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魔鬼怪大變身—邪靈與動物……

◎在花蓮的山上,堂哥石貴要載我到市區,臨走時我回頭一瞥,看見一個綠色、半透明的鬼,站在拴狗的大樹下。回來台北後,聽鍾馗說:「被綠野鬼盯上的人,恐怕凶多吉少,多半會被抓交替。」原來,被綠野鬼盯上的不是石貴,是我張國松!

難怪那晚在客運總站過夜,發生了一連串的怪事……

道別了石貴,我回頭嚴厲地瞪了一眼那個泛綠光的鬼。一路上,祂從山上跟到市區,來意不善,行徑囂張。我打算著等夜深人靜,再出禪去找當地的「渡畜牲者」,商量一下怎麼對付那個跟蹤我的綠鬼(綠野鬼)。

花蓮客運總站營業時間過後,很快就沒有人了,我找個位置用報紙鋪一鋪,就躺下來準備出禪。

『渡畜牲者』就在附近而已,祂們好意地警告我:「有綠色的瞎掰鬼在元老附近,要小心……」祂們『渡畜牲者』沒有〔陰府〕的公文或上司『風雲道者』的允許,是不能隨便抓捕邪靈,除非是當場逮到邪靈違反靈界法規,才可逮捕;【人類自願去求拜神的行為,是自甘墮落跟陰界倒流,陰府不干涉、保護這類人種】。這也如同民間的法律,假如一個扒手偷走你的錢包,當場被警察或其他人看到,都可以抓這個扒手,再交給警方處理;但是若你聲稱是自願要給他錢包的,這個扒手的犯罪行為就不成立了—邪靈之於人類,就是如此:只不過邪靈和扒手偷的東西不同,邪靈偷的是人類的磁流(甚至是性命),但若是人類自己願意給邪靈的,『渡畜牲者』和『風雲道者』也無法插手—儘管邪靈用的手段是欺騙人類,讓人類把邪靈當神,才自願奉上磁流和性命。

(民間的詐騙集團在行騙作惡時,人們也是心甘情願地把財物奉上,除非被騙的那個人,醒悟自己被騙的事實,向警方報案,警方才能出手去抓詐騙者。相同的,人類自願跟陰界倒流,若樂在其中不醒悟被騙的事實,〔陰府〕也根本無法插手逮捕邪靈。)

出禪後的我,突然看見客運總站裡,不知何時聚集了一大堆的貓!正慢慢地向我的軀體靠近……我趕緊入禪回到身軀,睜眼一看,周遭大約有三十幾隻貓,在暗夜中綠晃晃的眼,陰森地潛伏在我周圍,且空氣中有一種詭異地壓悶感;我警覺地盯著牠們,也注意到周遭的異狀……

外面停放的公車,在黑暗中如同龐然大物,我看見三個泛著綠光的人影,在其中一輛車廂裡快速地移動,似乎三個鬼在爭執什麼事情;我一邊盯著慢慢逼近我的貓群,一邊耽心綠色的瞎掰鬼—(綠野鬼)到底有何居心?祂們想對我怎樣?

突然,一隻黑貓竄過來,咬了我的功夫鞋就跑!牠竄到那台有三個綠野鬼的公車下,我也火大了,這些邪靈虎視眈眈在旁邊,我可沒有跟陰界倒流,難道你們想當現行犯嗎?於是,我打著赤腳,撿起另一隻鞋子,憋住氣跑過去公車旁邊撿我的鞋子。(在學會靈魂出竅後,鍾馗就曾教我:遇到不祥的靈異之物靠近,可以用憋住呼吸的『隔電法』,避免邪靈靠近讓軀體觸電不能動彈的情形。)

我一拿到鞋子,就倒退離開公車(憋著氣),兩眼也盯著從公車窗戶直視著我的三雙綠眼…我不知道其他在客運站睡覺的流浪漢,有沒有看到這些怪東西,不過我就盤坐在車站的大廳,繃緊神經、一夜未眠。

終於,到了早晨六點多,趕著上學、工作的人漸漸聚集在車站裡等車,我才放鬆提心吊膽的神經,坐在地上打起盹來。

在睡夢中,有人推了一下我的肩膀,我立刻睜開眼睛—是一個年輕女性,拿著一張『花蓮至台北』的車票,硬塞給我。她呆滯的眼神,透露了背後吸附一個瞎掰鬼的事實。我跳了起來,想把票還給她,她卻動作敏捷地閃進人群,只有看到她背上吸附的『綠野鬼』,一閃即逝的綠光。

