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邊吸著第二瓶磁流,想到歐魯只告訴我「天狗吃月」,漏了講「天狗吃日」的發生由來:「歐老鬼,你忘了講—民間人所看到的『日蝕』是怎麼來的?」

歐魯放下磁流瓶,才說:「『日蝕』,其實是太陽磁球在定期維修『磁流導電質體的軌道』,但是這是很長一段時間才會做的整修。要整修軌道的那天,太陽是不吸收二氧化碳,只在內部提煉吸磁質,來排出修補軌道的磁膜,所以這天光線不如平日運行的太陽那麼強烈;且配合『黑雲板塊』開啟投射日月界的光熱大部分時間人類所見到以為是發亮的太陽,並不是太陽本體,而是日月界的光隨著黑雲板塊的挪移角度投射到第三界,民間看起來就像太陽在運行。」歐魯拍拍臉頰,好像講了太多話,嘴痠了嗎?

我開玩笑地說:「磁流也補了,還可以講下去啦!」

歐魯說:「我今天已連續講了十個小時的話吔!」

不過話說回來,整個電掣台裡工作的太陽星君,比社子市場還吵,『人』聲鼎沸,有的在哼歌、有的在聊天、有的在討論工作,雖然沒有男女軀體的差別,但聲音聽起來好像『女聲』佔了全場。

歐魯又接續話題:「說到『日蝕』,太陽帶著吸磁質隨軌道運行,沿途整修軌道、釋放吸磁質增加軌道的磁力,運行到人類可見『太陽』的軌道範圍,人類就會看到『日蝕』的景象—太陽是以旋轉外殼釋出吸磁質去整修軌道,釋出時會呈現黑影(此吸磁質為黑色的流體),漸漸提煉出磁質物的過程,黑影就慢慢增加;且因太陽是球體在旋轉,人類在民間不同地區、角度視野,看見的黑影範圍就因地而異。自古以來,這種維修都是固定週期,所以人類就可以找到週期而預料『日蝕』的發生。」

我又問:「我記得『磁流導電質體的軌道』是飛碟建造的,為什麼又得讓太陽做這種整修呢?不是飛碟會去修補嗎?」

歐魯:「飛碟的確在平時都會固定去維修軌道,不過這種大整修,得用太陽才行。」

好吧!我終於把疑問都搞定了。現在『太陽』已經運行了十個小時之久,從第二界黑雲板塊邊緣,即將下降到第三界高空。

我看到一望無際的宇宙,點綴了閃爍的飛碟(流星磁體船),作業中的鑽石燈光,摻雜了燃燒的石灰團,真是美麗—咦?這麼多『飛碟』,有沒有可能萬一故障,掉到民間地皮呢?

歐魯說:「元老,『飛碟』有四個引擎,要同時四個壞掉的機率幾乎不可能;而且在這個界區範圍是吸浮性的,萬一真的故障,也會往上浮,絕對不可能掉落民間。會掉也只有在第三界上空巡邏、測量地皮的飛碟才有可能,但機率微乎其微,萬一真的失事墜落,太陽星君的靈體,會馬上由當地的渡畜牲者,幫助回到當地陰間地府處,接受修復魂體;至於軟皮衣會留在地皮自動揮發消失。另外,飛碟是瓷土材質,必定會摔成碎片,人類要發現也難。發生這種事故,太陽星君得接受調查,若是嚴重疏失,會降級當風雲道者,或因此失去記憶檔案者,就得去投胎當人類哦!」

歐魯又操作螢幕,給我看太陽外面的景色,這是靠近護罩的輻射霧體之太陽軌道,下方所見就是第三界『海底浮島界』,又稱『民間陰陽界』(如圖示九)。

第三界就是人類所居住的大地,地皮面下層是浮平的空心底,靠著氣壓支柱在支撐而已。

在此界的工作者是『陽間的人類』和『陰間的渡畜牲者』。人類的出生責任,就是以士農工商的工作及本份角色的盡職去整修社會;渡畜牲者的責任,就是管理動、植物的生長運作,及維護人類的安全,也包括了羈押人類靈魂的出生和死亡。

對照第三界的人類,有男有女,再看到在太陽裡工作的太陽星君,大部分都是女的,我忍不住問歐魯:「為什麼看起來太陽星君都是女的,只有你這個異類是男的,碩果僅存喔!」我環顧著四周,男的太陽星君真是找不到幾個吔!

