於是,我寫了《台灣各類宗教的騙局!》,希望在地的臺灣人,能徹底瞭解各類宗教的內幕。如果宗教信仰只是如大眾所以為的「心靈寄託」這麼單純,我何必自討苦吃,花錢又花力,費盡下半生奉〔陰府〕之命在寫這些書呢?

〔陰府〕派我投胎出生在臺灣執行書冊,『目的』就是要以臺灣當示範區域,由此發揚到全世界,將「世界各類宗教的騙局」明白揭穿,還給臺灣人民健康的心靈和智慧,也讓全世界各種族,明白人類可信仰的—只有生養自己的祖先;陰府公諸世人的真相,確實是要給人類正常、愉快的工作修行法!

此書發行出去,讓我們打了一劑強心針。有許多認知真相的智慧者,確實用心又用力在推廣這些書冊;「台北市、新北市、基隆、宜蘭、花蓮、台東、屏東、高雄、台南、彰化、南投、台中、苗栗、新竹、桃園、金門……」等地,都有正義使者默默為人類子孫在付出,把書冊持之以恆、無孔不入地散播出去;甚至,在香港也有素昧平生的讀者,經由網路發現了人生真相,為了讓中國內地的同胞有機會看到這些書冊,自費架設了網站,非常用心在傳遞真相……愈來愈多智者出現,就是你我下代子孫之福,也給了我很大的鼓勵!

我打算完成了這七本書後,想回〔陰府〕交差了結我今世的修考(面臨陰界時時刻刻的威脅恐嚇、陽間人類不明究理的誤解,我累了);便把我畢生經歷告訴小草,要她在我死後,把張國松的故事寫出來。

小草說:「老大,你一生的經歷,就是《人生字典》的真人故事版,何不現在就寫?社會大眾喜歡看故事,人們在還沒碰到挫折時,對陰府的書冊根本都當事不關己的枯燥理論,就看不下去,而失去了探討的興趣—不如趁你還活著,才能有你的真人實事、活人鐵證,寫出來才更有說服力!」

就是這樣,寫出了《人生的考場》。

◎完成這本書的過程,才是驚險萬分的威脅。以前如教科書的《風雲道者經典錄》,僅有少數的智慧者能融會貫通,多數人都嫌陰府傳達的真相書冊,硬梆梆地很生硬,讀起來好累,也懶得看這種書;而《人生的考場》輕鬆詼諧地以故事印證《人生字典》各單元的真理,又是我真人事蹟可考查驗證的過往,隨著一篇篇公開在網路讓讀者閱覽,部落格出現前所未有的點閱人潮,由此而對《人生字典》等書有興趣的人,也越來越多。越多人知道人生真相,陰界邪靈(瞎掰鬼)就越恐慌,阻止我將此書完成的手段就愈激進。

為避免瞎掰鬼出招危害書冊的進行,我們更是一天當兩天用,連睡覺都省掉、時常兩三天沒闔眼,拼命要儘速完成書冊。我買了一張折疊桌放在書桌旁讓小草使用;極累的時候,她就趴在桌上小睡一會。

為了逼使她盡全力趕出進度,我在她睡著的時候,仍然把她當活字典問字問句;剛開始她因為疲累想睡,會鬧脾氣,我就大發火痛罵她一頓;如此無理的要求是磨練,她被我訓練到能在睡夢中對話,她自稱已練就成可隨問隨答的「書僮」功力。

這段時期,小草的孩子在唸小學,早晨都會找機會見媽媽一面、一起吃早餐,有時把不懂的功課帶到早餐店讓媽媽教。時常二十四小時還沒睡的她,到了六點半,累得成熊貓樣(臉色蒼白、黑眼圈),她還堅持不失信於孩子,陪孩子一段;這一點讓我既心疼又煩憂。心疼的是,她的孩子每天只有三十分鐘可見到她,她不願讓小孩失望,再累她也要去,身體遲早會垮掉;煩憂的是,瞎掰鬼虎視眈眈,尤其是在她這種疲累的狀態下,我深恐瞎掰鬼的威脅成真,萬一邪靈用自殺攻擊,難保渡畜牲者來得及保護,我為她的安危煩憂—越接近書冊完成時,瞎掰鬼都出言恐嚇要對她不利,我只好大發脾氣阻止她出門。(幸好她的孩子很懂事,知道這種情形後,就答應不必媽媽陪,忍耐幾個月沒見面。)