看著手中的車票,我心想:「該不會去搭這台公車,就會突發車禍,死了一個叫張國松的乘客?」我把車票拿去售票的櫃檯,只講了一句:「撿到的。」就離開了。

昨晚詭異的群貓合圍,加上綠野鬼的跟蹤,我直覺不該這麼急著走回台北,便背著家當去逛逛花蓮的菜市場,順便看看還有沒有以前當採買時認識的攤販。

就這樣在花蓮停留了大半天,到了下午兩點多,我估量著「蘇花公路」管制通行的時間快到了,趕緊買了水和麵包,開始步行往台北的歸途。

進入蘇花公路、太魯閣附近時,已經有警察在管制車輛進入。我是趁著沒人注意溜進去的。我打的算盤是—車輛管制後走路比較好走……

回想這段花蓮遭遇的鬼魅事件,我也想問鍾馗弄個清楚!

鍾馗說:「元老,你今世有很重要的任務要執行,就是要把我帶你去遊歷的靈異真相,和人類被騙了幾千年的生死內幕,公諸世人知情。所以,這對陰界邪靈而言是很大的威脅。祂們努力干擾不想讓你執行這個任務,包括給你明牌,讓你成為大眾眼裡的『仙仔』,也是詭計之一。當然,也有一些邪靈很想趁你還沒寫書,把你先弄死。」鍾馗停頓了一會,指著窗台上正好路過的貓說:「綠野鬼直接碰你的話,祂們會被『渡畜牲者』以現行犯逮捕,所以最常利用的手法就是附身動物—貓就是最常被利用的動物!」

「貓?為什麼是貓?」我不解地問。

鍾馗:「因為『貓』是夜裡可行動、又可跳躍到高處、身手矯健的動物,『黑灰氣體團』若藏身在貓毛裡,不容易被發現;且貓不會游泳,不愛水,所以也不容易被洗掉藏在貓毛裡的黑灰氣體團。」

我驚訝地問鍾馗:「那我在花蓮車站碰到的三十幾隻貓,都是被黑灰氣體團卡陰的貓嗎?」

「嗯,沒錯!『渡畜牲者』後來有呈報,那天的情形是『綠野鬼』想暗算元老,但卻沒膽子嘗試,因為旁邊有很多『渡畜牲者』;三個『綠野鬼』在商量、爭執誰去當自殺敢死隊—只要違反靈界法規去觸碰人體,那個綠野鬼可會被『渡畜牲者』抓起來、粉碎靈根去投胎青菜或土壤—當然,誰膽敢危害五界元老的軀體,我一定給祂去當土壤!」鍾馗義憤填膺地說著。

「是哦—謝謝你喔—」我沒好氣地說。

「元老,不必客氣。」鍾馗又繼續:「本來『綠野鬼』想指使手下爪牙『黑灰氣體團』,去攻擊元老,但是祂們也怕被抓去粉碎當土壤,所以『綠野鬼』就要吃掉幾個公然反抗的『黑灰氣體團』,以示懲戒、殺雞儆猴,造成逃竄的黑灰氣體團卡附在野貓身上—因為只有貓可以跳到高處逃竄,而綠野鬼瞎掰鬼一樣,只能離地三寸飄浮,就抓不到祂們了。」

鍾馗又接著說:「那隻把元老鞋子咬走的貓,就是想把元老引過去綠野鬼前面,看綠野鬼自己敢不敢動手。」

「難怪那三隻綠鬼,只有貼在公車窗戶死盯著我看,一副怒火中燒的樣子。」我心有餘悸的答腔。

「第二天,綠野鬼只好吸附在一個女人身上,去塞一張車票給你。你若搭上車,必定祂們就去搞出車禍事故,反正,在台灣隨地都可以撿到『有跟陰界倒流』的人,可以讓邪靈吸附利用;而且要讓車子發生事故也很容易,綠野鬼會指使『黑灰氣體團』去作怪—如運用群聚邪靈的氣流,把車子搞鬼推歪偏離道路;或是利用恰好是有跟陰界倒流的司機,開著車突然不舒服或恍神…花招百出,其實很多離奇的意外事故就是邪靈從中作梗的。」鍾馗說完,拍拍我的肩又說:「好險元老警覺度夠,沒有上車。」