歐魯鍾馗同時嘆了一口氣:「唉—」祂們互相看了一眼,很有默契地,鍾馗開口說了:「元老,我從當渡畜牲者風雲道者,這三百多年來所見,民間的死老百姓渡畜牲者大部分都是男的;而風雲道者大約百分之八十都是女的;但從風雲道者上考太陽星君的,只有三分之一的風雲道者能上榜。因為女的風雲道者,很容易心軟,偷幫自己的人類子孫,違反靈界法規又去當畜牲了。」

「咦?男的大多數都上不了風雲靈界?是因為信仰宗教嗎?可是說真的,民間愛拜拜的,大多是女性呢!」我不解地說。

鍾馗:「民間的人類,雖然跟陰界倒流的男或女,到死都是投胎畜牲或魚蝦;但是以不跟陰界倒流的族群來講,女性比較會知錯能改;男性幾乎自恃鐵齒,固執己見,不願去放下身段,承認自己的錯誤,錯也硬要錯到死,所以大多數男人死後都沒資格回陰府;而且男人不如女性面對挫折時的堅強,很容易自甘墮落;也因此,大多數的男人,不是當渡畜牲者、就是投胎『畜牲』,好一點的是投胎『女人』重修。」鍾馗稍顯尷尬地說:「元老,你在民間不也體會到了嗎?女人比較能理解〔陰府〕傳達的真相。」

「我那個瘋婆子例外。確實會看懂書的人,大部份都是女人。」我心有戚戚焉地認同鍾馗的說法。

『靈魂』沒有男女軀體之別,當然不可能生殖,風雲道者太陽星君都不可能生小孩,鬼更不可能生鬼—天地五界中,第三界的地皮是個大輪迴盤,從上界(第二界)下來修考的,也得投胎在第三界第四界的動、植物和第五界的細菌,也是在這地皮裡水界沼泥界生殖、繁衍,所以第三界就是一個修考場,只有第三界、第四界和第五界的萬物生者,有『生殖』的能力。

說到這,我問鍾馗:「你之前在當人類時的後代子孫,有沒有修考到風雲道者的?」

鍾馗:「有啊!這是『天地五界』定例互相協助修行的循環;看到自己曾經的子孫,有當風雲道者的、也有當太陽星君的,是很光榮欣慰,回到陰府碰面時,都是相處如賓的感情—領回曾經的記憶檔案後,歷經男、女軀體的修考記憶,會讓『靈魂』不再有男女意識,更不可能有男女感情的感受,也不會有子孫輩份的差異,因為有可能你的兒子五百年前,也投胎做過你的阿嬤咧!」

我又問歐魯:「歐老鬼,你的子孫呢?有沒有上來第二界的?」

歐魯(掩面故作哭泣狀)說:「我在非洲曾經的子孫,早就當土壤去了。」

「喝!這麼猛,直接入土!」我大大地嘆了一口氣:「唉!我也希望這世在民間張國松的子孫,有機會認知〔陰府〕傳達的真相,知錯能改,至少不要去循環當畜牲……」想到自己被一手養大的兒女趕出家門,我也替沒有飲水思源的兒女憂心,死後的審判,『飲水思源』是非常關鍵的審判條約。(尤其是我的前妻—民間不識字的人,真的會輸掉當人的一生。)

歐魯似乎想轉移話題,要我看看外頭的景色:「元老,這個第三界的全貌是從『流星磁體船』(巨型飛碟)拍攝傳輸過來的,我們現在所在位置是美國狗地氣的方位。太陽軌道這裡,都會有像剛才所見崗哨的巨型飛碟,定時巡視『磁流導電質體的軌道』,這裡很接近護罩的輻射霧體,是絕無人跡之處,所以飛碟再大也不會被人類發現。」(如圖示十)

我看著人類居住的大地,這個如同圓盤狀的平面大地,真是張國松的苦修場啊!