《人生的考場》在半年內印刷出版完成。

馬上接著又寫了《解夢》、《改運》兩本書。這是把人類一生命運的執行法,以系列的方式從《人生字典》中摘錄出來,替讀者邏輯好速成的命途改善法,還用了最引人關注的書名,希望能吸引大眾研究。書冊的內文,都必須經過陰府派來的風雲道者審核,一點也不容馬虎、拖延,有時出了一點差池,即要求重寫;對我而言,十幾年都是如此,已經很認命,一篇稿寫三十遍也照寫;而小草在《人生的考場》階段,已被我磨練過一寫再寫、全部重寫的折騰,現階段已經比較認份,不會再為「重寫的要求」而發脾氣了。

隨著小草教我的修辭用句日漸純熟,我知道書冊勢必再做整修,寫得更明白易懂才有更多人想看。未來,真相越明,對宗教形成威脅,就會有宗教人士的不滿反擊;承擔大任的小草,必定得訓練到百毒不侵(不為不實謾罵而擾亂情緒、心志),我開始對她進行特訓。

突然抓到一點小端倪開始嚴厲辱罵她,甚至拿她最在意的痛處(離婚),隨便誣指一堆罪名臭罵她。她氣得幾天不跟我講話、也曾收拾行李準備離開,甚至反擊還嘴(就會有更多的臭罵)……

直到有一天,有佛教人士在她部落格洗版,貼滿汙穢辱罵的字眼,她看了看,向網路警察報案後,又狠狠地回敬對方一招,讓對方成為佛教界的醜態標本掛在網路上,她根本不想刪咧!(後來是雅虎主動清除了對方的留言。)

她領悟地對我說:「元老,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要莫名其妙罵我了;當我看到那些留言時,竟然一點也不生氣,只有心裡想著要怎樣回敬他。」

沒錯,這就是我訓練她的目的—禁得起惡言惡語的攻擊。

接著整修陰陽政治根源,重寫出版《人類根源》一書;彈性人生再度整修,出版為《男女》;以及最艱鉅的工程—《人生字典》,也在我們合作之下,一一整修完成;就是如今定案的「白底、咖啡色臺灣」封面的六本書籍。

這段整修的期間,不軌的『您我祂』勾結瞎掰鬼更是百般干擾、威脅,企圖讓陰府書冊的最後整修階段失敗,最好是民間人類越迷惘難懂,張國松寫了也是白寫;等到張國松一死,一切就能歸空為零;因為根本沒幾個人會相信這些書,畢竟有宗教信仰的人佔了大多數!(瞎掰鬼群集在執行處周圍,言語挑釁、威脅恐嚇樣樣來,有親情包袱的小草,更是祂們威脅的籌碼。)

這也是為何我們都足不出戶、二十四小時待在屋內的原因。雖然此執行處都有渡畜牲者在維護我們的安全,但是外出、行車,難保沒有瞎掰鬼以自殺攻擊的方式,想讓書冊整修的工作停擺。(幸好仍有許多『您我祂』的協助者,不相信那些不軌者回報陰府的內容,親自前來執行處,才揭穿那些不軌者的陰謀。)

六本書冊整修定案後,該是我反擊的時刻。我立刻寫了呈報陰府的公函書,將我從誕生到完成書冊任務的過程,不軌的『您我祂』之所作所為,一一呈報回陰府,並親自出禪護送記憶檔案交回陰府;終於,陰府大刀闊斧地整頓處分,那些不軌的『您我祂』都被處分去投胎了。

書冊都已整修完成,我重拾畫筆,想以平凡的士農工商,等待民間人類清醒的時機來臨。我預計這些書冊要到人人關注的程度,起碼要兩三年的時間,讓書冊慢慢發酵流通。

之前,在民國一OO年 九月九日 ,《人類根源》出版後,我特地寄予總統府,並寫了一封信給馬英九先生,明白告知其未來總統大選的結果(有信為證),並且請他重視陰府傳達給人類的真相,以免臺灣未來走向「佛興國亡」的下場。

眼見臺灣媒體一股腦地隨鬼起舞,大肆宣揚宗教文化,我心裡也很替人類難過,這種一面倒的環境,臺灣人要能不隨風俗習慣去「跟陰界倒流」也難!

我著手以口袋書的小冊子,讓人類直接入門認清神明的底細。便自《人生字典》中摘錄出寺廟及宮壇的真面目,印製牛皮紙封面的小冊子,大量投放信箱。(感謝臺灣各地的書友協助,在臺灣各縣市辛苦的投信箱。)

竟然,連十萬分之一的機率也不到,只有一個台中石岡搞斂財的廟公打電話來大罵而已,因為小冊子掀了他的底。難道只有他仔細看完嗎?