我也憂心:「照你這麼講,路上的公車、計程車,幾乎都有去廟裡求個平安符,還大剌剌地掛在照後鏡上,那搭到這種『有跟陰界倒流』的司機開的車,豈不是很危險?」

鍾馗:「若是搭車的人自己也有跟陰界倒流,確實是很危險,這也是我為何會說『有去拜拜、求神、念經…等跟陰界倒流的人,就是瞎掰鬼的死亡候選人』;但是,若是沒有跟陰界倒流—放心,周遭還有『渡畜牲者』(好鬼)的基本維安管制,不可能放任邪靈任意傷害人類。」

這樣我就放心多了,我一邊點著頭,又問鍾馗一個問題:「黑灰氣體團隨便就吸附在動物身上,難道管動物的『渡畜牲者』,就坐視不管嗎?」

鍾馗搖著頭、無奈地說:「邪靈當然是違法去侵略動物軀體,但是『渡畜牲者』抓不完呀!所以說『渡畜牲者』是陰間的苦力,每天有做不完的工作,而且責任重大,犯了錯就得投胎畜牲;就連我們『風雲道者』也是兢兢業業在工作,哪來的神仙、天堂?宗教老是掰這種哄騙人類的鬼話。」

說到『貓』是最常被邪靈(黑灰氣體團)利用的動物,我想起當兵時專職代班站彈藥庫的哨,那個「鬼」出現之前,也都有一陣貓嗥。我問鍾馗:「我當兵站哨時,女鬼出現討饅頭之前,都會先有貓出現鬼叫,是不是瞎掰鬼利用黑灰氣體團附在貓身上,在嚇唬人類?對了,瞎掰鬼可以發出聲音說話嗎?」

鍾馗:「沒錯,邪靈要搞鬼嚇人,貓的行動力最常被黑灰氣體團利用;貓可以跳躍到高處,敏捷躲藏、發出異響,搭配『瞎掰鬼』現形變化形體,就足以驚駭嚇人;至於聽到鬼講話,那是一種電波,直接放射給人類,纏黏到【人類的心靈磁流魂體】之電磁波,所以若多人在場,未必每個人都聽得到,是【人類心臟跳動的氣流(心靈磁流魂體)之電磁波】,剛好纏黏到瞎掰鬼放射過來的電磁波,就【感覺聽到】鬼說的話。」

鍾馗看我似乎聽得一頭霧水,又補充說:「最簡單的比喻,如同電話、手機,為何可以聽到千里之外傳來的聲音?那也是透過【電磁波】的傳輸,只是媒介在話筒裡讓你聽到,也把你講的話傳過去給對方。聽到鬼講話的人,也是瞎掰鬼針對【人類的心靈磁流魂體】,放射電波傳輸過來。如同【作夢】的原理,元老你以前有一陣子不也是在睡夢中,被一大堆神明(菩薩、三太子、關公、佛祖等瞎掰鬼)纏身,跟你勸說,要借用你能接觸祂們的能力,合作濟世助人—也是這種情形。」

這樣我懂了,我也補充:「好險我一直不相信有神這種東西,才沒被那些『瞎掰鬼』騙了!」

我又想到幾個問題:「難道動物中,只有貓最倒楣會被邪靈附身利用嗎?還有,除了黑灰氣體團,『瞎掰鬼』會不會附身到動物身上?」

鍾馗:「邪靈當然也會附身其他動物,而且有些『瞎掰鬼』吸不夠磁流用,也會去吸附在動物身上,利用動物吃食產生的磁流而生存。」

聽鍾馗講到這,我猛然想起十多年前,在花蓮當兵、退伍的前一天,我去伯父家見到的恐怖怪事……

那是退伍的前一天,我還在休假中,就去伯父家走走,順便向伯父告辭。到了下午,伯父叫我回營之前去果園採一些柿子,明天好帶回台北。

我吹著口哨、拿著「ㄍㄚ ㄐㄧ」尼龍袋(就是現在的『台客袋』),腳步輕鬆地往山上的小徑走,鋪滿石子的小徑,兩旁都是綠油油的野草,放眼望去前方矗立的石頭山,光溜溜的岩石,寸草不生,形成強烈的對比。

走了大約十幾分鐘,就看到伯父家的柿子園;出了柿子園,有一條橫跨的小山路,山路旁是幾座墳墓;在石頭山的山腳附近,大概只有這塊無法耕種的土地,可以拿來物盡其用葬死人吧!

