祂說:「太陽是如同『磁浮列車』,吸磁懸浮在軌道上運行,而這個軌道是『磁流導電質體的軌道』,是由太陽星君駕駛飛碟(流星磁體船)去打造的軌道,而太陽以吸磁的方式循軌道繞行天地五界,因為是懸浮在軌道行進,所以攝影鏡頭永遠朝下拍攝中……喏!你們看,現在已經運行過了四個小時,太陽已經往天地五界的第一界日月界前進囉!」

此刻我們即將進入「天地五界」的第一站:日月界。我突然震驚地發現:螢幕上我們『人類居住的大地』,竟然不是電視上播的「地球衛星照片」那種—它不是球體狀!而是平面的圓形大地!

我指著螢幕問待在民間也夠久的鍾馗:「你應該有看過民間的電視,我們人類住的『地球』,怎麼是這樣?」

雖然我沒讀過民間的書冊,但也在電視新聞看過「地球的照片」,我也很訝異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差異?

鍾馗說:「民間人類確實對天地五界的探索是『瞎子摸象』,因為人類的研究工具根本無法到達『日月界』,所以要你親身遊歷一趟天地五界,將真相公諸於世。」

說著,鍾馗又針對沒讓我讀民間書的事情做解釋:「元老,特意沒讓你讀小學、不識字就是因為如此,學校教的、電視上看的資訊,有一大堆都是民間人類搞錯的,世世代代『積非成是』,若是讓你去讀了書,可能你得先花個幾十年說服自己,扭轉學校、社會從小紮根的東西,可是很難、很難啊!」之前曾經投胎執行書冊的風雲道者,好多都是如此掙扎不過,寫不出真相,而宣告失敗。

歐魯也說:「元老,以陰府定義的『地球』,是包含『天地五界』—日月界風雲靈界海底浮島界水陸界沼泥界—的整個『宇宙地球』;其實民間科學家所稱的『地球』,不是球體,是圓形的平面大地,它是天地五界中的第三界。」(如圖示三)

此圖示,是天地五界(由上而下)的概略表示圖,各界的工作修行者附述如下:

※第一界:日月界—太陽星君。

※第二界:風雲靈界—風雲道者。

※第三界:海底浮島界—人類和渡畜牲者。

※第四界:水陸界—動物(蟲、魚、鳥、獸…)及植物。

※第五界:沼泥界—細菌。

此『宇宙地球』外層,是太陽燃燒所產生的廢氣霧體,稱之為「護罩的輻射霧體」—是劇毒的熔化池;此護罩霧體如蛋殼般把整個『宇宙地球』包裹起來,任何物體都無法穿越,包括太陽或飛碟,若是穿越,也照常熔化毀滅。

我看著螢幕上的大地,仍然感到不可思議:「可是,電視播出來的還是衛星照片吔!照片拍下來的就是一粒球啊!難道那照片是假的?美國人不是有太空梭,都可以上太空照相了嗎?那些照片是哪裡來的?」

歐魯說:「元老,我可以百分之百告訴你,民間人類的衛星或太空梭根本到達不了風雲靈界日月界,頂多只有到達在第三界和第二界之間的高度,絕對不可能拍得到人類居住大地的全貌!至於照片是怎麼來的,我可以斬釘截鐵告訴你—是人為做出來的。」

我又問歐魯:「這麼說來,是美國的陰謀囉?在新聞中老是會報美國太空總署拍到什麼、在太空又發現什麼,全都是假的?還騙了全世界人類,所有學校教育都採用美國掰出來的版本!」

歐魯說:「這一次趁著元老在民間執行書冊的機會,大家要求你繼續留在民間,寫出【天地五界叢書】的原因就在此。若沒有真相揭露在民間,『科學的謊言』和『宗教的謊言』,不知道在民間吹牛皮要吹到什麼時候!吹到最後,牛皮破了,必定是兩敗俱傷。」

