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魯又分析這六個字的意義:「實際上,【南無】,是『往東上』的意思,就是要人類把握修考到出生當人的機會,用士農工商和本份角色的盡責(心向善地無邪念,不要去幻想有無形神助的念頭),去修考智慧靈根的成長,往東『風雲靈界』為修考目標。【阿彌陀佛】則是『陰陽靈界法院』的名稱;智慧靈根修考成長結晶(有邏輯能力的人),才有資格進入陰府大本營的【阿彌陀佛法院】受審。」

我很好奇:「為什麼要把法院名字取做阿彌陀佛法院?」我知道在陰府內工作的靈界公署執行者職稱是「阿彌道者」,此職位也同等於「風雲道者」或「太陽星君」,只是調動的工作不同,職稱也就不同。

鍾馗解釋說:「【阿彌陀佛】就是『法院』的名字而已,這句話也是被渡畜牲者流傳在陰間,卻被陰界邪靈(瞎掰鬼)拿去瞎掰、應用—祂們通常偷聽渡畜牲者的言談,再把陰府的東西拿去瞎掰;邪靈(瞎掰鬼)顯靈接觸人類,瞎掰各種神、佛、菩薩之稱的把戲可多了—不只有【南無阿彌陀佛】這個詞,【太陽星君】也被拿去建廟供神;【陰府】也被掰成『陰曹地府』、『十八層地獄』;連【渡畜牲者】之名,也被這些動物逃靈拿去掰成『渡眾生』之詞,每個寺廟及宮壇的乩童起駕都誑稱要來『渡眾生』;只有【風雲道者】這個名詞不夠響亮,聽起來只像『道長』之稱,所以才沒被邪靈(瞎掰鬼)拿去利用。」

我恍然大悟:「難怪我每次寫『風雲道者』,都會被人當風雲『道長』在解讀,還有人說我道行不夠、是邪門歪道!」(常常有人眼睛不知是糊到什麼垃圾,書的內容不細讀,就只看到『風雲道者經典錄』七個字,就自作聰明解讀為宗教性質的道長,還指責我是魔道、怪力亂神!這種胡亂指責、不明究理的人,根本是垃圾吃太多,〔陰府〕拿出真材實料的靈異內幕,被這些垃圾吃太多的人,還當垃圾丟掉。這種人只有等死後自己去見真章—生前不願放下成見看〔陰府〕傳達的真相,死後保證會後悔。)

走進法院內,鍾馗又補充道:「還有一種人也會進入陰府審判—這是死不認錯的受審者,本來還有機會投胎印度非洲當人,不甘心自己得當印度人、非洲人,抵死不認罪,就會被送來陰府大本營的法院審判。」

我相信民間這種「死鴨子嘴硬」的人很多,我又問:「是不是在陰間地府處受審,只是用一個輻射光照射的水銀方框通過,就把一生好壞的行為評審定案,有些人就會死不認帳?」

鍾馗:「沒錯!有些人自認自己一生很勤奮工作、安份守己,也沒做過任何壞事,應該到更富裕的國家出生才對—卻沒想到自己純粹當心靈寄託而信仰的『宗教』,是犯了『祖先不詳』的罪名,得投胎當印度人重修;這種抵死不接受審判結果、要求上訴的靈魂—就會送來【南無阿彌陀佛法院】重審。」

〔陰府〕也很公平嘛!還可以接受不服審判者的上訴。我們邊走邊聊,來到判刑處的【水銀晶體、輻射池】。(如圖示二)

歐魯說:「正好剛才飛碟送來一批不服者來上訴,元老可以在一旁觀摩。」

這種【水銀晶體、輻射池】不同於我們換穿軟皮衣泡染的輻射池。這是用來分解受審的靈魂生前之記憶力檔案體;靈魂一旦泡入池中,前方大大的螢幕就會顯現影像,把此人一生的所作所為內幕自然顯現—曾經所犯的錯誤,影像過程都會顯現在螢幕上,就能清楚判定生前作為的好壞,再怎樣說謊、辯解也沒用。

