鍾馗也說:「風雲道者風雲靈界規劃『黑雲板塊』的開闔,每天會開啟一些局部細縫,讓日月界的高溫氣流洩出,去吹溶月亮的靜磁流質體;靜磁流質體本來就含水分,被吹溶下降到民間,就是民間深夜降下的『露水』—露水對第三界、第四界的動植物都很重要哦!」

「我知道,很多無法回陰間地府處補充磁流的鬼魂,就是靠露水蒸發的磁流充電;而且,野外的花草樹木和一些小動物,也得靠露水生存。」說著,我想到本來提的問題:「原來飛碟進入靜磁流氣球體推的,就是那顆像浮石的吸磁空心膜球?」

歐魯:「沒錯,吸磁的空心膜球會把靜磁流質體、密實地吸纏,有時因季節氣候因素,如天氣較冷,為了預防靜磁流質結凍,飛碟會進入靜磁流氣球體,把吸磁球外表噴以氣流,鬆動吸纏的靜磁流質體,並且把雜質燃燒掉,此時,民間看到的月亮,就會呈現淡紅色的狀態。」

「所以,月亮紅的時候,就代表有飛碟靜磁流氣球體裡面工作。」我又說:「嗯,講到吸磁空心膜球像浮石般的外表,我想到黑雲板塊也是『像浮石的材質』這件事,『黑雲板塊』又是怎麼來的?為什麼它會變得像浮石?成為風雲靈界的地皮?」

歐魯示意鍾馗回答我的問題:「換你來講啦!那是你的地盤。」

鍾馗一臉準備長篇大論的表情,清了清喉嚨,才說:「前面有提到,在太陽出口處,太陽的外殼旋轉動氣,產生高溫的旋風氣流—那是太陽在排泄磁流廢氣物,是燃燒的熱氣體—去溶化冰山,而被水纏黏住的靜磁流質體,會順著風化為白色霧體往上飄,形成『白雲』;還有些是結合了磁流廢氣物,成為『黑灰色的廢氣磁流體』,在天空浮移,就是民間所見的『黑雲』。」歐魯點頭,示意請祂繼續。(雖然鍾馗風雲道者風雲靈界的作業也和太陽息息相關,鍾馗的能力足以解答我的提問。)

鍾馗又繼續說:「這個『黑雲』會繼續往上飄,接近風雲靈界(黑雲板塊)時,被吸磁力吸上風雲靈界,再接受日月界的高溫溶化,分離出來的雜質,就會沈澱在此界區的底層;加上日月界飄落下來的石灰團,日久也會有被風化的石灰雜質;就這樣,雜質混合著有吸磁性的靜磁流質體,形成有如浮石材質的『黑雲板塊』—風雲靈界的地皮—黑雲浮移磁區的地皮面。」看我理解了這一段,鍾馗又接著說:

黑雲板塊有如第三界(民間)的濾網,擋住日月界的光與熱;還有垃圾團上的輻射毒菌都會被擋下來;靜磁流質體溶化的水分,也會囤積在黑雲板塊裡,當囤積多量的水分時,我們(風雲道者)就會規劃哪些地區要下雨,由飛碟去壓在囤積多量水分的黑雲板塊,用飛碟的動力牽引、移動、並震動『黑雲板塊』,民間就會下起傾盆大雨,且可能連下三、四天以上。另一種情形,是『黑雲』浮移在半空中,互相吸磁纏黏成團,而晚間靜磁流氣球體溶化的水分降下來—也就是露水,黑雲會如同海棉般吸住水分,當水分囤積達到一個重量,黑雲就會下沈,若恰值太陽動氣較大,風速旋強時,『氣流與黑雲』互相碰撞,就會抖落水分到民間,成為民間『下雨』的情形。這種氣流碰撞黑雲或飛碟震動黑雲板塊落雨的情形,是風和雲的陰陽觸電,有時就產生雷擊閃電的現象;若是黑雲板塊不須挪移到他處降雨,僅原地傾斜讓水降落民間,這種就不會有雷擊閃電的現象。」

「哦!原來『下雨、閃電、打雷』就是這樣來的。那有時下雪或冰雹,又是怎麼操作的呢?」才說完,我又想起一個雨後常見的情形,又問:「有些時候,天空還會出現七彩的彩虹,又是怎麼產生的?」