我苦惱的說:「這下我不僅和宗教對立,張國松現在連科學家、學校教育也摃上了,叫我寫這些,必定被人說我是胡言亂語。」

說到這,我突然靈機一動,向歐魯說:「這太陽是高科技,你這張地皮的畫面可以印一張給我嗎?我拿回去當證據,寫出來才會有人相信。」

「噗哧!」鍾馗笑了,祂說:「元老,你忘了,在陰府完全沒有紙張這種東西,都是以電磁波傳訊,何況你回去的靈魂是氣體要怎樣帶呀?」

歐魯也說:「若是可行,我老早就搭飛碟去丟晶片給你了,就是民間的機器也接收不了我們的電磁波。」

「唉!」我又苦惱了,幹麼人類要掰這種自己根本摸不到邊的謊言?又幹麼要我去攬這個苦差事?我說:「人類科學再怎麼亂掰也無傷大雅吧?就算人類說太陽是三角形,也對人類沒啥大礙吧?我非得去寫這一塊嗎?」

歐魯嚴肅的說:「元老,美國狗者為了誇示自己強盛的國力和優於各國的軍事科技,才會在宇宙太空這方面亂掰、作假;雖然人類被騙,看似無傷大雅,但是這其中產生很多危機—第一、探索太空發射的器材會破壞天體,造成輻射菌散落到民間,產生瘟疫的災情;第二、人類花時間、金錢在探索研究太空,以為『還有別的星球可住』、『有外星人要攻打地球』等之類的謬論,有人花一輩子在研究這種莫須有的謬論,還當了科學家、博士,結果到死亡回界,才知道白活一場;不小心有誤導人類正確修行觀念的科學家,還得投胎當魚蝦、畜牲!所以,你若不寫出來,人類世界會一片混亂—宗教也騙、科學也騙。」

好吧!為了人類的子子孫孫,我硬著頭皮也要寫啦!

講了這麼久,我突然發現螢幕上外面的世界是一片火海、處處紅光!

歐魯也連忙說:「顧著講話,我們不但已經過了第二界風雲靈界,現在已經來到第一界日月界囉!」(如圖示四)

「哇!」鍾馗也發出讚歎,說:「日月界原來是到處火團、紅通通的世界!」

歐魯:「沒錯,日月界是太陽燃燒的工作場,這就是太陽繞著『磁流導電質體的軌道』(如圖中虛線),運轉到最高境界的浮平區域。在這裡,太陽會將提煉二氧化碳後產生的雜質排放在外,所以日月界是太陽提煉宇宙的二氧化碳、燃燒排放垃圾團的工地處。」

鍾馗好奇地指著畫面中,日月界處處可見的燃燒物體:「這就是你所說的垃圾團嗎?為什麼它得一直燃燒呢?」

歐魯點點頭說:「這種排放的垃圾團,先是纏黏在太陽外殼燃燒,會硬化成為石灰團,這種垃圾團含有多量的輻射毒素,必須以燃燒的方式處理。等硬化成為石灰團後,就由飛碟去清除,脫落飄浮在日月界,大大小小會吸纏聚成一大團。這就是民間有時所見稱為『彗星』的景象—其實是燃燒的垃圾團。」

我問歐魯:「你是說那種劃過天空,拖著長長尾巴的流星?就像我曾在電視上看過播放『哈雷彗星』的影片,都是這些垃圾團嗎?」

歐魯說:「是的,這些掉落在民間、燃燒中的垃圾團,就是民間人類所說的『流星』。這些垃圾團飄浮在高空,等堆積多量的時候,太陽星君就會駕駛飛碟去帶動,把它拖離日月界,降落在沼泥界,去侵蝕『輻射的毒素』,這是要長期的等待氧化去除乾淨後,太陽星君會再以飛碟把它推上水界,日後成為民間的『島嶼』—這就是民間地皮的產生來源。」

我問歐魯:「既然是用飛碟拖到沼泥界,難道不會被人類看到嗎?拖下來的垃圾團應該非常巨大,這麼大一團東西從天上下來,民間的雷達或飛機,難道不會發現?」

歐魯:「飛碟作業的途徑都是在沙漠或無人居住的蠻荒地帶,當然若真有人類必能目睹,只是機率不大;且大部分會在民間的白天作業,較不容易被察覺。至於雷達、飛機,當然也會發現,只不過人類會稱之為不明飛行物體。」

此時,我看見螢幕上,外面有幾架飛碟穿梭在垃圾團之間,便指著說:「是不是這種飛碟?它和我們搭的飛碟完全不同,有點像蛋糕,但—是醜醜的牛糞形。」(如圖示五)

 