眼前這位是從臺灣送來受審的靈魂根者,自認生前從沒做過傷天害理的犯法行為,不應投胎到印度。當祂踏入【水銀晶體、輻射池】,螢幕就顯示了此靈魂根者生前在教會參加聚會、奉獻金錢的種種畫面。

此時有眾多的阿彌道者公然審判,確定為『祖先不詳』的罪名。

其中一位阿彌道者對此靈魂根者說:「你膜拜的『耶穌』,既不是你的父母、也不是你的祖先。你卻拜得如此虔誠,就算你不知道『宗教』是邪靈(瞎掰鬼)的騙局,也要有點智慧去思考—這些『神』(邪靈)又不是生你、養你的父母,你幹麼去膜拜?還拿辛苦工作賺來的錢去捐獻教會!這就是搞不清楚自己的根源,為『祖先不詳』的罪名,理應投胎【第五地形、印度人】;然而你卻不服審判、申請上訴,罪名已確認無誤判。不過,申請到〔陰府〕上訴確定沒有誤判者,一律由動物開始重修,你就等候分發回臺灣當地,由渡畜牲者去安排動物軀體投胎吧!」

我在一旁看得感慨:「這下可好了,既然不甘願投胎印度當人,現在可以投胎在臺灣當畜牲,也算如願。」

鍾馗說:「這種人很多哦!因為都自認把『宗教』當心靈寄託,既沒貪求許願、也沒任何惡念,應該不致於死後要投胎印度。殊不知,〔陰府〕劃分十二地氣種族去讓靈魂投胎當人,很重視飲水思源的做人根本。懂得飲水思源,就會思考—人類不必去膜拜那些非親非故的偶像、神祇,自然就不會成為陰界邪靈(瞎掰鬼)利用的對象。」

鍾馗語重心長地又說:「其實〔陰府〕惟一允許人類可以膜拜的—就是生養自己的祖先。這也只是當作飲水思源的紀念就好,千萬別以為祖先死了就有什麼法力,活著有軀體就辦不到的事,不可能死後就能神通廣大,可以保佑東、保佑西;求爺爺、告奶奶地把祖先當神,也很容易被陰界邪靈介入利用,邪靈(瞎掰鬼)只要化身為死去的祖先形象,輕易就可以騙人類上鉤。最常用的手法就是『祖先託夢、講墳地出問題』,教子孫快處理。」

「對啊!」我馬上提供一個實例:「我的朋友文進就是夢到阿公託夢說睡在水裡、很冷,半信半疑去祖墳開棺檢查,竟然阿公的屍骨都泡在積水裡;他還說難怪沒去處理前,他不是摔車就是在工地受傷,禍事不斷,原來是泡在水裡的阿公在暗示子孫。我勸他那是騙局,他怎樣也聽不進去;還說祖墳處理好後,家裡就平安多了。」我碰到這種固執的朋友,不下百個,明明被邪靈(瞎掰鬼)設計上當,還堅持民間習俗的謬論,請法師作法、修墳花一大堆錢,看在花大錢的份上,就自我安慰有效果;我眼睜睜看他們身上卡了一堆黑灰氣體團、甚至是瞎掰鬼,我也很無奈。

鍾馗:「夢境很靈也是邪靈的詭計,其實都是瞎掰鬼利用事件賜夢來詐騙人類的信任。例如看到此人祖墳積水,就故意去化身人類墳裡的親人形象來託夢,讓人類誤以為是死去的親人生活受苦而來託夢;這兩種賜夢的詭計,最容易把人類騙上鉤,對無形神助心服口服,人類就輕易成了瞎掰鬼的磁流供應站,被鬼利用還沾沾自喜。」

歐魯也說:「元老,今天把靈魂生死的去向揭露於世,人類就會明白『託夢』的邪惡詭計;斷絕陰界邪靈(瞎掰鬼)危害人類的途徑,就是得把『生從哪裡來、死往哪裡去』的來龍去脈公諸世人,自然邪靈的詭計就無所遁形。」