鍾馗繼續滔滔不絕地說:「這就得先從四季的產生來說起—在風雲靈界的地皮上,得承受日月界的強光與高溫,而風雲道者規劃『黑雲板塊』的開啟或閉合,經由此,控制民間各地區域的日、夜照射的溫度;再配合太陽外殼自轉所動氣產生的氣流,也是經由『黑雲板塊』的開闔調整,造成第一界第四界四層不同氣壓的輪轉變化,因而相對影響黑雲和白雲的產生與挪移—民間各地四季『春、夏、秋、冬』的變化就是這樣來的。」幸好歐魯操作了一個八卦板塊的立體模型圖,讓我一邊比對鍾馗講的東西,否則聽了這些一大串的敘述,我簡直快爆頭了!哪記得起來這麼多啊!

鍾馗還意猶未盡地繼續講:「說到下雪,都是發生在冬季,太陽在燃燒提煉的磁流物,會有多量洩出在高空,此磁流物就是造成民間的飛機在空中發生『遇亂流』的情形之主因;當多量磁流物卡在空中時,若當地適逢冬季低溫,就會以專門分解磁流物的飛碟去作業,直接由飛碟動氣將磁流物吹散掉落地面,形成『下雪』的現象。假如是在夏天的季節,飛碟就會移動『黑雲板塊』到磁流物多量的地區,以飛碟去震動、抖落水分,讓磁流物纏黏水分結凍,才能清除輻射的毒素,這種結凍的水分掉落民間,就是『冰雹』的由來。有時在冬天氣溫不夠低,也會發生冰雹的現象。」

原來如此!那個『磁流物』也就是如同白雲嗎?而且由此可見『飛碟』對人類有相當密切的影響—下雨、下雪、下冰雹、紅月亮……都代表有飛碟正在人類的頭上工作—可以說是『飛碟就在你身邊』。

歐魯補充回答:「元老你說的一點都沒錯,造成亂流、下雪、下冰雹的磁流物,也包含是人類肉眼可見的白雲,且確實飛碟在人類可感受的種種氣候、季節運行中,無所不在。只不過靈界法規的限制,我們不能接觸人類,所以才造成人類的猜測與誤解。飛碟一點都不可怕。」

鍾馗還沒講完咧!祂接著介紹:「元老,你剛才有問過『彩虹』的由來,其實是『黑雲板塊』的挪移,洩出靜磁流質體所造成的。風雲靈界上的靜磁流質體,也就是之前你所看到的『七彩銀河』—風雲靈界的天空。在風雲靈界的八卦板塊(黑雲板塊)被飛碟挪移,去震動抖落水分時,把靜磁流質體自板塊的開啟處洩漏而下,形成民間看到的彩虹。」

原來,『彩虹』是風雲靈界的靜磁流質體洩漏到民間啊!我又問:「既然是洩漏而下的,怎麼會有半圓弧形、四分之一圓弧好幾種形狀的彩虹,不是應該像下雨一樣直直流下來嗎?」

鍾馗搔搔頭,才回答我:「彩虹的形狀是牽涉到八卦板塊開啟處的角度、方向,再加上高空氣流的方向、強弱因素,而造成不同的彩虹形狀。」祂用手勢示範著,直洩而下的七彩靜磁流質體,若空中的氣流是由左往右吹,那彩虹的形狀就會成為右圓弧形……

「對了!同樣都是靜磁流質體,為什麼冰山溶化升上高空的靜磁流質體是白色、黑色,到了風雲靈界就成了七彩?連洩漏而下的也是七彩呢?」我隨口又問了一個疑點。『彩虹』是我小時候最好奇的東西,得趁現在好好搞個清楚。

鍾馗非常耐心、專業地替我解答:「冰山溶化後上升的靜磁流質體,不論黑雲、白雲,都會往上飄,有的被吸磁力吸上風雲靈界,就會被日月界的高溫照射,溶化水分成為氣體;而日月界燃燒雜質產生了各種色彩的氣體,又和這些靜磁流質氣體混合,就成了七彩的流動靜磁流質氣體;然而宇宙的運行是不間斷的,仍然有不斷吸磁而上的白雲、黑雲進入風雲靈界,含有水分的靜磁流質體七彩的氣體不斷融合,就形成了流動的七彩靜磁流質體。」

終於把彩虹搞定了。

我整理了一下記憶,深怕這一大堆所見所聞混亂一團……突然,想到「月亮」的部分—我又有個疑問!