有了一次放膽的傳播,各地渡畜牲者搜集人類對陰府書冊的反應,我們才能有下一步的策劃。

(在台北地區,一位勇將支持者徐芠芊,一直都在台北市到處擺攤賣書,推廣書冊,甚至她在邪靈巢穴—廟前擺書攤,已成了招牌人物;有些人會特地到當地找她買書。有了她的示範,臺灣各地的書友,開始也做擺攤的宣傳:新竹、苗栗、台中、彰化、南投、高雄、屏東等地,都有流動書攤在推廣書冊,生意當然不是很好,但是卻達到了宣揚廣告的效果。)

◎有一天,工作室突然闖入一位年輕男子,他自稱修道多年,卻被我的書給搞得心裡七上八下,非要親自來問個清楚不可,在此以化名「釋竹本」稱之。

釋竹本一進門,就問我是不是寫《人生字典》的張國松

我回答:「是的,有什麼事嗎?」

釋竹本說:「張先生,你的書似乎很自大,揭穿真相?好像只有你說的才算真相,其他不管什麼教,連學校教的東西你都一併否定,好像是只有張國松寫的是真的,其他通通都是假的—到底你是憑什麼這樣寫?」

我說:「這就奇怪了,我有強迫你要相信我嗎?我書裡有寫到任何一句:『只有我張國松寫的才是真的,其他通通是假的』—這種話嗎?為什麼你今天要特意來質問我呢?你乾脆就選擇『不相信』不要理這些書就好啦!」

釋竹本被我一反問,口氣倒是弱了些,說:

「可是你書裡有寫『沒有神佛菩薩』、說『沒有天堂地獄』、『世界各類宗教都是騙』,我修佛很多年,覺得宗教根本不是你寫的那樣,所以我才要當面問你到底依據什麼論點,你敢這樣亂寫?」

亂寫?這傢伙竟敢如此無禮,我也不客氣了!

我說:「那你又為什麼要去看這些書?你就乾脆不要看、也不必信,我又沒強迫你看!奇怪吔你,我只是傳達〔陰府〕公諸世人的真相,你覺得內容沒道理,就不要信,等死後自己去印證就好,我有拿刀架著你、叫你看嗎?」

釋竹本說:「本來看書就是吸收有用、有利的資訊啊!那你寫的書有些我可以接受,我覺得是有益的我相信,有些論點—尤其是宗教的部分,這一部分我個人有讀過很多書籍,我覺得你以偏概全,所以特地來跟你切磋一下……」

我說:「你搞錯了吧?我張國松是沒受過教育,大字不識一個,這一生沒讀過民間任何一本書;這些書的內容,不是我個人的論點、主張,是我親身死亡回界,奉命回陽復活,把我親身經歷、〔陰府〕要傳達給人類的事物寫出來—你不爽內容,可以不要信,等你死後回〔陰府〕就知道是真是假;你要拿你在民間看過的書,來跟我抵觸反駁?你又憑什麼相信你看過的那些書?那些作者你都去一一查證了嗎?有哪個作者敢跟你保證那是他親身經歷的事實?」

一時間,釋竹本似乎呆住了。坐在那想了十五秒……然後囁囁嚅嚅地說:

「你講得好像也對,我們從小到大的知識學問,都是看書得來的;好像都是挑自己認為有道理的就記起來,也沒有跟作者查證過……」隨即他好像打了強心劑似地—想到什麼—大聲又問:

「宗教都是勸人為善、教人不要作惡、孝順父母、尊敬師長,也是希望信徒做一個好人,你怎麼會否定宗教的心靈力量?社會人心安定,宗教佔了很大的功效啊?」

他大聲我比他更大聲:「你是畜牲嗎?不要做壞人、孝順父母、尊敬師長—這種像我沒受過學校教育都知道的事,幹麼得靠宗教佛法來教你才會知道啊?連幼稚園小朋友不必去研讀佛法也都能懂的做人道理,何必非得用『宗教』來教育你才相信?難不成在你沒修佛修道之前,你都不懂做人要孝順父母、尊敬師長的道理,到處為非作歹?」

釋竹本好像不甘示弱,聽到這席話一時語塞,但自己嗯、嗯、哼、哼地,在找台階下……終於他又說話了:「因為宗教有神佛的力量,可以約束人類,自己才會警惕別犯錯做壞事,有時忤逆的行為出來,想到菩薩的告誡,自然會約束自己;所以你看監獄的壞人,在牢裡信了教,就會洗心革面、重新做人,這一點就是宗教的力量—你也不能否認吧?」

「神佛菩薩?」我冷笑了一聲:「你真有看〔陰府〕的書,應該已經知道『天地五界』的循環運作,根本沒有神佛菩薩的存在!那全部都是顯靈接觸人類的『陰界邪靈』編出來騙人類,好讓人類把邪靈當神明在拜,讓邪靈可以吸人類、把人類身體當加油站在用;這些違反靈界法規的逃犯靈,就是靠你這種信徒在生存你知不知道?」講到這,釋竹本臉色一陣青、一陣白—我又接著說:

