鍾馗:「那也得等元老把書冊完成,我才可以申請上考日月界—所以,元老,全拜託你了!」

我又問歐魯:「這些白色透明的靜磁流質體和水纏黏後,不是會成為冰山嗎?難道太陽軌道經過的地方都會有冰山嗎?」

歐魯:「這些靜磁流質體和水纏黏後,會隨著水路流動—這是自古以來〔陰府〕就規劃、建設,通往冰山雪地處的流動水路,會把靜磁流質體送到『太陽出口處』附近的大海,由水底開始堆積、結凍,日久就會形成高聳出海面的『冰山』。」

歐魯看了一下螢幕,又繼續說:「現在即將抵達日本方位的大海,在此太陽會稍作停頓,大量放射、排空所提煉的靜磁流質體。因此,在此處的海洋物產也會特別豐盛。」

「咦?太陽在這旋轉動氣排空的作業,會不會造成地皮的震動呢?」我在日本住過兩年,體驗過當地小地震頻繁的生活,也想起吃遍各種海產的日本居酒屋:「為什麼排放靜磁流質體會海產豐盛呢?」

歐魯:「太陽在此停頓動氣的作業,確實會影響地皮,所以日本小地震很多。至於海產豐盛的原因—太陽在此地區的作業,讓此處的海洋含有多量的氧氣和光,海中生物生長就會比較活躍,其他地區的魚都會來這個方位覓食,自然海產就多了。」

原來如此。我把「水界」統整一下記憶:

此(圖示十一)為天地五界的第四界,即宇宙的「水界」,又稱「藻池界」、「水陸界」—此界是「魚蝦水族」的修行處,就是清道夫的修行法,清理藻菌等工作。

這些「魚蝦水族」能讓民間的人類當食物,才有體力整修事物,也是人類的內臟當焚化爐把牠們消化掉,算是幫牠們拉上界,才有機會上岸投胎陸地動物。

說起陸地的「動物」、「植物」,也是隸屬第四界,所以水界也稱作「水陸界」。每一種動物,都是〔陰府〕所規劃的工作者,負責當大自然的清道夫,也負責成為「食物類」,所以除了人類以外的動物,都是「當食物類」的工作修考,不論水中陸地動物,都必須接受當食物類(被屠宰食用→再投胎動物)的循環,一直到智慧靈根體成長達到標準,才能在『渡畜牲者』的管理下,去投胎另一種生物軀體;如此千百年的循環,才有機會循環到當人類。

(因此,如今有人以『護生、保護地球、救地球』的理由在鼓吹『放生、吃素』,確實是嚴重阻礙第四界的『動物』往第三界循環;這種鼓吹「放生、吃素」的人,死後輕則投胎畜牲、魚蝦水族,嚴重誤導人類阻礙〔陰府〕的循環機制者—如「海濤、證嚴、星雲」之屬,必定會在死後靈魂被磨漿投胎至土壤,成為『細菌』工作者。)

說起植物,本來就是邪靈被逮捕後,被磨碎靈根的去處之一,也是人類為愛情自殺者的靈魂羈押處(樹木)。植物也有靈魂,也是第四界的工作者,同樣得接受工作修考(如當食物類)。

(為怕殺生而鼓吹吃素的人,不但荒謬,其實應該連呼吸都禁止才對,因為空氣裡都是微生物,吃素的人,每吸一口氣就殺死一堆生命。)

我問鍾馗:「水界是指所有海洋、河流嗎?那在高山上的湖泊或溪流算是水界嗎?」

鍾馗說:「嚴格上,〔陰府〕定義的水界,是指有潮汐變化的水域,才屬於真正的水界。至於高山的湖泊、溪流,是由『囤積水』形成的,不是第四界的界區,但水中的生物仍然是屬於第四界的工作者。」

我能理解。這就如同陸地上的「牛」,是屬於第四界的工作者,但也非生活在水裡—天地五界的工作者,是以『工作職責』歸類各界。最異想天開的就是「人類」,人類的職責不好好做,卻要自詡去當「神」的代言人,搞出一堆神父、乩童、法師……除了讓自己被邪靈利用,還宣揚傳教誤導大眾都跟著去信仰宗教,成為跟陰界倒流的人類,被利用完的殘渣(死後的靈魂),就只能投胎魚蝦動物細菌,真是蠢!