沒錯,我講到嘴角出泡也沒人相信,確實得有全套的來龍去脈流程,才能教人信服。我說:「那麼……我們先從死後的審判開始吧!」

接下來,有位阿彌道者來帶領我們,要去參與執行羈押「靈魂」投胎人類軀體的作業。

(人類千萬別以為人死掉就算了,生前的所作所為,死後就是拿著「心靈磁流魂體」—人一生的記憶檔案,也是人生的「成績單」—依成績分發修行地,若能再轉換投胎出生當人類,也有出生「男或女、不同膚色、國家人種的差別」,此循環作業,都是取決於「生前」做人處事的好壞,若是轉換投胎動物者,必須帶著當人類的記憶投胎動物軀體,那可是最痛苦的懲罰哦!)

來到泡染轉換膚色的【輻射染色池】,這裡有由中國龍種族要轉換修行處,投胎至印度猴種族人的靈魂,正在等候執行作業。此靈魂都是在當地陰間地府處即已接受審判,而生前作為已清楚揭露、審判定罪—祂們都是把『宗教』當心靈寄託、但未被邪靈利用倒流,所以是犯了『背叛祖先、為祖先不詳者』的罪名,將投胎轉換到「淺黑種族人—印度人」。

阿彌道者指示這些靈魂進入輻射染色池。

我好奇地問:「五種膚色都是在這裡轉換的嗎?」

阿彌道者:「對,泡得越久,膚色就越深,這些是要由正統黃種族人轉換淺黑種族人,要多泡一會兒才行。」

〔陰府〕在執行靈魂投胎前的轉換軌道作業,都是用以泡纏「輻射池」的方式在運作。因此,陰府裡有數種功能各異的輻射池—例如:要投胎轉換女性者需先泡纏【陰性的軟體素】之輻射池、進出飛碟或太陽得泡纏穿脫「結晶軟皮體」的另類【水銀晶體輻射池】、讓受審的靈魂踏入分解生前記憶檔案之【水銀晶體、輻射池】、泡染轉換膚色的【輻射染色池】……

完成初步的轉換作業後,就是得羈押去陰府內地『十二種判刑的投胎軌道』,此為人類生死循環投胎的通道處,經由此通道處,產生人類種族不同的『膚色、容貌、體型』,靈魂也可以經由這十二種生肖的人類模式軌道,直接上往去該祂要投胎的區域—送達當地陰間地府處,先在當地任職「渡畜牲者」,之後才能投胎當人。

〔陰府〕在執行人類好壞差別的投胎處,把人類依五大地形區分成五種膚色、十二種生肖種族分類(此為陰府定例的十二種正統國家,其餘國號,均是同種族而分野出去的獨立國),簡述如下(如圖示三):

●第一地形:「太陽出口處」—膚色為『紅種族人』,四個正統國家為【美國種族人、英國種族人、法國種族人、德國種族人】。

●第二地形:「太陽入口處」—膚色為『黃種族人』,兩個正統國家為【日本種族人、韓國種族人】。

●第三地形:「太陽出口和入口之間處、中國大陸的分布區域—膚色為『正統黃種族人』,此地形為【中國種族人】,以及在「中國」周圍地氣的區域為【中國種族

●第四地形:「太陽入口的鄰近冰山雪地處膚色為『白種族人』,此地形為【俄國種族人】

此地形是〔陰府〕審判「第一界的太陽星君」、或「第二界的風雲道者」因觸犯靈界法規,而處分投胎人類的投胎處。藉由冰山雪地的地氣,冷凍壓縮智慧靈根,在此接受士農工商的修考。在此地形的人種,極少數能因今世正確修考,死後重回第二界風雲靈界任職;絕大部份的修考良好者,死後均必須再循環投胎「第三地形」(如:臺灣);再由「第三地形」修考循環到「第二地形」及「第一地形」。