歐魯又操作了一下按鈕,讓我看五大地形、十二地氣、十二生肖的種族分布圖;祂說:「人類的種族和國家,〔陰府〕依太陽運行的軌道分成五大地形、五種膚色種族人、十二種地氣國家,且利用動物的多樣化和差異化特性,把『世界各國的人種』,區分成十二種生肖動物特性的地氣國家。」此圖示,即為世界各國所有不同人類種族居住的地皮面。

這是在讓「天地五界」所有品性好壞的修行者,為生死循環有不同待遇的轉換修考地—人類生長的區域與「智慧、體質、形貌」差別高低,有絕對的關連性,在此簡述五大地形與人種分布:

 

 

※(一)「太陽出口處」之地形:膚色—紅種族人,為【美國種族人、英國種族人、法國種族人、德國種族人】等四個正統國家的地帶;此地帶的範圍,有其餘國號,都是有些同種族所分野出去的獨立國。

※(二)「太陽入口處」之地形:膚色—黃種族人,為【日本種族人、韓國種族人】等兩個正統國家的地帶;此地帶的範圍,有其餘國號,都是同種族所分野出去的獨立國。

※(三)「太陽出口和入口之間處」、中國大陸的分布區域之地形:膚色—正統黃種族人,為【中國種族人和種族人】等中國周圍地氣的區域,所有這裡出生的人類種族,不論有無國號都屬於「鼠族、龍族的佔據地」。

※(四)「太陽入口的鄰近冰山雪地處」之地形:膚色—白種族人,為【俄國種族人】的地帶,在此周圍的國家,不論國號都屬於「牛種族的佔據地」。(註:如今在執行《人鬼之戰》系列書籍—臺灣時間一O一年十二月—陰府已將【德國種族人】歸類為『第四地形、太陽入口的鄰近冰山雪地處』。)

※(五)「太陽浮出陸面,排泄磁流廢氣物的邊疆處」之地形:膚色—黑種族人,依『深淺』之別,分成三種生肖種族

膚色—淺色、黑種族人,為【印度種族人、印度種族人】,在此周圍區域,不論國號,都是屬於「猴族、雞族的佔據地」。

膚色—深色、正統黑種族人,為【非洲種族人】,此為炎熱、高溫的整個境域,都是屬於「虎族的佔據地」。

 

 

歐魯說:「這五大地形,十二生肖種族,是〔陰府〕審判人類靈魂,依品性好壞差異,分發投胎不同人種,所以人類才有世界各國不同膚色、種族的差別,且各國的經濟才會有好壞、高低之差。這個『投胎各國人種的作業』,等我們回到陰府再實地遊考,你就會知道更詳細的程序。」

我問歐魯:「為什麼『太陽入口處的地形』是日本豬種族和韓國蛇種族呢?『太陽入口處』明明就離這兩個國家很遠。」

歐魯說:「這個圖示上的『太陽入口處』,是指太陽軌道繞行至要進入『水界』的入口處;而五大地形中所指的『太陽入口處的地形』,是指太陽運行要從水界下降至地皮下層的入口處,也就是太陽要進入沼泥界之處—元老,別忘了,陰府大本營就在日本方位的地底深處。因此,陰府把日本韓國等地帶,歸為『第二地形、太陽入口處』。」

我又問:「那個……右邊一大片都是美國狗種族的地盤,可是『太陽出口處』離美國狗種族很遠吔!你是不是搞錯了呀?」

「我沒搞錯,〔陰府〕的命名法,必定不是以民間外表所見事物來命名的;太陽從日本方位的大海,進入沼泥界後,在人類居住的大地之地皮下層作業,還有十二個小時在工作呢!在沼泥界太陽也是循著軌道運行—修補支撐地皮的氣壓支柱、排放廢棄物……當太陽準備到地表上運作前,必定都會繞行經過美國狗種族方位下的地底深處;在此太陽會稍作停頓,開始排放廢熱氣,這是太陽在換氣,也算是『行前測試檢修處』。確認正常後,再運行至『太陽出口處』浮出地表,又開始一天的運行。」

「喔—原來美國狗種族的那一大片,地皮下面是太陽浮出陸地前的檢測排氣處,算是太陽的出口處,所以才命為『太陽出口處地形』,這樣我懂了。」我這才理解,〔陰府〕對五大地形的命名,必須以陰府作業的立場去取名,不是以民間所見的角度。這一點,將來勢必讓我倍受質疑。(我得記牢一點……)