歐魯說:「這類飛碟是專門在日月界、靠近太陽外殼在執行工作的飛碟型式之一,專門在清理太陽外殼的雜物,以及拖離太陽燃燒後的垃圾團。」

這種飛碟的出入口是在頂端,底盤下方有飛碟起飛及降落的噴氣孔;飛碟機身閃爍的燈火是鑽石雷射光,外殼有多處噴氣孔,是用以噴發高壓氣流,去吹除太陽外殼的雜物。飛碟在清理太陽外殼的雜物及拖離垃圾團時,必定多少都會發生擦撞,所以這類飛碟的外觀都是坑疤不平,看起來醜醜的。

我們正專心地看著外頭的飛碟在工作,它們用很強的氣流噴落燃燒中的垃圾團,有些脫落的垃圾團比飛碟還大,整個火球還撞上飛碟……

鍾馗問:「會不會撞壞飛碟?」

歐魯說:「外殼的受損當然在所難免,所以修補飛碟和太陽也是太陽星君的工作哦!」

我也問:「垃圾團有大有小,是不是飛碟的型式就會不同?」

歐魯:「這種拖垃圾團的飛碟有大有小,視垃圾團的體積而出動;有時是一架飛碟就大如球場,有時是數架飛碟一起作業—這也是天下民間的人類,偶爾看到天空有飛碟集體出現的景象。」

「飛碟要怎麼『拖』垃圾團?尤其要拖到沼泥界,是很長的距離吔!」鍾馗好奇地提出疑問。

垃圾團在第二界(風雲靈界)以上,都是飄浮的燃燒物體,飛碟會先噴以高壓氣流『把垃圾團推移到適當的地帶,再以飛碟壓在垃圾團上面的方式,將垃圾團往下推;推到第三界(海底浮島界)上空時,垃圾團就會自行墜落』,大部分都是掉在沒有人煙的大海區域,或是掉在無人的沙漠,自然風化成沙。」歐魯仔細地解說著……

我也很認真地記下祂所說的一切,入禪後要把這些所見所聞寫成草稿,說真的,我光用想的就覺得可怕,所以我用分類記憶的方法,依照天地五界,一界一界地把所看到的事物,有系統地記憶,免得我書還沒寫,自己先腦神經衰弱!

說到日月界(如圖示六,宇宙天體中最高的浮平區域),這裡只有三個主角:「太陽」、「飛碟」和「垃圾團」。此界為太陽運作燃燒提煉的垃圾場,是處於高溫燃燒的界區,只有太陽和飛碟可以進出。

此界工作的修行者,就是「飛碟」和「太陽」內的太陽星君—人類稱之為外星人太陽星君操作太陽運轉,吸收天下民間所排放的「二氧化碳」,提煉磁流物,才能不斷地產生「太陽能和氧氣」,保持「宇宙地球」內所需要的磁流能量(太陽能和氧氣),維持足量;且太陽本身循「磁流導電質體的軌道」而行,電力的來源就是「太陽能」。

太陽星君的來歷,也是人類死後的靈魂往上界修考的;拿鍾馗為例:『祂是三百多年前的中國官員』,因為有努力工作整修社會,生前也「不拜神不拜佛」,沒有宗教信仰(拒絕跟陰界倒流),所以死後在臺灣任職渡畜牲者,工作盡責、智慧靈根結晶成長後,才上考風雲靈界,進入【八卦門】,成為風雲道者;而祂的修考目標就是日月界太陽星君

(我要寫出【天地五界的叢書】,重點就在揭露「天地五界」的存在、及各界修行者的工作職責,順便表明宇宙沒有『神』這種職位存在,民間「所有宗教」的主張都是假的,「所有宗教」崇拜的『神』,根本不存在;而所有人類接觸、感應的靈異之物—都是逃避工作修考的邪靈(壞鬼)。真正在執行、管制、保護人類的好鬼是:渡畜牲者風雲道者太陽星君;而好鬼絕對是遵守法規不會接觸人類,更不需要人類膜拜!)