鍾馗也忍不住抱怨:「現在民間的人,幾乎都被第四界的動物逃靈玩弄到智慧萎縮,連一些原本是高智慧者—一生努力工作,也不信仰宗教的人—卻在晚年工作退休後,輕易就被宗教給騙去、貢獻磁流給邪靈。所謂的『佛祖、菩薩、媽祖、關聖帝君、耶穌、濟公、三太子……』一大堆神祇名號,全都是第四界動物死後的逃靈!瞎掰出各種神號,處處顯神蹟,把人類騙得五體投地;因此,動物逃靈寧願不去循環投胎,先利用人類的軀體躲藏,若有機會吃掉人類的靈根,就能成為瞎掰鬼,又可以化身編個神的由來、職稱,騙個人類來代言,創立信仰中心。只要信徒越多,邪靈(瞎掰鬼)就可以危害人間越久。」

我回鍾馗:「老梗了啦!」說到『宇宙沒有神佛、世界所有宗教都是騙』,我就懶得講了,根本沒幾個人類能理解,每次都只會頂我一句自以為理直氣壯的話:宗教是勸人為善並無惡念……(後面我也懶得提了。)

歐魯說:「元老,說到這個,你勢必堅持下去哦!傳達人生真相就是得『不厭其煩、不擇手段』地一再重申,只有堅持到你完成全套書冊,才有希望讓人類清醒。」

我認命地說:「我會先考慮如何保住性命把全套書冊完成。現在,我不僅要揭露邪靈(瞎掰鬼)的詭計、傳達〔陰府〕執行人類的法則,還要挑戰『科學界和教育部』的知識領域、推翻龐大的『宗教』勢力—光用想的就頭大!」

鍾馗也搭腔:「元老,你的智慧是陰府公認的翹楚,你一定能成功的;我會保護你的安全,這是我的職責。」

「少耍嘴!你們也怕我失敗了,換你們抽籤下來投胎執行。」我虧了一下鍾馗

鍾馗一本正經地說:「元老,你也知道,大部分投胎來執行書冊任務的風雲道者,都是有去無回;這一次,只有你進展到這個地步,最有可能成功了。如果連你都幹不下這一票,我看陰府的幾億多個風雲道者,都得排隊下來投胎寫書了。」

歐魯也說:「是啊!這一回,無論如何都要不擇手段,讓【天地五界的叢書】能在民間扎根,否則人類已經被『宗教和科學』的騙局,騙得根深蒂固、毫不懷疑;再發展下去,連印度人也做不成,都會投胎到水界來了。」

鍾馗:「說到水界,其實是『西方極樂世界』。我在臺灣地區的陰間地府處,看到執行『宗教傳教者』的靈魂,每一個都是投胎水界的魚蝦。尤其這幾年臺灣傳教風氣旺盛,法鼓山、慈濟、佛光山、中台禪寺……一大堆信徒在努力傳教—這些生前努力做善事、努力宣揚『宗教』理念的人,死亡時,都以為自己可以到『西方極樂世界』見佛祖了;等到被押去要粉碎靈魂時,才震驚自己被騙了一生。」鍾馗停頓了一下,回想什麼似地,又說:

「有些靈魂是驚訝到呆楞、有些會一直反駁說自己生前捐了好多善款救助弱勢,怎麼沒有算積德?印象最深的,有些佛教徒哀嘆著說—原來佛經裡寫的『西方極樂世界』,七寶『池』、八功德『水』,指的就是水界?竟然篤信佛理的結果是要投胎魚蝦……」(然後,祂們哭著被押去粉碎靈根。)

我聽出興味來著,也說:「宗教的神佛,本來就是『魚蝦水族』上岸的逃靈(顯神蹟讓人類感應、靈通),人類被牽著鼻子隨這些『動物靈』瞎掰,連掰出來的『西方極樂世界』也是以水界為藍圖,信仰宗教者萬萬也料想不到,生前盡心盡力依教義行善助人、宣揚傳播善知識的下場—是到水界投胎魚蝦。」

我若下筆寫出『西方極樂世界』的真面目,會不會引起宗教人士的不滿?