「你們這些自以為供神奉佛的人,其實都是在拜陰界邪靈,是倒流你自己軀體的磁流給邪靈生存、庇護陰鬼—被鬼利用!那宗教教人再多有道理的做人常識、做再多好事,都是為了吸引更多信徒加入教派,當邪靈的食物—你還要靠陰鬼來約束你、教你不要忤逆父母嗎?難道沒有宗教信仰、不信神佛的人就會克制不了自己,作惡作壞嗎?事實上根本不需要宗教信仰,人類也能做好人—監獄的犯人,本來就作惡被處分了,只是藉加入宗教以為可以贖罪、給自己找台階下而已;尤其信教唸經後,給陰鬼吸磁流吸得呆呆的,你還以為他是轉性變善良!」

講這麼一大段,我口渴地很,先喝口茶、我又問釋竹本:「釋老弟,難道你非得去給陰鬼利用—才能懂『孝順父母、尊敬師長』、做人的基本道理嗎?」他吞了一口口水,還在想要怎麼反駁吧?我又說:「你知道被陰鬼吸久了會怎樣嗎?人類查不出病因的病痛、癌症、腫瘤、精神病、失智症、癲癇等,真正的起因,就是像你這樣拜神供佛、唸經引小鬼的行為而造成的。不信你自己摸著良心想想,你的同修中有多少人都是得病、得痛、衰事意外一大堆?其實都是跟陰界倒流,被邪靈搞的!」

釋竹本突然像被雷打到,在椅子上呆了……過了幾分鐘才回神似地說:「道場的同修是真的有很多人都生病,十個大概有六個,不過那不就是因為業障未清才造成的嗎?所以才要唸經做功德,不要再受苦難,不然怎麼有些同修也很健康、也沒生病,家裡還過得很不錯,師父說那是功德做得夠多,才有這樣的福報。」

『不見棺材不掉淚』是人的通病,即使事實擺在眼前印證,人們還是要挑出那種「拜很大卻平安無事」的人,來反駁〔陰府〕的真相。就像曾經有讀者質疑過:郭台銘也拜神佛拜得很虔誠,怎麼他人也活得好好、還賺這麼多錢?

人類可悲之處在於不相信自己。像郭台銘這種人,明明是靠自己的智慧與打拼,才有這麼好的工作成績,但卻把功勞歸給神明,以為這樣供神奉佛會有功德,好庇佑自己事業能夠成就永存—卻不知道他這樣跟陰界倒流,雖然本身健康還不錯(邪靈也不笨,這種可以號召當指標吸引信徒的公眾人物,必定留到最後再下手),但絕對有兩個下場:(一)拖累周遭一起住的親人得病—你看其前妻和弟弟都因癌症而死。(二)跟陰界倒流的人,死後不是投胎非洲、印度,就是畜牲、魚蝦。

我對釋竹本說:「你認為同修中十個有六個病,那四個都過得好好的,是因為他功德做得夠、沒有業障報應?錯!他只是還沒輪到而已!陰界邪靈騙取人類來利用,除了吸磁流外,最終目的也是要『抓交替』;弄死一個人類,人類的投胎空缺就有一個,邪靈就可以自首從良,去投胎動物修行,當食物被宰殺幾百次後,就有投胎當人類的資格。所以,自認在修佛修道也安然無事的人,別以為你修的必定是真神真佛,才沒有像〔陰府〕講的那樣—跟陰界倒流的悲慘,事實上,只是還沒輪到你而已。不過、這樣持續當邪靈的加油站,最後到死,靈魂的磁流生前被吸光了,也只配去投胎魚蝦畜牲;這樣的結局你能接受的話,你就繼續修你的佛、唸你的經吧!」

釋竹本聽完這番話,眉宇間出現了深思的蹙眉,坐在桌前的他,手指敲著桌面……不知道我費了這麼多口水,有沒有喚醒他一丁點智慧?