至此、我對全世界人類種族的分布已有概念。陰府依循太陽運行的軌道,區分了不同的種族、地形—我又問:

「為什麼要說『不同待遇』的轉換修考地?」

歐魯:「元老,就你自己在民間所見,印度非洲地區的國家,人民生活如何?」

「嗯……」我思考了一下,也想到自己在阿拉伯工作一個月所見的事實,我回答歐魯:「這些地區都是天候條件很差,不是熱得要死、就是沒有乾淨的水,而且人民生活很不自由—說真的,『窮』的佔大多數。」

歐魯點點頭,也說:「元老說得沒錯。各地形的區域特產、種族智慧都跟太陽的磁流質有關;這五大地形是陰府規劃排行順序、差別待遇的投胎地。例如元老出生的臺灣地區,是第三地形,被陰府規劃為『人才基因庫』—風雲靈界犯了法而處分投胎當人的風雲道者,得先投胎第四地形俄國牛種族,接受冰山雪地的修考生活,死後若能再轉換當人類,就會安排到臺灣地區投胎;因此,臺灣的人才濟濟,出生在臺灣地區的人,有百分之八十都是曾經當過風雲道者的哦!〔陰府〕在不同的地形,規劃投胎靈魂根者就有不同,所以也產生了各地區的人民智慧差異,經濟發展也會有高低好壞的差別。非洲就是刑罰處,你看非洲總是有飢荒、難民,對照臺灣的生活,你應該看得出差異。」

 

 

原來這是〔陰府〕所規劃,讓「天地五界」所有品性好壞差異的靈魂根者,依修考結果為『生死循環有不同待遇的投胎轉換處』,因此全世界各個國家的經濟,才會有好壞高低之差;同樣出生人類,「為何有人投胎在富裕的瑞士國家、有人卻很不幸地出生在非洲原始部落當土人?」如此差別待遇的出生地,確實是「靈界執行法」在操縱決定的。

在一旁的鍾馗也說:「關於人類命運好壞的『靈界執行法則』,此趟天地五界的遊考結束,回到陰府大本營,我會再陪同元老去參與風雲道者渡畜牲者的工作,就能更清楚了。」祂又提醒我:「元老,你可以觀察民間『十二種地氣國家的人種』,不論長相或性格特質,多少都相似於該代表動物的特色;例如法國馬種族人,長相就很像馬。」

我仔細想想,倒是真的!韓國蛇種族人,就長得很像蛇咧!

我趕緊問:「那我出生的臺灣龍種族人,難道真的有『龍』這種動物嗎?」

歐魯回答了我的疑問:「元老,沒有『龍』這種動物,這個十二生肖中的『龍』,其實是指『龍蝦』。至於十二生肖的由來,說來話長,回到陰府,我再帶你去看【瓷疊塔】的資料,有留存十二生肖的由來過程影像—這是牽涉到人類的生死命運執行法(沖煞年)。」

「沖煞年的十二生肖由來,我有聽鍾馗講過哦!早知道有影像可以看,當初就不必這麼辛苦聽你講故事。」我對鍾馗發了一點小牢騷,當初他告訴我的『龍』,只講了『海龍王』,我也沒問、也不知道是『龍蝦』。

 

 

我又問:「既然臺灣有百分之八十的人,都曾經是第二界的『風雲道者』,那怎麼迷信的人那麼多?『宮壇寺廟』比狗大便還多?」

鍾馗無奈的說:「就是如此,因為羈押靈魂投胎的渡畜牲者,難免會探聽得到投胎者曾經的記憶檔案,就會把投胎者曾當過『風雲道者』的背景給透露了;當邪靈(瞎掰鬼)知情,就特別糾纏,想盡方法拉此人下界跟瞎掰鬼交替。通常這種人類,比較好奇於探究生命與死亡的內幕,就會鑽研『宗教』,卻不知所有宗教都是陰界邪靈設下的陷阱,因此而去跟陰界倒流;虔誠信仰宗教的結果,死後不是投胎魚蝦,就是畜牲動物,稍微好一點的(沒有宣揚傳教,只單純當心靈寄託的人)也得到印度投胎!」祂兩手一攤:「就是這樣,臺灣人成了瞎掰鬼最想騙的肥羊。陰界邪靈把干擾人類正常的修行當消遣,利用殆盡再抓交替,讓把邪靈當神崇拜的人類,死後去投胎小蝦;而邪靈(瞎掰鬼)卻可以自首去投胎大型魚類,接受動物軀體工作修考的循環。那麼,曾經是風雲道者臺灣人,要從小蝦再循環回人類軀體,可是遙遙無期。」