歐魯說:「元老,你可以先以障眼法,把衝擊性較大的真相,用『暗示』的寫法表達,等到全套書冊完成後,再修訂更清楚;『漸進式』才不會惹來麻煩事擾亂你的進度。」

嗯,我會好好思考書冊的表達內容。勢必不能像以前投胎執行書冊的作法,一刀見血地砍破宗教(邪靈)的假面具,這種寫法,只會惹來殺身之禍。

正在思考……歐魯提醒我:「現在即將進入沼泥界囉!」

我趕緊盯著畫面,看著太陽再度切換軌道進入沼泥界—「咦?沼泥界怎麼亮通通的?早上要日出時,搭飛碟進入太陽,那時看到的沼泥界是黑呼呼、霧霧的吔!」我問歐魯

歐魯:「元老,現在進入的是『日本方位、太陽入口處地形』下的沼泥界入口,你所見的明亮是沼泥鹽流磁和水銀合體物的光芒;而早上你所見的那個『黑黑的沼泥界』,是位於『美國方位、太陽出口處地形』下的換氣處,在那裡太陽會先排放黑霧的廢熱氣體,才會跟著軌道從出口處浮出陸面。」

哦,原來是行前測試檢修處的美國狗種族那一大片,那裡的太陽軌道,是排出黑霧廢氣體的地方,所以才會是黑黑的沼泥界。我又問歐魯

陰府是在沼泥界的哪個位置呢?」

「陰府是在沼泥界的中央;太陽的軌道可以說是繞著陰府而行。現在太陽要先吸取泥漿,去混合廢料物。」歐魯一邊切換畫面,一邊解說著。

太陽運行進入沼泥界的入口處,必須稍作停頓,把跟著太陽而進『入口處』的水吸到太陽裡,並且吸取泥漿,以混合太陽提煉磁流質後的廢棄排泄物。

「排泄物?太陽也要『上廁所』?」我一臉狐疑地說。

歐魯:「哈!不是上廁所,是提煉後必定會有廢料物;因為這種廢料物是留到天地五界的最底層—沼泥界才能排放的,所以陰府稱之為排泄物。」

「喔,太陽運作產生『氧氣和太陽能』這種磁流物之外,因此而生的廢棄物也真不少—日月界排放垃圾團(石灰團),但是可以燃燒高溫給大地保溫;在第三界陸地上方,排放廢熱氣,溶化冰山,產生『黑雲和白雲』;現在到了沼泥界,又要排放『排泄物』,聽起來有點噁心,但必定是很有用吧?」我細數著太陽的廢料物和功能。

歐魯得意的說:「元老說得沒錯,這個聽起來噁心的排泄物,可是人類重要的工業原料哦!」

「咦?是什麼?快告訴我!」我也好奇了。

「稍等一下你就會知道;現在先等太陽吸掉海水,泥漿吸進來也有用處的。」歐魯在賣關子。

「為什麼水界的海水不會大量湧入沼泥界?」我先提出一個疑問。

歐魯:「沼泥界是位在水界下方,在海底深處的泥漿,可說是沼泥界的『上層』,這是連接到第三界『海底浮島界』之地皮下層,而人類腳下踩的土地,就是沼泥界的運行去推動泥漿,層層相疊往上推擠,才會形成人類居住的大地。」祂在螢幕上給我秀了一張沼泥界的簡圖(圖示十二),接著又說:

「沼泥界的運行,就是靠四顆在沼泥界運作的『太陽』而動,由於太陽在運作產生的動氣,所有泥漿物是往上浮移的,儘管巨大的太陽從水界進入沼泥界,當太陽通過入口後,入口處馬上就會被浮移的泥漿給封閉,沼泥界就呈現『真空狀態』,海水就不會大量湧進來。」歐魯解答了我的疑問。

我又問:「這些泥漿物是哪裡來的呢?」

歐魯揚手比個圓圈的手勢,說:「沼泥界的一切,可以說是來自『天地五界』……」

 

●第一界日月界,產生的石灰團(垃圾團),飛碟會拖到沼泥界侵蝕輻射毒素;有些石灰團墜落在沙漠,風化成沙;有些墜入大海,分解成土(形成地皮來源)。

 

●第二界風雲靈界,雨水洗刷空中浮移的所有雜質,最終也會沈澱到沼泥界

 

●第三界民間陰陽界(海底浮島界),此處修行的人類及靈魂(如渡畜牲者及逃靈),當被陰府審判定案的罪行,必須把靈根磨漿到沼泥界者,也是土壤的來源。民間諸位誤導人類真正修行的宗教教頭(證嚴、星雲、海濤、妙天、惟覺、淨空、盧勝彥……),都是未來沼泥界的準候選人。此外,民間飛機、船隻若觸碰到『護罩的輻射霧體』而熔毀,也是會沈落至沼泥界