過了一會兒,釋竹本小心翼翼地開口了:「張先生的意思是說,宗教騙在—沒有真正的神佛菩薩,我們拜的都是邪靈;唸經也沒有功德迴向,還會引陰鬼來吸我的磁流?」

我想他有點開竅了!我說:「沒錯!〔陰府〕公諸世人的真相,這一點就是推翻宗教千年的騙局—宇宙無神佛,世界各類宗教都是騙!」

釋竹本不安地說:「可是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〔陰府〕怎能放任宗教這樣流傳千年,從來也沒聽過這種論點出現在人間;而且你說沒有菩薩,那你牆壁上不是掛著你雕的觀音、鍾馗這些神像?你在書裡不也寫到接觸鍾馗嗎?」

說到觀音、鍾馗,我得好好解釋一番了:

「〔陰府〕沒有放任宗教殘害人類,二千多年來,其實一直都有派出執行者投胎當人,要寫出真相,偏偏人性險惡,都被宗教人士滅口!這也是人類的智慧篩選法—有些人就不信宗教,認份工作;有些人偏偏愛聽宗教那套哄騙的話:告訴你加入宗教跟著師父修行,死後就有好果位當仙成佛、唸經做功德就可以化解災厄、「布施」就能積德庇世、花錢供養師尊就有好報會事業順利、百病痊癒……是人類自己智慧有問題,放任宗教騙自己,怎能回頭來怪〔陰府〕呢?」我愈講愈火:「現在〔陰府〕要我把真相寫出來,你釋竹本不也不相信?還來質疑我?話說回來,若沒有像你這些人去執迷修道,以後的魚蝦水族食物類要從哪來?一個和尚的靈魂被粉碎投胎魚蝦,可以產出幾百斤呢!」

釋竹本不甘心地插嘴:「既然沒神佛,那你書裡還不是寫鍾馗、你的畫也畫觀音和達摩啊!你不是自相矛盾?」

我說:「我做的只是藝術品,不是神像,更沒有要人拜,這只是純粹的藝術雕畫!你說到鍾馗,書裡寫得清清楚楚,祂是第二界風雲界的工作者,是生前當人類有努力工作士農工商,品德良好、智慧成長的靈魂,死後去任職的。這是天地五界循環運作的一環。第二界就是管制人類的上司。鍾馗是確實生前在民間存在的人類,祂沒有信仰宗教,才有資格在死後當人類的上司—『風雲道者』。民間把祂的名字形象亂編成吃鬼、抓鬼的神,根本是污辱祂,所以祂要求我雕祂,並替祂澄清被神佛化的污名。觀音和達摩也是同樣的情況,才拜託我雕祂們。」

釋竹本說:「那你怎麼認識祂們?看到祂們嗎?」

我說:「你如果有認真看書,應該明白我寫出真相的過程。我不是通靈、更不是附身;我是親身靈魂出竅,軀體成死人狀態,靈魂去〔陰府〕及天地五界參與所有循環的運作,親身實歷所有各界的工作職務,才回來據實寫出的。所以在第二界風雲界,當然是和這些風雲道者一起工作過,觀音及達摩就在其中。觀音是二千多年前英國的學者,也是為了寫出人生真相,而被印度佛教人士燒死的,沒想到名字、形象卻被『陰界邪靈』拿來瞎掰成菩薩!達摩是一個印度藥草專家,沒想到死後也被怪力亂神掰成達摩祖師在拜!真正的本尊靈魂在當風雲道者,看到自己的名號被『陰界邪靈』拿去利用,當然不爽!」

釋竹本急著說:「那照你這麼說,我拜觀音、鍾馗或達摩的話,就拜對囉?」

哇咧、大笨蛋!你們是沒拜東西會死嗎?我聽到釋竹本的蠢問題,一把火就燒上來了,大聲回他:「誰會待在神像給你拜?天地五界各界都有工作職責,連風雲道者也是每天在工作管制人類,你拜的神像絕對不會是這些守法不接觸人類的風雲道者,只有『陰界邪靈』才會接觸人類、靠你的磁流生存—就算你把神像取名風雲道者去拜,因為你意念去求拜依靠神像,『陰界邪靈』只要給你一點感應,告訴你祂是風雲道者,你不也傻傻成為祂的磁流供應站,還心甘情願供奉祂,當祂抓交替的備胎!」我氣得想送客—糞土之牆不可杇也,花這麼多唇舌,這種笨蛋邏輯能力也不夠,別浪費我的時間。

我喝了一大口茶,說:「你自己也承認,人們一生的知識學問都是靠『看書』讀來的。一切都取決自己的認知,覺得書寫的有道理,就吸收記起來遵循。我寫的這些書,不是我自己的論點或想像,是〔陰府〕要公諸於世的人生真相,是我張國松親身參與所有寫出的事物運作才寫得出來的。要不要相信?隨個人的智慧判斷。到目前為止,看懂這些書的人,都會努力工作,盡自己的本份,連家庭主婦、學生也會做得開開心心,更不可能敢作惡—這就是了解今世當人的職責,自然會有的良好反應。你自己想想,假如佛堂的師父每天早課晚課,天天只是講道唸經,就會在死後高人一等成佛得道,那民間各行各業在用勞力、智力努力工作的人豈不是白痴?大家都不要工作,都去唸經修道就好了,誰要去鋪路造橋當苦力?還有更蠢的人,辛苦工作把錢捧去供養這些未來的蛆蟲之輩,把薪水捐給這些詐騙集團!更可悲的,像慈濟,用菩薩之名騙來一堆免費的奴才做工、撿垃圾賺錢給慈濟,還當『陰界邪靈』的食物和抓交替的備胎,那些信徒,死後絕對會後悔!」