(每一地形的人類,若今世正確修考,都可能在死後進入第二界風雲靈界;然而若以人類「再循環人類」的程序,有陰府定例的地形轉換程序。)

至於,若此地形修考不良者,死後也是會轉換第五地形(印度、非洲)或畜牲動物及魚蝦水族,甚至磨漿至沼泥界(第五界)當細菌。

●第五地形:「太陽浮出陸面,排泄磁流廢氣物的邊疆處」膚色分為『淺色、黑種族人』與『正統黑種族人』兩種。

先談『淺色、黑種族人』的區域,就是【印度種族人、印度種族人】。天下民間所有人類若是違背天則造孽者(如背叛祖先的宗教信徒),等死亡時就會轉換在這個投胎處。

出生此地形的人類,只有「士農工商」正確修行者,才有機會可以轉換至「第三地形」再當人;否則大部分都轉換投胎到「非洲或畜牲動物」。

再接『深色、正統黑種族人』的區域,就是【非洲種族人】。此地形是〔陰府〕所安排的刑罰處,用以在執行懲罰一些修行不良的罪惡不赦者。例如:亂倫的性侵犯,死後就會被懲罰投胎在此地形,出生當沒有文明的土著;各類宗教信徒不明究理地在傳教,誤導大眾當人類修行的真相、害他人亂信仰,這種傳教者也是在死亡時,就會直接轉換在此地形投胎!

非洲為違法犯紀、作惡多端者死後的刑罰處,故任何一地形的人類,轉換投胎非洲人之前,有的必須先投胎非洲的「牲畜」,再循環到非洲人;但某些視情節不同,也有的是直接投胎出生非洲人,接受修考。)

此類『正統黑種族人』是沒有靈界祖先在管制、維護,就是讓他們「自生自滅」的修行法(因此,非洲經常會有大規模的飢荒、災難)。出生此地形的人類,只有士農工商良好者,才有機會可以轉換至其他地形投胎,否則大部分都是往下界循環—投胎動物或細菌。

以上天下民間「五大地形的十二種不同地氣處」,就是十二種生肖的正統國家、不同的人種—其各自的『容貌、體型』,也如同其出生軌道生肖的特色,這就讓讀者自行去體會。

鍾馗又說:「這五大地形投胎出生人類的靈魂,已被染色後,若脫逃到別處投胎,出生時必定會有不同的膚色顯示—想逃也逃不了。」

我有個疑問:「已經被染色過的靈魂投胎當人,就會有不同的膚色,那如果黑人和白人結婚生的子女,投胎的靈魂要染成什麼顏色?要算哪種膚色種族呢?」

鍾馗:「已經被染色過的靈魂,若是去投胎轉世的『男或女』—只有『男性者』能發散延續種族膚色的染色體。」

「所以父親是『正統黑種族人』,就算母親是『白種族人』,生出來的子女,也是屬於『正統黑種族人』。」我對異國婚姻的種族分辨,有了簡易的辨識原則。

關於〔陰府〕定例的地形轉換程序,人類死後轉換地形投胎「人類」重修,必須先到要投胎的地形當「渡畜牲者」,再依地形的順序,往上或往下轉換修行地,投胎人類。

※流程:第五地形(非洲、印度)→第三地形(中國)及周邊國家→臺灣→第二地形(日本、韓國)→第一地形(美國、英國、法國、德國)及周邊國家。

(第四地形為特殊考場,循環流程請詳前述。)

歐魯感慨地說:「身為非洲虎者,我也很希望元老能早日將【天地五界叢書】完成,讓出生在非洲印度的人類,能夠知道做人的真正意義,把握當人類的『最後機會』,正確修考,死後才有機會轉換到更好的修行處—不要像我的子孫,都磨漿到土壤去了。」

關於再度投胎「男或女」對換的循環軌道—只有要投胎出生『女』的靈魂,是有被帶進〔陰府〕的輻射池,去泡纏陰性的軟體素,造成女人的智慧靈魂根體是冷質,而有思維人生的能力(女性的優點),因此要轉世當女的,會被羈押去分配投胎之處。

