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到執迷不誤,我到現在還是會想到之前一個朋友,以R稱呼她吧。

R交了一個會照三餐打她的男友,控制慾極強,不准她跟其他人有所
聯絡,威脅她如果敢告訴家人,就要對她家人不利(也因此她不敢逃,
不敢求助)。之後還搞到懷孕墮胎。還把R的存摺拿走,控制她的經
濟跟行動自由,還疑似安排她去酒店上班....

感覺是八點檔劇情,但碰到真的笑不出來。


中間經過一些波折,她逃了出來,我也才知道這些事
(因為那畜生都禁止她跟外界聯絡,我還以為她是工作忙)。
又看到她時,當下嚇了一跳。

驚訝一個人怎麼可以再這麼短的時間蒼老這麼多?她是偷偷墮胎,夾娃
娃的錢還是用借的,不敢讓家人知道,那畜生當然不可能讓她做月子什
麼的(墮胎跟正常生產都一樣很消耗身體元氣),所以我看到她的時候臉
色超蒼白,病懨懨的。而且那畜生連她懷孕時也打她.....

 

我覺得這根本TMD根本別報警了,那男的該釣起來毒打一頓吧!
那畜生應該把他吊起來,然後用燒紅的火鉗,把他身上的肉,小
塊小塊的夾下來!


後來再姊姊的協助之下,報警打官司(那畜生居然說R再他家吃他住他
用他的,這些都要一筆一筆算清楚,幹你打人跟強O還沒跟你算,不要
臉的人渣!)。

由於我不懂這些,所以沒辦法協助處理,我只是陪她聊天跟走走,平
復心情。過了幾天,她說她要回去老家探望家人,可是身上的錢都被那
男的拿走,跟我借了500元說要搭火車回去。

我二話不說,就給她了,只是,當下有種不好的預感,好像我不會再見到她。
但我一直安慰自己是我多心,可是我那時候的不安是對的。


我不知道是她的業障還沒結束,還是那男的用什麼手段逼迫她,總之,後來
姐姐跟我說,那天R帶著那畜生到姊姊住的地方(一間小套房,姊姊跟她的
狗狗一起住),姊姊門一開,看見R脖子上一個超大的草莓....就知道怎麼回
事了。

據姊姊說,R一直跟姊姊說對不起,謝謝她幫她這麼多忙...可是她還是要
離開,跟那個畜生一起走。姊姊當下臉色非常難看,但沒有大吼大叫,也沒
有多說什麼,只說了:
『妳想好就好。那傢伙要幫妳搬東西可以,但不准踏進我房子。』

東西搬完,門一關,姊姊就抱著她的狗大哭,她知道女這一離開凶多吉少
,可是那是她的選擇,她不可能把R綁起來,或是用其他方式限制她的行
動自由強迫她改變她的選擇。

姊跟我說她覺得很受傷,為什麼幫了這麼多忙,開導她那麼多次,還是這樣執迷不悟......


1年多過去了,我再也沒有她的消息。
我了解中邪,這只能自己救自己,但願還見的到她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漂貴妃 的頭像
漂貴妃

漂貴妃的仙窩

漂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