我問歐魯:「關於日月界的描述,我還需要補充什麼嗎?」

歐魯指著螢幕上,外面正在燃燒的垃圾團說:「這些日月界燃燒的一片火海,對人類還有一項非常重要的功能—給第三界『人類居住的大地』維持溫度和光線。光靠一顆太陽的運行,是無法控制『四季』的變化,『春夏秋冬』就是靠日月界的高溫和風雲靈界的『黑雲板塊』,以及太陽的運作,才會產生『寒冷、炎熱』的季節差異。」

風雲靈界的『黑雲板塊』?那是什麼?」我聽到這句陌生的名詞,趕緊向鍾馗詢問。

「這個我就熟了,讓我來解釋……」鍾馗看著歐魯

歐魯笑著說:「太陽現在循著軌道,即將進入風雲靈界(第二界)囉!」(如圖示七)

果然過了幾分鐘,螢幕上的火海就遠離了,取而代之的是美麗的七彩景象:銀白的靜磁流質(雲海)一望無際,處處閃耀著如彩虹的絢麗光彩,真是美呆了!我說:「風雲靈界這麼美!但是怎麼沒看到你說的『黑雲板塊』?風雲道者又在哪裡工作呢?」

鍾馗說:「元老,你現在看到的七彩景象就是風雲靈界的『靜磁流質體』,它是流動的,我們稱之為『銀河』;其實也可以說是風雲靈界的『天空』。至於『黑雲板塊』是風雲靈界的『黑雲浮移磁區的地皮面』,就是比喻為風雲靈界的『地皮』;它是由浮移軌道所形成的『八卦板塊』,所以是可以規劃移動的板塊。」

太陽運轉到此處,不會作任何停頓,所以鍾馗必須把握短短的時間向我簡介螢幕上所見的風雲靈界

鍾馗又說:「風雲道者是在『黑雲板塊』上活動、工作,這個黑雲板塊之所以稱之為『地皮』,它可不是輕飄飄的氣體哦!『黑雲板塊』是結實的,質感如同民間的『浮石』,才能擋住來自日月界及太陽的光與熱。」歐魯操作著按鈕,把黑雲板塊的縮影圖顯示在螢幕上。(如圖示八)

鍾馗繼續向我解說:「黑雲板塊在風雲靈界是稱作『八卦板塊』,為風雲道者在執行規劃移動、操控天下所有區域的季節輪轉。這項工作,是風雲道者規劃,呈報上司太陽星君,再由太陽星君駕駛飛碟去移動『八卦板塊』,產生民間的『春夏秋冬』及氣候的變化。」

我問鍾馗:「這樣聽起來,風雲道者最閒吔!你們是在風雲靈界『蹺腳捻鬍鬚』囉!」

歐魯笑著替鍾馗回答:「元老,你這樣講很冤枉風雲道者哦!祂們在風雲靈界得監看民間『所有人類』的區域動態,管理渡畜牲者、接收渡畜牲者的記錄回報,規劃民間各區域的氣候變化;有些地區人類修行不軌—如『好吃懶做、宗教猖獗、嚴重迷悟宗教』的地區,風雲道者就會規劃給予天災的懲罰。風雲靈界日月界的規劃、執行,是密不可分的。」

「原來民間有些地區總是天災不斷的原因,就是這樣啊!」我心想著,以後選擇居住地方要注意這一點。

歐魯直接點破我的心思:「元老放心,有元老在執行書冊的區域,絕對不可能有什麼大災害—除非是元老下令的規劃。」

鍾馗也搭腔說:「臺灣地區是元老在執行陰府書冊任務的發揚地,我們風雲道者在規劃時,都有考量到這一點,不會給元老身處天災的險境。」祂又語帶氣怒地說:「我最嘔的是,看到民間的宗教團體,三百六十五天有一百八十天在辦那種『法會、遶境、祈福』的儀式,根本是被『陰界邪靈利用、害民害己』,還自以為是消災祈福,拼命往陰界邪靈的臉上貼金—大言不慚地自居宗教力量庇佑人民;其實是人類在庇護陰界邪靈!」

講到這一點我也很嘔,陰界邪靈為了阻止我寫出神明的底細,害我吃了不少苦頭!