※再說:要投胎出生『男』的這些靈魂—祂們可在該投胎的區域內去「自願選擇投胎男或女」;所以民間的「女人」不見得全部是被分配、羈押去投胎的!這種就是有些女人天生有男人個性的原因。

「難怪有幾個做油漆的女性工人,根本就是男人婆,原來她們有可能是沒泡過陰性的軟體素輻射池,本來可以投胎男的,卻自己選擇投胎女的。」我恍然大悟地說。

鍾馗呵、呵地笑了起來,也說:「民間的女人,確實是比男人更特別的考場。因為女人還肩負了一個孕育人類子孫的責任。懷孕生子是女人的特殊職責,這是延續人類種族的必要程序,女人比男人多了這一項工作,是辛苦的;因此,〔陰府〕對女性也有優待—女性為母者,只要把子女維護成長,善盡『母親』的教養責任,基本上死後的審判就有及格基礎;除非是有去『跟陰界倒流』,否則至少還可以再投胎人類。」

我不勝唏噓地說:「關於子女的教養,『母親』的影響力確實非常重要,這一點我有慘痛的親身實例。」我想到自己父兼母職拉拔的子女,在成長過程中的教養,總是被嗜賭、不盡母職的前妻影響,造成我在施教上的無力。

我又問:「有些夫妻想生小孩卻生不出來,又是怎麼一回事?」

鍾馗說:「生不出小孩有三種原因……」(詳述如後)

這三項因素為:

(一)、軀體上的缺陷—在醫學上可以檢查出來,大多是後天外力導致軀體無法修復者。

(二)、跟陰界倒流—有拜神、走廟、接觸通靈者、宗教信仰、唸經、禪修、靈通、習佛、參與法會、靈修、打坐(觀念不正以為有神者,打坐是非常危險的)、參與任何宮廟習俗者(如點光明燈、祭改、安太歲……)、以及心求神助的人,這些都是跟陰界倒流的行為,若因此惹來陰界邪靈,常會搞鬼讓人類不會生育,人類才會更拼命求助神助。(此類、就算能生,波折也很多,子女軀體不健康;人類出生的子孫有『痴、殘』疾患,都是『跟陰界倒流,被邪靈殘害所致』。)

(三)、若軀體沒有缺陷、也沒跟陰界倒流,想生小孩的夫妻,要多飲食營養價值高的食物(如牛肉)、經常夫妻互相牽手讓磁流融通,就有生育的機會。

若沒有生育者,這是〔陰府〕特別的厚待(少了生養之責),同樣要打拼民間「士、農、工、商」的基業修行法,但必定要比他人付出多一倍的代價,教導下代子孫(把人類子孫視為自己的下代,以己之力發揮,教育子孫正確的人生觀),將畢生心力無私的奉獻。

此類「沒嫁娶或沒生育的人」,確實是列入「民間友情如同天地之親情」的無私者,下代子孫都是大家的後代,既然〔陰府〕厚待免生養之責,就是有更重要的職責要做—得多付出一點心力在對社會有貢獻的事物。

我聽完鍾馗對民間男女生育的說明,有點驚訝:「沒有生育或嫁娶的人,竟然有這一層社會責任?我有些朋友就是一直生不出來,到了四十幾歲不再寄望生育的可能,夫妻就開始遊山玩水、環遊世界,過得很逍遙;不過他們也是為了行善積德,怕自己過得太逍遙招天嫉,每月都固定捐錢給慈善團體,還會在報紙、新聞找需要救助的困難家庭,捐錢、贈物資的行善,這樣算是付出心力在對社會有貢獻的事物吧?」