我挑了一棵看起來柿子最多的果樹,把尼龍袋丟在樹下,就開始爬樹;這棵柿子樹很高,正在爬著—就聽見附近傳來群狗發出如狼嗥地叫聲(俗稱「吹狗螺」),突然,看見伯父家的黑狗(小黑),像箭一樣「咻—」地竄過柿子樹下,奔竄到前面的山路旁,我正好爬到柿子樹的高點,就在樹上看著相隔約二十公尺外的狗群集會。

我數了數,共七隻狗,聚集在山路旁的墳墓,牠們全都擠到一座新墳前,用前爪拼命挖墓碑前的泥土,我疑惑地瞪大眼看著:「這些狗挖墓碑要幹麼?」

 

很快地,墓碑前被狗刨出一個坑,然後那七隻狗都停止了挖掘,全部轉身走到靠我這邊的山路,我看見每隻狗的雙眼,都透著慘綠色的光芒,心裡毛毛地,這些狗是中邪嗎?

怪了!那七隻狗,居然排成一個縱隊,然後每一隻輪流著,以很快的速度助跑、衝刺、用狗頭去撞墓碑!撞下去只會哀哼一聲,就爬起來跑回縱隊尾端排隊,就這樣一隻接一隻……看到這麼詭異的情景,恐懼感油然而生,我的頭皮在發麻,有點耽心若現在出了聲響,會不會引起牠們轉移目標,來撞我這棵樹?

那些狗輪流撞著墓碑,我數著小黑撞的次數,大約牠們撞了四輪後,墓碑就倒了!

接著,七隻狗發狂似地湧上墳堆,開始用前爪掘著土、速度飛快,不一會兒就把棺材上掩蓋的土全挖開來,露出棺材……我驚覺牠們是要挖死人!因為牠們又開始排成縱隊,像剛才那樣輪流去撞棺材!於是,我拔下樹上的柿子,用力朝這群中邪的狗砸過去,一邊砸還一邊大聲咒罵:「瘋狗!瘋狗!」企圖想阻止牠們。

砸了十幾粒柿子,我發現自己徒勞無功,因為那七隻狗完全不受影響,好像我砸在牠們身上的柿子是棉花,牠們連驚動也沒有,依舊一隻接一隻,排隊輪流、猛力地去撞棺材的頂蓋—小胖這輩子鬼怪也見過不少,真的沒看過這麼讓我毛骨悚然的怪事,我也停下丟柿子的動作,噤若寒蟬地躲在樹上……

終於,在這群狗強力的撞擊下,棺材的頂蓋鬆脫了,那七隻狗還在繼續排隊,用狗頭猛力撞擊棺材,我想再過不了多久,牠們就會撞開棺材了;此時太陽已經有點西下的方位,(我看了看手錶)快四點了,我伸長了脖子東張西望,看看是否周遭有經過的農人,卻見不到一個人影—這才發現,樹的葉子都在微微震動,周圍的空氣,好像有某種磁場,怪異地壓悶著……(頓時、我冒了一身冷汗,連衣服都濕了。)

 

 

果然,棺材蓋被撞開了!那七隻狗又一湧而上,推掉棺材蓋,狗頭探進棺材裡,把屍體拖了出來!我目瞪口呆地看著牠們在撕咬屍體,大略看得出來是一具女性屍體、身長約五尺,被七隻像野獸般的狗撕扯、拖拉,一路拖進石頭山上的岩石堆後……(我也不敢跟去看。)

看著那群恐怖的狗消失在岩石之間,我才敢趁機爬下樹,抓了尼龍袋、狂奔下山!