「難怪我所接觸的許多人,年紀輕輕就被陰界邪靈纏成了精神病患……」確實來找張國松求助的人,十個有九個都是能通靈的,剩下那一個是啞巴不會講而已。

我感慨地說:「所以本來是『高智慧者』來臺灣出生當人,卻被猖獗的宗教,害成當龍蝦的食物—臺灣人民面對這種人生的智慧考驗,應該說是『龍蝦種族』人—又『聾』又『瞎』!對於宗教信仰、唸經、禪修者所受的陰界危害,根本視而不見、聽而不聞,還把跟陰界倒流的下場,當成業障、功德做不夠,反而更虔誠地唸經、更虔誠地依賴神(邪靈)救贖,的確是『聾瞎』種族。」

說到這我就氣!我忿忿地把執行書冊以來,所見接觸者的固執愚行,一吐為快!

歐魯說:「元老,你的處境雖然艱困,然而也只能靠你把人生真相公諸於世,〔陰府〕才能保留住臺灣這塊人才基因庫。否則再讓人類被宗教迷悟下去,世界十二個地氣國家的人種會失衡—大部分死後還能當人的靈魂,都因『祖先不詳』罪名(信仰宗教)去投胎印度;如此下去,許多地氣國家在〔陰府〕順情勢的調整下,都會成為第五地形印度雞種族印度猴種族的投胎處—那可是會有差別的待遇喔!」

我也承認:「必定成了又病又窮的國家,天災也會多到不行。」(註:如今,原本是「龍地氣」的泰國、印尼、菲律賓、緬甸、馬來西亞等國家,現在都已成了印度種族人了。)

鍾馗:「佛興國亡,宗教愈興盛,國家經濟必定衰敗。現在只有靠元老傳達出真相,人類的修行才會回歸正軌—以工作、盡本份整修社會,才是真正的修行—經濟才會強盛,日子也會更好過。」

歐魯:「元老,臺灣是四面環海的小島,以此發揚人類真相,勝算很大;臺灣高智慧者多,只要〔陰府〕能把『天地五界的叢書』揭露於世,即使是迷悟宗教的人,也比印度非洲種族來得有希望清醒;你千萬別灰心放棄,我們會盡力牽引一些曾經當過風雲道者的人來接近你,讓這些人能給予你一些助力。」

「我知道,這次是不擇手段的執行法,必定要把全套運行內幕寫出來。不過,另一個執行任務者(日本豬者)還困在阿順家,真有機會能介入書冊任務嗎?」我問歐魯

歐魯:「沒問題,陰府自有安排。」祂操作著螢幕,又說:「太陽現在外殼開始慢慢煉紅了,這是降落水界前的熱度。」

太陽運行的時間,從浮出地表到進入水界,是十二個小時。然而,『白天與黑夜』的變換,究竟是如何運作的呢?

我問歐魯:「太陽是幾點開始浮出地面工作?」

歐魯:「這個時間,牽涉到各地區域對看到『黎明』的定義;其實以〔陰府〕的時間表,凌晨四點是太陽浮出地表的時間,其他地區此時還見不到太陽,所以時間是不一樣的。民間的人類,自古以來是以見到天明天黑的方式,去區分白晝黑夜,才訂定出『時間』;而曆法的訂定,也是經由各國政府的聯盟,才設定了一個基準。人類是配合『四季』的變化,人為去推算定出曆法;這也是當初〔陰府〕分割五大地形十二地氣國家地區以後,才慢慢演化出來的日期基準。」(這部分歷史久遠,說來話更長,暫時不談。)

我聽得是『霧煞煞』,但以我『沒讀過民間書、完全沒有任何科學教育的理論思想』(這種單純的思考),我用生活上的實際體會,去理解到人類對時間曆法的推算,取決於『太陽』—見到天明,就是白天;見到天黑,就是黑夜—如此形成一天又一天的循環。世界各國都一樣過著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生活。