「我絕對會給人類真正的『真相』,不會給『邪靈』(神明)囂張太久,等著瞧!」此時,我的心中熊熊燒著一把陰陽戰鬥的憤慨之火……

「元老,憤慨之火可以燒一時,但是『執行書冊任務』會有被人潑不完的冷水哦!你可得先有心理準備,別被心灰意冷的沮喪感給摧毀耐心;只要你堅持執行下去,再糟、再壞的處境,我們都會從旁協助,讓任務的困境找到轉機。」歐魯不愧是我在陰府的摯友,總是會點破我的心思。

我趕緊把心思拉回遊考「天地五界」的所見,回民間才寫得出東西。

說到風雲靈界,在這一界的修行者就是風雲道者,祂們是我們人類的上司,真正掌管人類生死、命運好壞的規劃管理者,就是風雲道者

風雲道者的來歷,就是人類。人類生前有付出「士、農、工、商」及「本份職責」,且品德良好、智慧靈根成長者—死後的『靈魂』,就能進入陰府受審,錄取當第二界的風雲道者。這些錄取者會先回到當地陰間地府處領取曾經寄存的『記憶檔案』,並且先在當地加入渡畜牲者的工作,等到有資格到風雲靈界實習時,便會在農曆五月(以臺灣日期對應各國曆法)期間,經由『八卦門』的開啟,被迎接進入第二界『風雲靈界』。

對了!我若要到風雲靈界得搭飛碟才到得了,要搭飛碟就得換穿『軟皮衣』;換穿了軟皮衣,就代表在風雲靈界上工作的風雲道者是實體狀—而『八卦門』開啟進入的靈魂(我在民間有見過),是金色、銀色的光點傳送上界,那是泡染了金色官袍和銀色官袍的靈魂—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:「這些從八卦門上風雲靈界的靈魂,沒有泡染『水銀晶體輻射池』,換穿軟皮衣,難道這些靈魂是以氣體狀進入風雲靈界嗎?」

「哦!不是的!元老,八卦門是『八卦板塊』把『黑雲浮移磁區的地皮面』調整成一個八卦網狀,讓『靜磁流質體』流洩至第三界(民間),接近地皮面,形成一個『磁流導電質體』的通道,吸磁上傳、迎接風雲靈界的新入伍生;這個通道具有『水銀晶體輻射池』的作用,靈魂自『八卦門』進入,自然『磁流魂體』會結晶成為銀白色的軟皮衣,所以從『八卦門』進入的靈魂,也會變成實體狀。」鍾馗回答了我的問題。

歐魯在一旁提醒我:「元老,今天你是隨太陽軌道遊考天地五界,所以無法『中途下車』到風雲靈界參與風雲道者的工作;等下一趟出禪遊考,我和鍾馗再陪你搭飛碟到風雲靈界實地參與執行。」祂看了看螢幕,又說:「太陽是從黑雲板塊的外圍穿越進出日月界風雲靈界,所以我們不會進入黑雲板塊。」

我整理了一下思緒,關於第一界(日月界)和第二界(風雲靈界)的工作者,既然有「上考」,當然也有「下修」:

※第一界的太陽星君,若工作疏失、或違反陰府靈界法規的執行法—就會被降職到第二界風雲道者,或改任陰府內地的內勤職務(如:阿彌道者)。

※第二界的風雲道者,若工作疏失、或違反陰府靈界法規的執行法(如擅自顯靈接觸人類)—就會被降職處分到水界任職渡畜牲者,或者投胎民間第四地形(俄羅斯地區)當人類;違法情節重大者,甚至投胎畜牲動物

鍾馗補充:「元老,風雲道者還有自殺者咧!有些智慧結晶還不夠,意志不堅定的,在風雲靈界工作時,無法忍受風雲道者的生活—沒有民間吃喝玩樂的享受—又不願意『申請自願投胎當人類』,就直接從第二界往下跳,造成魂體破散,雖然不會死,但算是逃避工作職責者,靈根就會被押去投胎畜牲或關入樹木裡。」

我說:「為什麼這麼蠢?不想在風雲靈界工作,可以申請調職,幹麼自殺?」

鍾馗:「剛入伍的風雲道者得在第二界工作滿一定的任期—才能申請調職到當地陰間地府處;這種逃避工作職責而自殺者,就是不想投胎當人類、又無法申請調職,才會做出自殺的愚蠢舉動,算是不配當風雲道者的靈魂,淘汰!」鍾馗比出『殺頭』的手勢。

祂接著又說:「還有些『風雲道者』選在自己生前子孫居住的地區任職,看到自己的子孫受難或挫折,就動了私心—違反靈界法規去幫人類—馬上就被處分革職,被押去投胎當大型動物。」