回到伯父家,伯父驚訝地看著我空空的袋子說:「你怎麼沒採柿子咧?」

我驚魂甫定地說:「我遇到七隻狗在挖墳墓、吃死人咧!把我嚇死……」

伯父說:「前天才出殯的那家,哎呀!那片石頭碎片地,一定是埋太淺了;時常都有野狗會去挖新墳,我去工作也有看到過兩次,一次是鋤頭拿了快跑;一次是爬到樹上躲好久哦!」

我也很訝異伯父的習以為常,就問:「這裡的野狗怎麼這麼恐怖?你們不會怕嗎?」

伯父:「因為這附近除了種水果的農地,其他都是岩石的石頭山,山上也沒什麼獵物可以給野狗吃吧?所以牠們才會挖墳墓吃死人……」伯父才正說著話,小黑就從那條小徑飛奔下山。

我指著黑狗大叫著:「你家的小黑也有去挖哦!」伯父把小黑喚到跟前,拿了狗鍊拴住牠,然後拖到水管前,大開著水朝小黑噴洗,還唸唸有詞地罵著牠:「你竟然跑去吃死人?臭死了!今天你免想吃飯了……」

我心想,小黑應該吃得很飽。

告別了伯父,我趕緊趁天還沒黑,下山回營區。

鍾馗聽了我講的「瘋狗撞墳墓」事件,就說:「那些狗是被『綠野鬼』附身了,靠著狗的軀體去吃人肉,產生磁流好給綠野鬼吸,這是在荒郊野外、人煙稀少的地方,邪靈找不到足夠的磁流吸,就會用這種方式去得到磁流。」

 

我問:「那些邪靈若沒有磁流可吸,是不是會餓死?還是會退化?」

鍾馗呵呵地笑了出來:「你想祂們會有可能沒得吸嗎?最起碼山裡、水邊還有很多動物的磁流可吸,再沒有動物,祂們也會抓『黑灰氣體團』來吃,所以不太可能會『斷糧』,更不可能會餓死。不過祂們也會有『靈根萎縮』的情形產生,只是那必須是很長一段時期完全沒吸取磁流才有可能。還有,靈根越長,需要的磁流就越多,如『綠野鬼』已經長到發綠光,就需要更多磁流,才會有如你所見的狗吃死人肉事件。」

我疑惑的問鍾馗:「假設人類遇到這種被綠野鬼附身的『狗』,會不會成為狗的食物,被狗吃掉?」

鍾馗:「有可能喔!因為山區『渡畜牲者』較少,可能來不及出手保護人類的安全,頂多事後追捕犯規的邪靈;不過,有『跟陰界倒流』的人,若遇到這種事,是被邪靈抓交替,死不足惜,只是和邪靈交換考場,去投胎魚蝦當食物類。」

我慶幸地說:「好在我那時候有樹可以爬,沒有成為邪靈的大餐。」

 

◎講到這種邪靈利用動物來害人的事,我想起小時候住大龍峒,我家外面有一個水井。二伯母就是為了一隻鳥,差點淹死在井裡。根據她自己以及目擊者七叔的說法都一樣:有一隻色彩豔麗的鳥,就停在她的前面不遠處,既不怕人、也不飛走,有人走近、鳥才跳一步,於是她追著想抓那隻鳥;沒想到追到水井邊,伸手一捉—鳥就不見了!失去平衡的二伯母竟直接栽入井裡!幸好是站在閣樓窗戶邊抽菸的七叔,目擊了二伯母在追鳥的過程,所以他一看到二伯母栽入井,趕緊衝下樓呼救,也是七叔把喝飽水的二伯母救上來的。

我問鍾馗:「這種情形,是不是被鬼牽去?」

鍾馗說:「這種事常發生在山林、水邊,綠野鬼、瞎掰鬼或綠鬼氣體團,都會用變幻的動物模樣,引誘好奇的人去追祂,再陷害人類不慎掉入危險的地方,或身處險境也沒警覺,因此而喪命。不過,這種能變化外形的鬼物,都只能離地三寸行動,所以人類會發現,鳥竟然不飛,只是在前面走跳,有些人就以為這隻鳥不怕人,應該很好抓而去追。這是邪靈的陷阱。所以,人類要記住—【在野外,不要好奇去追動物】—除非人類是打算抓牠來當食物,那在追的過程,就要警覺周遭的環境安危。」

「我也曾在林口長庚醫院刷油漆,晚上都住在工地。有一晚,工人約要一起去吃宵夜,我們共騎一台機車,騎在路上居然看見前方有一隻野兔。野兔被燈光照射到會呆楞在原地,所以我趕緊跳下車想去抓牠;那隻兔子就很怪,我快抓到牠時,牠才跳,也不逃,就這樣一抓一跳,好像在等我似地,我只想著—『這隻抓到待會就可以宰來吃』,就追著牠跑…竟然這樣沒看到有貨車的燈光,也沒聽見朋友大喊『有車子來了』的呼叫,就差那麼一點—在貨車高速撞上的前幾秒我發現有車!身手敏捷地閃到路邊,那輛貨車連煞車也沒有地呼嘯過去!」我喘了一口氣:「我和那個工人都嚇掉半條命了,差點我就為了一隻兔子被貨車撞死。」