鍾馗苦笑著說:「不一定喔!民間人類以為的行善積德,幾乎全都是造孽,反而會害自己死後的審判被扣分。就拿『慈善團體』來講,幾乎都是『宗教團體』,把錢捐給這種團體是助紂為虐—因為『宗教』本來就是『陰界邪靈利用人類的團體』,這種團體再打著『大愛、濟世、助人』的形象做公益,吸引源源不斷的金錢和信徒,延續宗教團體的存在,就是延續陰界邪靈在民間的猖狂。這可是嚴重的造孽法!捐錢者死後不是投胎印度、就是畜牲動物。」

「哇!只是單純『捐錢』也這麼嚴重?那民間的有心者想把多餘的錢幫助社會,到底要怎麼做?」我也替人類的愛心耽心。

鍾馗:「若無法辨別正確有意義的民間公益慈善機構,最好不要亂捐獻,以免得來造孽。真的有心想捐出財物者,不如捐給生長地的區域政府,回饋區域所需的各項建設,這樣死後審判的成績,還會有加分。」祂停頓了一下,又感慨地說:「還有,捐助困苦的人,有時是害了人。假使因為你的資助,造成遭遇不幸或生活困苦的人,產生懶惰依賴的習性,這樣必定是造孽扣分。另外,假使因為你的作為,導致他人的子孫心靈不健康,誤導『當人類的真正修行目標』—這通常都是宗教團體的行善兼傳教行為—這種『自以為是的傳教行善者』,死後絕對是非洲人畜牲動物的份。」

我訝異地說:「原來行善積德不是單純的愛心表現,牽涉到的內幕這麼驚險!可是民間人類總是有低潮的挫折期,旁人難道最好袖手旁觀嗎?」我也深知所謂『救急不救窮』的道理,我幫助我三弟的方式,一直是以此原則在做;我安排他學油漆、幫他貸款買計程車,讓他自己有謀生能力,但他若以依賴的心態來跟我要錢時,我就斷絕給他的金援。

鍾馗說:「雖然人難免會有挫折、低潮的困苦時期,但是有正確的人生觀,必定能有轉機。『天無絕人之路』,只要肯努力工作、不跟陰界倒流,依循正確的人生觀修行(真正的修行就是士農工商和盡本份職責),〔陰府〕自然會引導轉機出現。以民間最糟的情形,生計再過不去,也有最後一條路—『撿破爛回收』的工作可做,再苦也有一餐飽的修行法。」

我說:「不過,現在連『撿破爛回收』的工作都有企業化在介入,害真正要靠此工作當生計的人,都撿不夠來賣錢吃飯。」

鍾馗無奈地說:「這也是目前『宗教團體』的孽行之一。就拿臺灣地區的慈濟來說好了,本意是以『環保、減少汙染』在鼓吹資源回收,但是卻壟斷了窮人的生計。尤其,以菩薩、佛祖之名,召集成義工團體,不但害了信徒去跟陰界倒流,還利用有錢有能力工作的人當義工,去做『撿破爛回收』的工作;這是〔陰府〕要讓『一時生活困境的人』最起碼還有工作行業可做,能夠使他們有生計來源;而『有能力或是有錢的人』,不能加入壟斷窮人的生計,否則死後會列入不正常的軌道—不是投胎印度、就是非洲。」

「這些有錢、有能力的人,應該是成立資源回收站來搜購窮人撿來的回收物,而不是自己去撿來賣錢。這樣說對吧?」我問鍾馗

鍾馗回答:「這樣也可行;不過,最好的方法是『教育人類正確的人生觀念,讓每個人面對自己的挫折時,能以正確的方法努力掙扎脫困,智慧才會成長』,這才是真正治本的行善積德法。」講到這,鍾馗面露怒氣地說:「我看現在民間都是相反的作為—陰界邪靈和人類合作搞出各種宗教、宮廟,害人類不明究理地去跟陰界倒流,造成癌症、殘痴、精神疾病、以及各種不幸的意外事故;然後這些自以為是慈善志業的宗教組織和宮廟,再以愛心濟世之名,捐米、送發財金、救助弱勢族群、送獎學金、急難救助……林林總總看起來好有愛心的感人善舉—確實是『放火的跑出來救火』,大家還感動地答謝他。更可笑地,『政府』還給這種團體為公益慈善團體的免稅資格,殊不知政府該得的稅收或捐款,全被吸金到此類團體中,不但損失了財物,還輸掉全民百姓的健康和智慧,邪靈越猖獗,政府和百姓的經濟絕對是衰敗!『宗教』是最黑道、最掩人耳目的詐騙集團!」