然而,我還是有點困惑:「歐魯,我有點迷糊了……」我提出了疑點:「太陽從浮出地表運行到進入水界十二個小時,那麼世界各國白天黑夜到底是如何形成的?」

 

歐魯:「首先,元老你要明白,民間所見到白天,不是整個白天都能看到太陽的運行。大部分的光線溫度,是來自日月界,由『八卦板塊』的挪移去照射大地,只是人類以為是太陽。太陽的溫度並沒有日月界的光熱來得高,一年四季的太陽溫度都是一樣的,而人類感受的氣溫變化,是來自日月界的光熱,取決在『八卦板塊』開啟投射光熱的強度。」(板塊是層層堆疊的,調整遮光的厚度,就能讓人類的大地有氣溫高低之別。)

我恍然大悟地說:「所以,夏天很熱,並不是因為太陽靠得太近,而是『八卦板塊』的調整,讓日月界的光熱強烈地照射大地;而冬天的太陽仍是一樣的溫度在運行,但是因為日月界的光熱都被『八卦板塊』遮住較多,所以民間人類就覺得比較冷。」

歐魯說:「沒錯。」

我又問:「那為什麼有些地區沒有冬天,整年都很熱;有些地區會冷得下雪、有些地區又不會下雪?像臺灣就只有高山會下雪,平地不會下雪;臺灣的南部還特別熱,連冬天也沒多冷。」我想起自己為了脫離黑社會,曾經在高雄住了一年多的時間。

「那是跟太陽的運行軌道有關。而且,人類在五大地形的居住環境,都是〔陰府〕特別規劃安排的,依不同種族地氣有不同待遇。若是人民修行觀念錯誤,被宗教的修行理論誤導得越深,再好的氣候環境,也會改變。」歐魯輕描淡寫地回答我。

言歸正傳,究竟「日夜」的形成是如何造成的?我試想著:太陽只有十二個小時的運行,卻要在世界各國造成日出日落之景,究竟是怎麼造成的呢?

歐魯笑笑著說:「元老,這確實很複雜。不過,並不是世界各國都可以看到日出日落哦!為什麼有人得到高山上看日出?這就是跟太陽的軌道有關。某些地形,太陽循著固定的軌道繞行經過時,可以在較高處看到真正的太陽本體,所以在當地就是日出之景。然而其他時間,人類以為眼見的太陽,其實只是日月界的投射光,隨著風雲靈界調整『八卦板塊』的方向角度,如同太陽一般地運行。人類很難分辨是太陽本體、還是日月界所投射的光;某些地區還曾出現三個太陽的景象,其實那都是『八卦板塊』的挪移,投射出日月界的光。」

我大吃一驚:「原來民間人類看見的陽光,是複製版的『太陽』!竟然是來自日月界的光!那風雲道者太陽星君豈不忙死了?每個地區國家的時差不同,祂們要操縱日出日落的景象,不會很難嗎?」

鍾馗歐魯回答了我的疑問:「元老,以前我在風雲靈界(黑雲板塊)上工作時,就是負責規劃民間臺灣地區的日照時間。這得配合太陽運行經過的時間,開啟『八卦板塊』—如同民間監獄高處設的探照燈—把光投射在地皮,讓人類有『日、夜』的分野。在風雲靈界,有劃分各個國家地區的負責者,一點都不難。」

鍾馗的比喻,讓我想笑,難不成把第三界(民間)比喻成監獄嗎?不過,對我而言,還真像監獄咧!(突然笑不出來了。)

鍾馗又接著說:「日月界的光,在開啟的圓洞中投射民間,必定也會洩出『七彩的靜磁流質體』,所以在日出日落光線較弱的時段,就會看見多彩的天空景象;也就是這樣,民間所見的日出、日落,才會這麼美。」

原來民間所見的日夜變換,不只是太陽運行造成的,更大的因素是八卦板塊的挪移和來自日月界的光熱

歐魯說:「其實一天二十四小時,都有一顆太陽循著軌道運行。每十二小時輪一顆浮出地表;第一輪十二小時,就像這顆太陽,一邊吸二氧化碳,一邊提煉燃燒,待會進入水界降溫時,第二顆太陽就會從『太陽出口處』浮出陸面,開始十二個小時的運行;但第二顆太陽是只作吸收二氧化碳的運行,並沒有燃燒發亮,所以民間看不到第二顆太陽的運行。由此可知,民間排放的『二氧化碳』,二十四小時都有『太陽』在吸收利用。」