釋竹本看我口氣不好,似乎也不敢再多問,戰戰兢兢地說:「張先生,我可以再問最後一個疑問嗎?」好啦,再給你一次機會,『林北』的耐心快用完了,誰都知道你這種修道人智慧被邪靈吸得快萎縮了,講這麼多有用嗎?

釋竹本說:「會不會有一種可能,張先生你是修行不夠,接觸的都是低靈,所以你看到的都是陰界邪靈,沒看到高等的神靈,才會說宇宙沒有神佛?你說天地五界,可是我唸過的書,還有三十三重天、六道輪迴之說……」

聽到這我也不客氣打斷他的話:「奇怪吔你,你看過的書讀來的資訊,你幹麼不去找作者求證,看他是親自去過三十三重天、六道輪迴嗎?你幹麼不去找釋迦牟尼求證佛法真有功效嗎?我親自去天地五界,把整個宇宙、〔陰府〕走透透,回來寫出來、親口保證是我親身經歷的事實,還敢接受像你這樣的人來對質、求證;那你還拿那些看來的、聽說的,自己還沒求證過的事,來抵觸我親身經歷的東西,你幹麼不去向寫高靈、低靈、三十三重天的作者去求證問個明白?我親身接觸的就是天地五界,要高靈有太陽星君風雲道者、〔陰府〕的阿彌道者;要低等的靈根就是你們拜的神佛,通通都是比人類低等的動物逃靈;那你要信不信,隨便你啦,大不了就不要信,等到你死自己去見真章!」

釋竹本自知理虧、趕緊道歉說:「說得有理,抱歉、抱歉,我一時想不通問了這麼笨的問題,請張先生包涵—」我打斷他的話,送客:「好了、我也要工作了,沒空陪你閒聊,有心探討的話,回去把書多看幾遍,再見了。」

終於,釋竹本才離開了……

兩個月後……

※為了推廣〔陰府〕公諸世人的人生真相,六本書對現代習慣網路電子化的人來說,似乎有『閱讀能力』及『邏輯性思考能力』的人,少之又少。大部份的人,沒事不會想看這六本有如教科書般、嚴肅的書籍,還有人形容:「這好像參考書哦,看了頭就暈了!」

我苦思著:如何讓人們理解,〔陰府〕傳達給人類明白的真相,是對人一生有相當重要的影響性—我又著手把六本書的精華,濃縮成一本小冊子《人死後的靈異內幕》,希望用簡易破題的手法,吸引大眾來關注探討人生惟一的真理—《風雲道者經典錄》,這是人類惟一真正可依循的正確原則。

只要能把這六本書研讀透澈,民間任何書籍、任何教派的手法,你自然能輕易看穿真假是非之處。

◎書才完成定稿。一大早,釋竹本又厚著臉皮不請自來,這回還帶了一個朋友同行,在此以釋口木稱之。

釋竹本陪著笑臉賣乖:「張老師,我有好好看書哦,不過、有一個怪事想請教您……」他壓低聲音像怕被人聽到似的,接著說:「最近我覺得狀況很不好,老是莫名其妙摔跤,是不是我想脫離『跟陰界倒流』,邪靈會報復我?」

我說:「如果你不拜祂,祂就會報復你,擺明了所謂『菩薩、神明』就是『陰界邪靈』—你還要拜嗎?」

釋竹本說:「可是以前常聽師父說,佛祖菩薩會考驗我們對神佛的信賴程度,給心不定的人災厄的考驗,受不了而脫離不信了,就是福份、智慧不夠,就不能得道。」

唉!所有宗教對信徒入教後遭遇【邪靈吸磁流、搞事故、抓交替的不幸災厄】,都用同樣的哄騙話術:業障太深、冤親債主太多、功德做不夠(錢捐得不夠多)、經唸得不夠勤、超渡法會做不夠、供養的方式不對、吃肉太多殺生的怨念果報(要改吃素)、善事做不夠(再多捐點錢)……當上述你都全力配合都做了,還是得病、意外災禍連連,絕對還有一個萬能答案—『這是神在考驗你對祂的信心、忠誠度。』

