用跳、彈、滾的方式,不過祂們無法變化外形,所以被看見時,就是黑灰灰的一團;有人在睡覺時突然醒來,看到一坨像很多蚊子聚集成團的東西,飄在鼻子上方,那就是『黑灰氣體團』趁人類熟睡時,出來吸人類的磁流;還有像元老刷油漆碰到的搖梯子、拉腳踝、推油漆桶,甚至有人碰到拉棉被、推下床、床如地震般被搖動…等等靈異現象,都是黑灰氣體團用群聚的氣流在搞鬼。假如碰到靈異情況,最好的驅鬼方法就是—【好好把屋內屋外打掃乾淨,雜物不要堆積,該丟就丟】—當然,更重要的是—【不要跟陰界倒流】—如果又去宮廟拜拜、教堂禮拜,帶回家的黑灰氣體團一輩子也清不完,甚至乾脆住進人的軀體喔!」

我說:「可是碰上有人家裡就有拜神、或者念經做課的人,家裡的『鬼』可能清不完。」

鍾馗也說:「以台灣的現狀,幾乎家家戶戶都在供奉『神明』的養鬼行為,其實十家就有九家是鬼屋呢!」

這一點倒是挺驚人!『鬼屋就是你家』—人類就這樣與惡鬼居,如入鮑魚之肆,久而不聞其臭,還把惡鬼當神尊敬著,真是蠢到不行,難怪〔陰府〕會容許惡鬼把人類抓交替!

鍾馗又補充了一項:「另一種鬧鬼的情況,就是人類自己穿鑿附會的想像而已……」

聽到鍾馗講『人為的鬼屋』,我嗤嗤地笑了起來……

鍾馗疑惑地說:「元老,你在笑什麼?」

◎這是我十三歲時的事。我利用魚箱拆開的木板,釘的一個小木屋(之前用來存放鯊魚皮),竟然有人向我打聽是否可以出租!愛賺錢的小胖,就動起主意了。

我把裝魚的木箱都拆開來,木板先在淡水河裡漂洗掉魚腥味,再放在大太陽下曬乾;然後,利用這些木板,在菜園的空地,自己釘了一間木屋,外牆塗上瀝青防水,還從家裡接了電,可以照明。

我放出「我有小屋可出租」的風聲,沒多久就有個香港人來跟我租木屋,講好房租是每個月八十元。

這位老先生的名字叫水皎,神祕的背景無人知曉,只是每天一大早去撿破銅爛鐵,再拿去賣。他跟所有人都不怎麼打交道,但對小胖我就是特別親切、熱絡。偶而他會告訴我一些商場的故事,我大略知道他是香港的商人,曾經有輝煌的經商經歷。

他吃的東西,都是託我去買的,全都是頂級的食材(如燕窩、鮑魚罐頭),他自己開伙—當然,小胖都有一起吃到啦!有時身體不舒服,他也不肯去看醫生,都是叫我去西藥房幫他買「救心」這種藥。

我知道他撿資源回收只是障眼法,因為他有時出去活動,只撿兩三個空瓶罐回來放在門口,等積多了才會叫我拿去賣。每隔一段時期,他就會告訴我:「小胖,我要回香港一趟,房子的鑰匙放你這。」他身上穿著筆挺的西裝、戴著英國佬的紳士帽,閃亮亮的皮鞋,還拿著一支『看起來就很貴』的枴杖,有如變身後的水皎先生;他都是在一早天還沒亮,就偷偷離開了;大約十幾天後,他才會再度出現。

有時,他回來之後,很感慨地對我說:「我差點就回不來見小胖了……」

我知道他是在逃避某樣事情,才到台灣的;他的信都寄到我這,用的是好幾種化名,只是我認為那是他的隱私,也就不宣揚、打探;他還交給我一封信,吩咐著說:「萬一我出了什麼事,你再幫我寄出去。」

水皎先生就這樣跟我租了一年之久的木屋……過完年,我注意到水皎先生已經三天沒出門了,就去敲門—才發現他死了。(除夕夜我還陪他吃飯呢!)

我把信寄出去,也通知了派出所。在等他家人來到之前,我就守著他,還用電風扇吹著他的屍體,以防腐爛發臭。

後來,他在香港的兒子來台灣處理後事,我把老人留在床底下的幾十萬美金,原封不動地交給他兒子。(他的兒子還贈送給我兩千塊美金,不過、當然是被酒杯人拿走了。)

水皎老先生過世後,我就自己搬到小木屋住了。

有一天,老爸的朋友(馬吉)來訪,說要找住的地方。我老爸就說:「我兒子那間木屋租給你吧!」說好每個月租金八十元,我把木屋租給他。沒想到,他才付了兩次房租,就開始賴皮,不付房租了。

我告訴老爸他沒付房租的事,老爸卻說:「唉,他沒錢啦!算了!」

我很氣老爸這種愛面子、打腫臉充胖子的行為,我蓋得這麼辛苦,他卻為了面子白白把木屋送人?我一直在想辦法把這個惡房客趕走。

很偶然的情況下,我拿胡椒粉去撒跑進屋的蟾蜍,牠竟然發出像老人的咳聲!我心生一計,花了兩天研究、試驗,終於把祕密武器準備好了。

我用麥芽糖包住胡椒粉,搓成花生大小的糖球,塞到抓來的蟾蜍肚子裡,再等白天馬吉大叔外出後,把蟾蜍塞到木屋的牆壁木板縫裡。

第二天一早,馬吉大叔果然來找我老爸。

他邊打呵欠邊說:「好奇怪,我一整個晚上,屋子裡都聽見老人的咳嗽聲,找了一晚都找不到聲音從哪來的……」

我老爸搔著頭說:「我也不知道吔!小胖住在那好像也沒聽說過有什麼事—不過,之前住的香港老人是病死的…」老爸轉頭問我:「小胖,那個香港人是怎樣?」

我趕快跑過來說:「水皎先生是得肺炎死的(其實他是因為心臟病死的)!」

馬吉大叔聽了,不置可否的離開我家,仍然沒有打算要搬家的意思。

於是那天,我又製作了一隻胡椒蟾蜍,塞進木板牆的縫裡。

隔天,那個趕不走的惡房客就自己提著行李跑了。

街坊鄰居聽說了『半夜老人咳嗽聲』的事,開始繪聲繪影的形容,有人說曾看到老人的鬼影、有人也說聽到老人的哀號…愈講愈誇張,我的木屋變成了鬼屋,大家都慫恿我老爸,快點拆了那間鬼影幢幢的鬼屋……

我只好告訴老媽蟾蜍的事。

「什麼?原來是你用蟾蜍嚇走你阿叔哦?」老媽大吃一驚地說。

我悻悻地說:「誰叫他都不付房租!」

我製造的鬼屋,隨著真相大白,鬼屋事件就此平息。(不過,這招都被大家知道了。)

 TBC……

漂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