「至於『日夜』,是由八卦板塊遮蔽日月界的光,讓民間有黑夜白晝之分。」歐魯簡單地補充說明「日夜」的由來。

我苦惱地說:「連最簡單的日夜形成,就這麼『落落長』,我要怎麼寫得出來?」

歐魯說:「唉!元老,你乾脆就寫『太陽所到之處是白天,未到之處是黑夜』,簡單帶過就好,反正民間人類也不是太陽星君,也管不著太陽怎麼運行,想了解真相,等到死後有資格進日月界就自然明白了;你所寫的重點,應該著重讓人類知道『天地五界』的全貌、認清出生當人類的責任、以及瞭解該如何正確修考才能往上界循環—就以這三個方向去著筆。」

此時,螢幕上的太陽,已呈現紅通通地外表(原本是透明亮光的火球),開始洩出白色透明的靜磁流質體;這些磁流物降在『太陽入口處』周圍的水界,就會形成冰山,也就是民間稱之為『南極』之處。

我看著螢幕正顯示太陽循著軌道,即將轉換進入水界(大海)。原本繞行天體之「磁流導電質體的軌道」,太陽是以電磁力懸浮於軌道而行,當沿著軌道來到『太陽入口處』時,太陽已經不是紅通通的外表,而是灰霧白的顏色。歐魯特別把切換軌道的畫面給我看,太陽換軌的過程—「磁流導電質體的軌道」,是黑白兩色交雜的透光體,在天體運行入水界前的軌道末端,有一個白瑩晶透的瓷片,會插入太陽與軌道吸磁的支點,則太陽與軌道的吸磁力就會被隔絕—此時,「太陽磁球」自天體軌道切換進入水界的軌道,於大海中貼地而行。

太陽進入大海,其高速旋轉的外殼,會把海水都掀開,如同自動開道般,太陽所到之處,都豎立著高聳的水牆……

我驚嘆:「這麼巨大的太陽進入大海,不會造成海平面上升、陸地淹水嗎?」

歐魯一邊操作螢幕,一邊回答:「這個水界的容量,從太陽開天創造『天地五界』以來,就已包含太陽進入的升降範圍,絕對不會因為太陽入水界而讓民間淹水;只是會產生民間『潮汐』的變化—每十二小時太陽進入水界時,民間的江海地帶,就會因此漲潮;等到太陽進入沼泥界後,海水就會退潮。」

「哦—我小時候常趁著淡水河退潮,划船出海去捕魚,再順著漲潮,一路抓魚、一路划回淡水河呢!」小胖在淡水河畔成長,對「潮汐」很熟悉,但都只是自己觀察而知的,從未想過潮汐產生的由來—竟然是每航行天體十二小時,就會進入水界的太陽所造成的!

歐魯:「太陽進入大海後,藉著『水』的作用開始降溫,並且因為旋轉動氣,產生大海的洋(潮)流;這也是產生『波浪』的動力來源。而且在此處,太陽開始排放磁流物,也是提供廣大海洋生物氧氣的來源。」

我看著外面海洋的景象(外面是明亮的):太陽高速旋轉發射出「白色透明的靜磁流質體」,這是發散銀光的霧體,把所到之處,照耀得一片晶亮,和水纏黏在一起,就是晶瑩剔透的流體,隨著太陽動氣掀開的海水,成為銀光閃耀、夢幻美麗的水牆,還看得見水牆中的魚呢!

歐魯操作著畫面,讓我們觀賞得到太陽周圍的景緻;太陽所到之處,完全沒有雜物,前方所見,只有散發銀光的靜磁流質體。

我和鍾馗都被眼前的美景震懾得說不出話。

鍾馗先開口說話:「這麼美的景色,真讓我意想不到,竟然大海裡也能有這番美景。」

我也說:「當太陽星君還挺不錯的,可以看到這麼驚人的美景。老鍾,加油!總有一天你也可以進來這裡工作。

 

 

TBC…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漂貴妃 的頭像
漂貴妃

漂貴妃的仙窩

漂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