所以,我常暗示人類,若有機會修考上界當風雲道者(或渡畜牲者亦同),最好別選擇親人居住的區域任職,否則很容易墮入此『動以私心』的處境,很快又得去投胎畜牲

「還有一種情形,風雲道者太陽星君雖然沒有男女之情,但在相處上也有喜怒哀樂,有時工作意見不合,大打出手的情況也會發生;若把靈體損壞—導致對方魂體破裂,磁流會洩出(雖然不會死,修補就會好)—這也是觸犯靈界法規的『毀壞祂者靈體』罪行,觸法的風雲道者會被處分去投胎第四地形俄羅斯冰山雪地處當人類;若是太陽星君觸法,則是降職當風雲道者。」歐魯也補充了一段。

我總結第一界太陽星君和第二界風雲道者的『上考下修』—千萬別以為靈魂當了太陽星君風雲道者,從此高枕無憂,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—靈魂(智慧靈根者)是永無止盡的智慧修考,「天地五界」的循環可比喻:智慧修考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—就算上了第一界,仍然得付出智慧,努力工作,否則一不小心也會淪落下界重修。

看來天地五界中就屬「人類」最蠢,各界的工作者都努力往上界循環,連動物也「努力工作、當食物類」往人類軀體循環;就只有「人類」盡想依賴無形相助,去跟動物的逃靈倒流(所有的『神明』都是動物逃靈),給陰界邪靈利用—這種人類死後都得投胎第四界的水陸動物,等同自願往下界循環。

曾經有人以為:「既然各類宗教、廟壇、道場求拜的都是陰界邪靈,那我改拜太陽星君風雲道者好了……」

我回答對方:「換作你是太陽星君風雲道者,你敢私下幫人類嗎?」天地五界中,正常守法的修考者,絕對不會給人膜拜,也不會私下給你任何顯靈、神蹟;祂們也是在職權工作上盡責,不必你求拜祂們,祂們自然會執行該做的保護與協助。

反而心求無形相助的人,會成為邪靈的目標,邪靈只要給這種人一點靈異感應,人類就以為是神來接觸,成了自願接受邪靈利用的『動物候選人』—死後得去投胎動物!

此時,歐魯打斷我的思緒:「元老,現在位置是第二界『黑雲浮移磁區的地皮』邊緣,也就是在黑雲板塊的外圍;你可以看到外面有很多從日月界沈落下來的垃圾團。」

我看著螢幕上,外面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燃燒物體,這些都是日月界石灰團(垃圾團),有的還透著光(像燒紅後的木碳),是不同色彩的燒焦石灰團—這些色彩跟太陽吸取不同來源的二氧化碳有關。

我問歐魯:「為何這些第一界的石灰團會沈落到第二界呢?這兩個界區是飄浮的界區,日月界的東西怎麼會沈落到風雲靈界?」

歐魯說:「因為日月界的飛碟在作業時,難免高壓氣流會把燃燒的石灰團噴落在風雲靈界,飄浮吸纏在『黑雲板塊』的下層,所以在這黑雲板塊裡,才會點綴了這些色彩不一的燒焦石灰團。」難不成人類以為的『太空』,就是這個沒有重力、飄浮許多石灰團的『黑雲板塊』?難道天上一閃一閃亮晶晶的小星星,就是這些石灰團嗎?

我問歐魯:「美國的太空船真的飛不到這裡嗎?我記得我曾聽說美國有太空人登陸月球,就是那個好像名字叫…叫什麼『阿母很壯』的太空人。」

歐魯說:「民間的科技,飛行器絕對沒辦法到達這裡。頂多只能到達第三界上空頂端和第二界『黑雲板塊』的下層。衛星也無法超越那個高度,因此所拍攝的第三界,都是片段、片段的局部影像,再以電腦系統合成『想像』的球體照片,謊稱為美麗的星球—『地球』。在天地五界裡,根本就沒有任何星球,只有第三界人類居住的大地,又叫『海底浮島界』,是人類的修考處,民間人類還痴心妄想找其他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!看在〔陰府〕眼裡,簡直啼笑皆非。一大堆太空科學家、博士,終其一生在研究根本不存在的地方,跟宗教人士沒兩樣!白活一世。」