鍾馗:「所以說,人類在遇到想抓的動物時,假如動物的反應是不正常的,譬如元老追的兔子,有人要抓牠,牠竟然不逃,這就是反常;這種情況下,就要警覺,停止去追那個動物。」

說的也是,我那時也疏忽了。

我又問:「有時在荒郊野外,明明是很熟悉的路,卻突然找不到方向,像迷路一樣,民間說是『遇到鬼打牆』,現在我知道鬼是不可能打牆—這是不是瞎掰鬼變化了形體,遮掩、誤導人類行走的指標物,害人迷路呢?」

大約是十六歲時,我包了一個油漆工程,是在內湖的五指山山區,一個別墅社區的油漆工程,足足做了好幾個月。我在別墅的屋頂上,看到附近的山林間,有個漂亮的水潭,心裡便打定主意,等油漆工程做完,我要去那個水潭釣魚。

等到油漆工程結束,我就找了一天不必工作的日子,一大早八點多到達社區門口,我把腳踏車寄放在管理員那裡,背著釣具、麵包和水,跟著山林小路走上山,大約走半個多小時,終於抵達水潭。

我迫不及待地在潭邊挖了一堆蚯蚓,就放下釣餌等著魚上鉤。

這個藏在山頂的水潭看起來很幽靜,旁邊都是茂密的樹林,只有上山走的這條小路為出入口,我繞了水潭一圈,也沒有找到其他入口。大概是人煙罕至,魚很容易上鉤,我釣了很多種魚:有吳郭魚、鯉魚、咕呆魚、泥鰍、蝦子……上鉤的速度很快,我釣得很盡興,不知不覺就釣到下午,看著太陽已歪斜到西邊,我瞄了一下錶,哇!竟然已經五點了!

我趕緊起身收拾釣具和漁獲,準備下山回家。提著沉甸甸的魚袋,我得意地想著:找到一個釣魚的寶窟,魚的種類又多又好釣,下次再來釣吧!

咦?怎麼走到我『以為』的入口小路處,竟然是茂密的樹叢?我明明記得今天我挖蚯蚓的地方,這棵大樹旁,離出入口的小路不遠啊!回到我挖蚯蚓的土坑邊,我再次確認我記得的座標。沒有錯啊!我又半信半疑地走過去『原本應該是有條小山路』的地方,卻真的沒有路,只是濃密的樹林和草叢!我狐疑地繞著水潭再走了一圈,仍然找不到上山時走的小路!

我仔細地慢慢走,試圖找出蛛絲馬跡,不可能入口會平白消失啊!太陽已經下山了,原本靜謐可愛的水潭,在逐漸昏暗的夜色裡,變身為籠罩陰森黑紗的死寂怪潭。我撿了一些樹枝,邊走邊做記號,想試著用地毯式搜索,找到下山的路。

等我繞完水潭一圈,回到起點,居然真的完全找不到小路!此時,天已經完全黑了,我心裡有點麻麻的,但是隨即理智告訴我:不要慌,大不了等明天早上再找路。於是,我又沿著剛才做的記號,繞著水潭走一圈,把樹枝都搜集起來,準備當柴火。就著星光,我看了手錶上的時間,已經是晚上八點多,我竟然在這個潭找路繞了三個小時之久!

我找了一個背後有岩石的地方,做好露宿一晚的準備。我掏出口袋的打火機(幸好當油漆師傅的我,為了讓外表看來老成些,隨身都有帶香菸和打火機),點著了樹枝,升了一堆火,又拿了魚袋裡的兩條吳郭魚,用樹枝插著放到火邊烘烤。(我十三歲就常常自己划著王伯伯送我的船,從淡水河出海去釣海魚,經常都是單獨一個人在海上過夜兩三天,所以單獨在這山上過夜,我一點也不害怕。)

