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高興,停擺已有一段時日的書冊執行,終於又可開工了!但是,進行才不到幾個月,竟然噩夢又再度重演!

自從我搬回社子,因為書冊任務的停擺,我就專心在作畫,前妻大概盤算著我又開始賺錢給她,所以也樂著跑她的賭間;而阿順阿娥也是開始熱絡以對,以為所有阻礙他們掌控我的障礙都去除了,可以登堂入室—但偏偏又來個李清淇,現在我又開始執行寫書的任務,確實亂了他們的計謀!

就在小女兒訂完婚之後,大約是出嫁婚期的前幾天,睡在客廳地板的我,突然被前妻提了一桶冷水,澆了一頭一臉!

她氣呼呼地說:「有路找路,沒路找主顧!要不是女兒訂婚我找順哥幫忙,他不敢,才教我把你找回家住;你現在又開始搞什麼書冊,你到底要害我們全家到什麼地步?順哥說你走火入魔啦,用書冊在拐女人,全社子都知道!我臉往哪擺?」

竟是這樣,又把我全部東西丟出門外!我又二度被趕出家門了!這次更慘,所有的錢早被她先搜括洗劫、一毛也不剩!我錯愕地趕快想辦法……

我想,先租下附近有一間一樓公寓,空著荒廢許久,先聯絡屋主請他租給我,我得把雕畫、工具、家當先搬進去—但,我連付租金的錢都沒有呢!心中暗忖著該如何是好?拿畫典當?找人借錢……

就在我困頓之際,李清淇剛好要來幫我打字,目睹了我被趕出家門、無處可去的窘境。幸好她去領錢借我五萬元,這筆救急的五萬元,確實是讓我絕處逢生的「及時雨」,我得以順利搬進了通河西街十六巷八號的租屋處。

●絕處逢生的我,又再度另起爐灶在通河西街的租屋處,開始如火如荼地繼續寫書。我在北投時期,一度想放棄執行書冊,當時寫了一首詩來激勵自己:

水成溝向東流,地可翻獨寒星;

年歲月不同心,陽兩界累勞行。

外太陽正東昇,有風雲知我心;

光沖向太陽頂,間凡人火燒心;

今只有等天晴,踏日頭不死心!

這首詩是我勉勵自己堅持面對人生的谷底,也不放棄對書冊任務的堅持,即使經歷人心險惡,我依舊奮筆疾書—《人鬼之戰—第九集》將詳述我成功完成書冊任務的過程,敬請期待!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漂貴妃 的頭像
漂貴妃

漂貴妃的仙窩

漂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