(當然,人類軀體及萬物腐化後,也是成為土壤。)

 

●第四界水陸界,動物和植物死後的軀體,也是回歸土壤。

 

●更重要的因素:太陽在運作時旋轉動氣產生的氣流(風),會把天下民間所有的灰塵(包括沙漠的沙、地上的土)掃落水界,成為沈底之物,就是沼泥界的「泥漿物」。

 

 

聽完歐魯這一大串來源簡介,我不禁讚歎:「沼泥界根本就是『天地五界』的資源回收站!」

歐魯:「是的。沼泥界的功能,就是要過濾空氣,為『除臭的氧化池』,天下民間因此才有乾淨的空氣。此界的工作者是『細菌』類,負責腐蝕、氧化、分解的工作;經由菌類的作用,為大地除臭,也產生民間的土壤地皮。會淪落至此界的靈魂,正如民間所言『造孽極端的人』,死亡時『靈魂』必遭磨漿淘汰的刑法,從細菌開始重修。」

鍾馗也補充說:「有些惡行重大的邪靈,被逮捕歸案後,靈根就會被粉碎當土壤。我在陰間地府處,最常見到民間的『宗教人士』,生前熱心慈悲、自認助人無數,應該功德圓滿,卻被審判為『造孽者』時—確實是『死都不信』自己是造孽者—其實,生前捐助弱勢的行為,導致被捐助的人成為好吃懶做的依賴者,也算罪行;大力宣揚教義、傳教,導致很多人因此陷入『宗教』的陷阱(跟陰界倒流),也算其所造的孽行;另外,身後留下的財產若讓子孫成為好吃懶做者,也屬於造孽罪行。」

所以民間人類別以為只有殺人放火才是造孽,所謂『誤導人類正確修行』,就是如鍾馗所言,連大眾公認「大愛慈悲的證嚴、星雲」,都是屬於造孽極端者—害人無數啊!

說到這,歐魯示意我們:太陽準備運行去『排泄』了!

太陽穿越了層層泥漿物,透過攝影鏡頭,我看見軌道旁地質的堆疊層次,接著太陽運行到一處巨大的霧體中,裡面是空心的,頂端所見都是散發水銀光芒的浮動流體(色彩不一,如同民間天上的雲彩)。

我問:「這裡是空心的霧體?沒有泥漿的沼泥界?」

歐魯:「這個就是支撐第三界海底浮島界之『氣壓支柱』。人類居住的大地,地層底處是浮平的空心底,就是靠著這種太陽排放出來的混合產物—『沼泥鹽流磁之氣體』,在支撐地皮。它是一種護罩膜,如同吹氣球般,由太陽補充『沼泥鹽流磁之氣體』,保持氣壓支柱的穩定。而太陽排泄廢料物時,必須以加速旋轉外殼的方式甩出廢料物;有時氣旋太大,由水界穿透到地皮面,就會造成民間發生『颱風、颶風、龍捲風』等現象。」

太陽正在旋轉著排出「廢料物」。

我問歐魯:「你說『颱風』就是太陽在旋轉排泄廢料物時,轉太用力造成的。那麼,也就是說,太陽可以輕一點轉,不要產生太大的氣旋,民間就不會發生颱風了嗎?」我想到臺灣的夏天,老是三不五時來個颱風。

歐魯說:「元老,雖然說『颱風』是太陽產生的氣旋太大,穿透水界造成的,但也不全是太陽『故意』去大力動氣的哦!因為排泄廢料物是太陽每日必須做的運行,若排出去的廢料物,人類都沒有開墾利用,『氣壓支柱』就會超過容量(非得『洩氣』不可),必須在大海區域『洩壓』,讓氣旋衝出水面;洩出的量若較小,就是連水帶魚一起捲上天的『水龍捲』;洩出的量若很大,就會形成帶著豐沛水氣的氣旋,這股氣旋在海上隨氣流移動,所到之處就會造成強風豪雨的『颱風』災情。」

「選在大海中『洩壓』,也是對人類陸地危害最輕的方式。」這是太陽運作必生的自然現象,原來是我誤會太陽了。  

 

 

TBC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漂貴妃 的頭像
漂貴妃

漂貴妃的仙窩

漂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