我反問釋竹本:「你相信師父的說詞嗎?」

釋竹本支支吾吾地:「看了〔陰府〕的真相,知道修道不可能成佛、更沒有得道這回事;其實我也覺得好像是跟陰界倒流才會有這麼多同修都生病,不然就是車禍—對了,前幾週我才看到一個慈濟的『榮董』,在馬路上為了下車去撿一個空寶特瓶,當場摔倒撞破頭,送上救護車;我知道他穿的制服是捐很多錢才有資格穿的。那時、我心裡就想『啊、陰界倒流!』所以,我也在想,書上說的似乎都能印證。」

此時,呆在一旁的釋口木突然插嘴說話了:「我以前是慈濟的委員。你說的榮董是一年內捐功德金達一百萬,就會成為榮譽董事。」

我轉頭問他:「你現在還在慈濟嗎?」

釋口木說:「不是了,因為個人因素我已經退出慈濟,才會認識釋竹本,是他介紹我看你的書,我很想親眼見見作者,今天才來拜訪您。」

我說:「書通通看完了沒?書裡寫的,都是我的親身經歷,我可沒有閒功夫陪沒看書的人閒聊啊!對了,你幹麼退出慈濟?」

釋口木:「張老師,您的書我都看完了,因為我有問題都問釋竹本,基本上我大致能接受書裡寫的。講到我退出慈濟的原因—當慈濟委員時,除了收功德款,我們還要招新會員。尤其是企業家夫人,通常是最好的人選。假設鎖定了某個對象,師兄師姐大家就會一起出動,天天去拜訪對方,另外也會先清查這個對象的往來朋友是否有慈濟人,若有的話最好,動用友情攻勢,每天三番兩頭大家就去拜訪她,講述慈濟的理念、作為給對方聽……一直到她加入為止。說難聽點,是『纏』到對方加入為止。初期,每招到一個新會員,要是榮董的話更是有成就感,師姐、師兄讚美、打氣,覺得自己真是為慈濟盡了一分力量。可是,越做越久,感受內部的派系鬥爭,還有對那些『鎖定目標』的死纏爛打,讓我有罪惡感,才決定退出慈濟。」

我說:「你該感到罪惡感的還不止這一條咧!你們教人唸經禮佛,害人『跟陰界倒流』,才是害人不淺!還有,每個都是有錢、有閒的人,卻去當奴才做資源回收賺錢給慈濟花,壟斷真正需要靠資源回收維生的窮人生計,害得那些窮困的人更窮、更苦,再來由你們慈濟出面濟貧救苦,這一點,每個做資源回收的慈濟人,死後都要背這條罪行!」

釋口木:「啊!這麼說來,之前有一個做資源回收的老伯,跑來慈濟回收站開罵,說慈濟財大氣粗搶走他的飯碗,還說什麼價錢都被慈濟打壞了行情……原來,這真的是害到他們了!那時,師姐本來想勸老伯加入慈濟可以行善積德,老伯破口大罵說他才不拜鬼供鬼、少來這套……我們還私下替老伯可悲,說他冥頑不化、沒福氣沾菩薩的恩澤……」

我說:「人類出生在這個民間社會,只要『士農工商』和『盡本份職責』整修社會就好,偏偏就是有你們這些宗教團體,像證嚴、海濤、星雲、惟覺……等等這些宗教領袖在誤導人類觀念,添油加醋亂編一通,害人傻傻去『跟陰界倒流』,本來人類正常的工作修行,平白多了一大堆挫折,確實是造孽!」

釋口木不解地提出他的問題:「張老師,我看書裡有提到投胎做人的職責,就是工作和守本份,那你說的那些宗教團體,其實也是教信徒努力工作、盡守本份;就好像我在慈濟曾接觸一位人間菩薩,本來是超壞脾氣的媽媽,加入慈濟以後常常被師姐們開導,再加上見到上人後的開示,脾氣都改了,變成稱職的好媽媽,連她兒女都說媽媽變好了—像這樣讓人有好的轉變也會有罪嗎?」

「陰界倒流、陰界倒流……」釋竹本急忙插嘴暗示他,自己知道答案:「再怎麼好的轉變,去跟陰界邪靈交流,就是當窩藏邪靈的幫兇—老師,我沒說錯吧?」

我倒是有點驚訝釋竹本的開竅,這傢伙的智慧比上次進步咧!我說:「沒錯!宗教哄騙人類入教的伎倆,現在都用『修心』、『提昇心靈層次』、『淨化人心』這種看起來很清高、不怪力亂神的說詞,吸引知識份子入教禪修—連青年學生也被家長自以為可以教育孩子的品性人格,送進宗教『跟陰界倒流』的虎口!台灣的下一代,從小就被邪靈吸得軀體不健康,性情再溫馴又有屁用?」