既然回不去,乾脆就來釣個整晚吧!我就著火光,在水潭邊,繼續拋竿下餌;魚仍然是一條接一條地上鉤,大部分都是泥鰍,到後來連蚯蚓也用光了,才罷手。

為了維持營火的燃燒,我把周圍找得到的樹枝都搜括一空,山裡入夜真的很冷,是不能讓火熄滅的。夜裡的山谷,有不明的飛蟲走獸,在陰暗的叢林裡,不時發出騷動的聲響。我一邊吃著烤魚(沒鹹味,不是很好吃),一邊玩著魚竿打發時間,還得不時加柴薪到火堆裡,所以我只能背靠著石頭打盹而已。

早晨四點了,天空終於露出魚肚白,我跳起來,沿著水潭再仔細找一次,竟然還是沒看到那條上山的小路!昨晚我想了一整夜,就是想不通,明明我記得只有一條小路,位置就在我燒營火的旁邊,怎麼可能會突然消失呢?

我不死心,看著我挖的蚯蚓坑,旁邊是一棵很大的樹—我決定爬到樹上去看看!

等我爬到高處,往四周一看—這、這、這可玄了!入山的小路明明就好好地在這棵樹旁邊、我燒營火的位置旁!

我火速地從樹上下來、迅速地收拾釣具和魚袋,深恐待會路口又消失似地,飛奔下山……

從山上走下來,不到二十分鐘,我到社區管理員那要牽我的腳踏車,把管理員嚇了一跳!

他說:「你怎麼七早八早來釣魚?啊!你該不會昨天沒回去吧?我還想說你的腳踏車怎麼還在!」

我卸下重重的魚袋,釣了一晚袋子裡是滿滿的魚,我說:「我是找不到路出來,一直等到天亮,爬到樹上才發現山路就在我旁邊而已。」我把魚送了幾條給他。他一邊拿著魚、一邊瞪大眼驚恐地說:

「可能是鬼打牆哦!之前也聽過有人上山就失蹤了,到現在還沒走出來……」

關於我十六歲遇到的釣魚驚魂記,鍾馗揭開了『鬼打牆』的真相。

鍾馗說:「元老,像這種情形,確實如你所言—是邪靈(瞎掰鬼或綠野鬼)變化成樹叢的形體,讓你找不到原來記得的路口,目的是要讓人類緊張、恐慌,『心跳加速就會釋出大量的磁流』,邪靈就可以好好飽餐一頓;或甚至有人嚇得慌了理智,亂跑亂闖而摔死在山區,就被邪靈抓交替,不過這類被抓交替的人,絕對有『跟陰界倒流』在先,才會遭此毒手。」鍾馗停了一下,故弄玄虛地說:「至於、為什麼你爬到樹上就可以找到路—元老,你知道答案了嗎?」

想考我?我思考了一秒,馬上接口回答:「我知道了!因為能變化形體的邪靈,都只能離地三寸飄浮!所以邪靈就算變身成形體,高度也不可能比樹高。」

鍾馗滿意地笑著說:「正確答案,一點也沒錯。『瞎掰鬼和綠野鬼或綠鬼氣體團』能變化外形,但變身後的身高,再高也跟人類差不多,加上離地三寸飄浮的高度,『身長再長也不會超過二公尺半』,所以你爬上樹後,超越了邪靈能變身的高度,就能找到下山的路。人類若在山區、林間遭遇類似(鬼打牆)的情形,只要記住—【不慌、不怕、人比鬼大,爬到高處、眺望遠處】—自然能破解邪靈的障眼法。」

我親身體悟過『鬼打牆』的詭異,非常贊同鍾馗教的破解絕招:「不慌、不怕—我們人類本來就比鬼高等,幹麼怕鬼?應該是鬼怕我們,因為鬼來接觸人類是觸犯靈界法規,會被『渡畜牲者』抓起來。爬到高處、眺望遠處—我就是這樣脫離險境的。」我點著頭,突然想到:「萬一是海邊或沒有樹叢、竹林的地方,有沒有可能邪靈又搞別的花招害人呢?」我又問了鍾馗。