我大大地贊同鍾馗所言:「一點也不假!宗教的騙局不只有騙活人的財務和軀體的健康;曾有人反駁我,自稱他『拜神幾十年身體好得很,錢也賺得比我多,哪來的邪靈?哪來跟陰界倒流的下場?』指責陰府傳達的真相根本是亂講一通;我只是無言,等他自己到死去見真章—因為『宗教』騙走了他的智慧邏輯能力,他無法理解陰府的真相,等到他死後,他得因拜神幾十年的習慣去投胎『印度或畜牲』,活著再健康、再有錢也是白活一世,死後得往下界淪落。」

說到這裡,歐魯也提醒我們:「說到『投胎』,老鍾,你帶元老去參與渡畜牲者執行靈魂投胎的工作吧!」

我提議說:「對了,我們可以走那個十二生肖的判刑軌道,直接去到任何當地陰間地府處嗎?這樣是不是就不必搭飛碟了?」

歐魯說:「當然也是可行。不過那是判刑的軌道,我們執行公務者是不可能去走那條軌道。而且,通過軌道的靈魂,就會順從其軌道代表的生肖動物習性、體格、甚至外貌;元老你還是搭飛碟吧!」

於是,我和鍾馗便搭了飛碟,回到臺灣地區的陰間地府處。

關於『靈魂』投胎的過程,鍾馗領著我到陰間地府處的控管處,查看今日要投胎人類軀體的編號。

鍾馗操作著螢幕,一邊說:「所有要投胎當地區域『人類』的靈魂,都要先在當地渡畜牲,這些有資格再投胎人類的『渡畜牲者』,都是以編號在管理;等候通知該投胎的日期;時間到了,就會回陰間地府處報到,洗刷輻射質,再由羈押官帶領去投胎處。」祂查看了一會兒又說:「嗯……今天在北投就有準備投胎出生的靈魂已經報到了,走吧!帶你一起去看。」

鍾馗帶著我去和羈押官會合,並且沿途解說著關於靈魂投胎人類軀體的程式。

人的軀體本身就像玩偶一樣,沒有動力。製造人體的過程,來源只有「成年男性的染色體」—此細胞體分為「熱磁體與冷磁體」兩種,它的形態分別是長方形及圓形—是各代表嬰兒男女之染色體。這兩種細胞體是存在男性人體內,也就是代代留傳下來的種子。所以出生嬰兒的性別,是由男性者來決定,與女性無關。

「對嘛!以前做油漆時,有些工人老是生女兒,都怪罪老婆不會生男的,根本就是冤枉了女人。」我在腿傷休養期間,也是因為鍾馗教我的生男祕方(決定生男、生女在於男性的體質,男性吃得營養、熱量較高,就會生男嬰),才又生了一個兒子。

人體在製造過程中,在母胎內有時會搖動,這是胎兒正在生長成形的當中,胎水及細胞在活動而已;不過以「母身的肚態」,可從外表看出「長或圓」的形狀,來判斷胎兒的男女性別。

但,在胎兒成形的這段期間,最重要的是不能去損傷到胎兒;不然,這種細胞的神經若是缺少,會造成嬰兒的腦部神經有不完整、不順暢的情形,那生出來絕對是「痲痺者或植物人」的現象!

尤其、製造這個嬰兒,其體質細胞是和母親羊水同體生長成形的;所以懷胎期間,母體的體質強、弱,出生的嬰兒都隨同這個細胞與母體性質相連。

TBC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漂貴妃 的頭像
漂貴妃

漂貴妃的仙窩

漂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