我搔著頭,苦惱地說:「還有,根本沒有『月亮』這回事,我還得寫出來吔!」

早在我開始靈魂出竅、接觸鍾馗後,鍾馗就告訴過我:天上的月亮不是人類想像的月球。

原來人類看到天上發亮的『月亮』,在天地五界中,真正的名稱叫做「靜磁流氣球體」。

歐魯指著螢幕,畫面可見在我們所在位置下方,第三界的高空頂端—有一個白色發光的球體,祂說:「這是在民間所稱的『月亮』,實際上它是『白色透明的靜磁流質體』,升至比白雲更高的天空上,吸纏集體造成更密實的一團白色、發亮的『靜磁流氣球體』,它的本質是透明的氣體,會隨著氣流飄移。」

我提出疑問:「民間人類不是有人用太空望遠鏡可以看到月球表面嗎?」

歐魯說:「靜磁流氣球體是透明的氣體,民間人類是朝著這顆透明球體的方位用儀器探索,恰巧所見到的是飄浮在『黑雲板塊』的垃圾團(石灰團),就把這個垃圾團當作是月球。」

我又問:「這個靜磁流氣球體有什麼作用呢?晚上給人類照明嗎?」

歐魯呵呵地笑起來:「也許這是附帶的作用吧!靜磁流氣球體是太陽的電池、儲備的磁流;太陽從沼泥界出來運行的路程,會視情況需求—假如民間排放的二氧化碳量不夠太陽使用,就無法提煉足夠的太陽能(電力)—太陽就會去挪用靜磁流氣球體的儲備磁流;通常是在白天吸取,所以在太陽的強光中,人類看不到靜磁流氣球體被飛碟推到太陽旁邊的情景。太陽會酌量溶化靜磁流氣球體,將磁流質回收進入太陽本體使用。」

我好奇地問:「飛碟把月亮推到太陽旁邊?怎麼推?踢足球嗎?」

歐魯說:「靜磁流氣球體本來是飄浮在風雲靈界的黑雲板塊下層,當吸纏靜磁流質體後,才往下沈到第三界高空,而隨著氣流飄移;當太陽需要補充電力時,飛碟就會去把靜磁流氣球體移動到太陽旁邊;若恰巧是太陽光線較弱的時段,就會被民間人類看到有類似『兩個太陽』的景象。至於飛碟如何推?我可以告訴你,飛碟是直接鑽入靜磁流氣球體去推動的。」

我反問歐魯:「靜磁流氣球體不是氣體嗎?要怎麼推動?」

歐魯:「這說來話長了。當太陽繞轉降落水界區域,會把所提煉的霧體—『白色透明的靜磁流質體』,發射和水纏黏,合體浮流,形成『冰山』。而太陽自出口處浮出地表時,外殼旋轉動氣產生的高溫旋風氣流,會慢慢去溶化『冰山』,再把那些被水纏黏住的靜磁流質體吹到溶化;『白色透明的靜磁流質體』大部分化為白霧氣體,飄浮在空中;此磁流物本身具有磁性,自然會吸纏成團狀—稱之為『白雲』。」

我認真地聽著,歐魯表示,此趟隨太陽遊考,會讓我親眼目睹這些過程。

祂又接著說:「那些白色透明的靜磁流質體,飄浮升至更高於白雲之上的高空,吸纏成『靜磁流氣球體』,也就是民間所見的『月亮』—然而這吸纏的過程也有玄機的。」

我形容說:「是不是就像民間做棉花糖一樣,纏成一大坨?」

歐魯說:「棉花糖要纏成一大坨,不是需要一根竹棒去繞嗎?靜磁流氣球體的成形,也是有一個吸磁的空心膜球,把所有飄浮到此高度的靜磁流質體吸纏集團。這個吸磁球是太陽星君打造的。待會你可以親眼目睹。」祂又操作著按鈕,讓我觀看月亮的局部影像,在散發白亮光芒以外的部分,我看到黑灰色如蜂窩狀的東西,就如同民間所見的「浮石」,全是密密麻麻的孔。

我訝異地觀察它的外表,問歐魯:「這顆球有多大呀?」

歐魯調整了螢幕畫面的縮影比例,回答說:「差不多是太陽的一半大。不過當它吸纏了白色靜磁流質體後,幾乎就和太陽一樣大了;現在它的靜磁流質體吸纏得還不多,所以可以讓你看到裡面尚未被蓋滿的磁球。」

「就像棉花糖,纏越多,棉花糖就會越大坨。」我想起社子市場賣的棉花糖。

祂點點頭。

 

TBC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漂貴妃 的頭像
漂貴妃

漂貴妃的仙窩

漂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