鍾馗說:「當然邪靈是配合地形變化外形,也會變成大石之類的障礙物;另外有一種情形,就是【有跟陰界倒流的人才會發生的—被附身】。被邪靈附身造成恍神、失去記憶力等莫名其妙的情形,遇到這種情況的人,自己就要警覺—【是否有去拜拜?念經?禱告?信仰宗教?…有做跟陰界邪靈倒流的行為,鬼才會找上你附身】。有些人類在碰到種種靈異怪事時,宣稱他們趕快念佛號或向神禱告,恐怖的情形就消失了,以為是神的力量救了自己;其實是念佛號(經文)或向神禱告的行為,表明了此人相信有神,那麼邪靈會暫停耍弄人類的花招,因為此人已是自願跟陰界倒流者,有了這次的神蹟,未來必定更虔誠供奉磁流給邪靈,邪靈會直接跟著人類回家,長伴左右,這種人的人生必定後患無窮。」

我又好奇地問:「我曾在小時候,去喪家幫忙,打工賺錢,常聽到有人在講,死掉的人會在頭七變成動物回家探望親人,我也親眼看到喪家的屋裡,突然飛來巴掌這麼大的蛾,那應該是邪靈的伎倆吧?」

 

 

鍾馗:「唉!邪靈的詭計真的無所不在,就連人斷了氣以後,還要再騙人類最後一次!若人類有認知〔陰府〕的真相,就會知道人的一生是智慧(靈根體)在修行,軀體如同玩偶一般,死掉的軀體只要火燒一燒,所有儀式都只是民間自創的,跟〔陰府〕執行【靈魂】的審判、循環都完全無關。偏偏人類就被邪靈和通靈人亂掰的一套,給騙得根深柢固,再怎麼不迷信的人,死掉時親人一定會做一場『跟陰界倒流』的喪禮—例如念經、作七、超渡、祝禱、作法事…等儀式,在人類軀體作廢的最後一刻,邪靈還設下恐怖陷阱,讓活著的人自願跟陰界倒流。」鍾馗停了一下,接著又說:「瞎掰鬼編的謊言—『人死後的靈魂會變身動物回家看親人、神像請回家後三天內入屋的動物不能殺,有可能是神明來巡視新家』—種種有關靈異的禁忌和規範,都是邪靈為了自己的生存,對人類所設下的陷阱,就是要讓附在動物身上的『黑灰氣體團』(邪靈),能夠大搖大擺地進入人類住處,而不知情的人類,就這樣對邪靈大開門戶、恭請入門。別忘了重要的驅鬼絕招—【見蟲就殺、見髒就掃】!」

我打了一下自己的頭:「你沒提醒、我又忘了!『黑灰氣體團』最會卡在蚊蟲或其他動物身上,藉著動物軀體的掩護,溜進人類的住宅,等人類熟睡時,再出來吸人類的磁流……」所以有養貓的人,可得注意了,不但要常幫貓洗澡,更重要的是主人不要去跟陰界倒流!否則帶回家的邪靈可是會「害人害貓」啊!

 

 

鍾馗一本正經地說:「元老,用說的,人都會忘記;這些真相就全靠你把它寫出來,否則人類十個有九個半都被邪靈的詭計騙到死,每個人都是死亡後要去投胎魚蝦、畜牲動物時,才知道生前的『宗教信仰』是惡鬼的陷阱。今世你的任務就是要把這些真相寫成書冊,推廣到全世界,讓人類知道真正的陰陽靈異及生死內幕;該動筆了……」

「寫書哪有這麼簡單!」我嘟囔著,每次來就是催我寫書,我根本沒上過學、也不識字,不是在強人所難嗎?好久不見鍾馗,我也不想為寫書跟祂不愉快,就回祂:「再說啦、再說啦……我現在一大堆雕畫訂單都還沒趕出來,哪有空去學人寫書—」我趕緊轉移話題,又問:「對了!你不是說邪靈變化形體再高,也不會超過二公尺半?那長頸鹿和大象的靈魂,不會像牠身體這麼高大嗎?」

 

 

鍾馗沒好氣地說:「元老,你是來亂的唷?」祂抓抓頭,有點無奈的樣子:「長頸鹿和大象這種大型的特殊軀體,會投胎這兩種動物的靈根,都是特殊安排的,通常死後就要直接去投胎『印度人』了。絕對不可能有長頸鹿或大象的靈魂當逃靈—都可以當人類了,誰要逃?所以也不可能有需要幻化成長頸鹿或大象模樣的靈根,靈魂是不可能有像這兩種動物高大的外形顯現。元老,你不要故意轉移話題,要開始動筆了……」

說完這番話,鍾馗就消失了。

算祂識相。

TBC……  

全站熱搜

漂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