我又問釋口木:「你以前為什麼會加入慈濟?」

釋口木說:「說實話,我是看證嚴的書,覺得她的哲理很讓我感動。就報名參加花蓮尋根之旅。那時證嚴上人身體不太好,卻吊著點滴來接見我們,當我看見她拿著麥克風的手還在微微顫抖,我好感動……就發願加入慈誠隊。接受培訓,成為慈濟的一員。在這之前我是在別的道場修行,見過一些怪事呢!」釋口木停頓了一下,又說:「有一次在道場,親眼見到一個人起乩,在地上痛苦得打滾、哀號……他說他是秦始皇,生前殺太多人,罪孽深重,在地獄受苦,求大家救救他—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人被附身的情形,後來在道場,師父就當場募款說要辦法會超渡這些受苦的亡靈;不過、事後總覺得怪怪的,像被詐財心裡頭不舒服;接觸證嚴的書,覺得她教人不要走廟、拜那些雜七雜八的神像,在人間修活菩薩的理念很契合我的想法,我就加入慈濟了。」

我說:「這真是可笑的烏鴉笑豬黑。」

釋口木疑惑的反問我:「張老師,說句實話,我一直很欣賞證嚴上人,她救災、濟苦、教人感恩惜福、教人修身養性、蓋醫院、建學校等等作為,都是好事呀!就算她組織裡有貪求名聲的害群之馬,搞派系鬥爭,她本人本性確實很慈悲地在為大愛付出;就算有很多善眾的功德款捐到慈濟,她本人也沒享受榮華富貴—這樣的她,真的有罪孽深重?〔陰府〕會把她磨漿投胎當細菌嗎?我一直無法接受這一點。難道〔陰府〕的審判法,這樣的人還比作姦犯科的惡人還罪過嗎?」

唉,這應該是每個讀者都有的疑問吧!我問釋口木:「剛才你自己不是說過加入慈濟的原因嗎?就是被證嚴所吸引才加入的嘛!」我轉頭又問釋竹本:「你又是被誰吸引去接觸佛法呢?」

釋竹本說:「聖嚴法師。」

我說:「每個人出生當人,本來很自然地為了求生,會很自然地工作賺錢、接受成家立業的收心操,為培育子孫而盡責認份地工作、盡本份職責—這才是人類真正的修行成績。然而,就是有這些像證嚴、聖嚴的人,誤把佛法、菩薩當成修行的依據—你要了解一個前提:佛法的功效或神佛菩薩,確實是完全子虛烏有的空幻編劇;天地五界〔陰府〕的執行法,根本不存在這些宗教講的東西;而你們卻因為這幾個自以為是、去鑽研不存在的東西、還發揚光大、愈編愈吸引人的宗教領袖,也加入這種騙局裡。修佛修道一生,到死才知道被騙、毀了這次當人的機會,得去投胎魚蝦畜牲—那你說作姦犯科的惡人,他所作所為害的人,只是少數的受害者;而證嚴、聖嚴誤導這麼多信眾,罪行能不大嗎?」

釋口木釋竹本認同的點點頭。

我又接著說:「你們宗教信徒被騙、死後的事不講,光是生前因此去禮佛拜菩薩、唸經引小鬼,還無意成了陰界邪靈吸磁流、抓交替的對象,造成生前身體種種病痛、連累家人被陰鬼干擾、各種災厄臨身—這樣的痛苦,就是起因於你欣賞證嚴、你認同聖嚴,而去跟陰界倒流造成的。」我問釋口木:「那請問你,慈濟蓋再多醫院,醫治被他們而害去跟陰界倒流生病、得癌的人,還大賺一筆,這算什麼慈悲?再講到那些信徒,被陰界邪靈抓交替、搞事故,弄得人生貧困苦難;尤其在慈濟宣揚下,有些沈迷宗教信仰的地區,惹來【風雲界】依法執行天災的處分—慈濟再迅速救災、濟貧—放火的跑第一去救災,這樣就叫慈善團體嗎?」

釋口木面露難色說:「以前在慈誠隊,我會參與辦『法入心』的讀書會,去邀約很多人間菩薩來聽經講道,那也算誤導大眾囉?」

我說:「當然是。這在死後都要審判,決定靈魂轉換投胎的地方,若你還傻傻被騙下去,絕對是魚蝦畜牲之類;現在知道人生真相,知錯能改還有機會。趕快士農工商去工作,人生還有轉機。」

釋口木又說:「張老師,有些慈濟人本來就有正當的職業,也是努力工作的人,那死後也有這麼嚴重的下場嗎?」

TBC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漂貴妃 的頭像
漂貴妃

漂貴妃的仙窩

漂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