趕緊問鍾馗:「剛才講到『月亮』,我忘了問,為什麼民間看到的月亮會有圓缺變化?而且是很規律的農曆十五號就會月圓—初一十五月亮的變化很精準,不符合太陽會『不定時』吸取電力的變化;按理來講,既然是不定時、視情況去溶化月亮、吸磁流,應該月亮的圓缺會不規律才對!」

鍾馗思考了一會,才回答我:「這個民間所見『月亮』圓缺的情形,它會如此規律的主因就在—每隔十五天,月亮累積儲存的磁流足量後,太陽星君就會開始執行分送磁流的作業;飛碟會載運一桶桶的磁流,分送到各地陰間地府處。因此,初一到十五之間,『靜磁流質體』慢慢累積吸纏在吸磁『空心膜球』上,在氣流的影響下,白色的靜磁流質體擠壓集中在一側,所以民間就看到『弦月』的情景;等累積到十五天,磁流質已經像棉花糖纏成一大坨圓形、白亮的靜磁流氣球體—就是民間所看到的『月圓』。然後開始可以供太陽吸取、飛碟也開始載運磁流分送各地陰間地府處,所以民間就看到月亮從月圓開始,逐漸缺角、消失。」

我恍然大悟:「月亮(靜磁流氣球體)就是太陽的電池,電池得先充飽電,才能開始用;初一到十五,就是『月亮』這顆電池在儲存磁流的過程,等到存滿了,就是月圓。雖然太陽會不定時地,視需要而去吸取月亮的磁流,但太陽吸取的量,還不致於明顯讓人類看得出月亮的變化;真正大量使用月亮磁流的時期,是飛碟分送磁流到各地陰間地府處的作業時期,量比較大,才會看到月亮明顯且規律的圓缺變化。」

歐魯也插嘴補充說明:「元老說得很對。分送磁流的作業,也是『太陽』吸取月亮中的磁流,進入太陽內提煉,再由飛碟載運分送。此段作業時期,約要十幾天,所以造成月亮明顯且規律的消失過程。其實月亮的磁流隨時都有被少量的挪用,例如飛碟有時也會去以月亮的磁流當應急充電,只是量不多,人類看不出變化。」

聽完歐魯的補充說明,對於月亮初一十五的變化,我已經理解原因了。人家說「外國的月亮比較圓」,我曾經待過日本兩年的時間,和在沙烏地阿拉伯當榮工處的苦力,也沒有見到有何不同。但是,卻有人去美國或有些國家旅遊回來,告訴我那裡看到的月亮特別大。真的有不同嗎?

鍾馗說:「『月亮』只有一顆,世界各地看到的都是同一個;但是因為它是飄移的靜磁流氣球體,會隨氣流上上下下,隨著各國地形、氣流的差異,確實有些地區,月亮比較偏近該區,因此看起來特別大。還有一種情形,就是恰好月亮被飛碟推過去給太陽吸取磁流,所以所在位置的國家,也會看見月亮特別大。」

「還有一個問題!『月亮』—靜磁流氣球體既然是透明的氣體,在民間的太空科學,難道沒有辦法拍攝到月亮裡的那顆黑灰色的吸磁『空心膜球』?會不會美國太空人登陸的月球,就是這個吸磁空心膜球?」我又提出了一個人人都想問的疑點。

歐魯很嚴肅地回答我:「民間所有的太空科學研究,沒有一個是對的。那顆吸磁的空心膜球飄移不定,以民間的科技,根本無法定位到達;連人類自己居住的大地都拍攝不出真正的照片了,還妄想拍攝下黑灰色的吸磁空心膜球?對真能拍攝的民間機器看來,只是當成『月亮』的陰影而已,根本看不出它是如『浮石』的外貌。更別提太空人登陸月球這種事,只是美國狗者的瞎扯!你也看到風雲靈界的『黑雲板塊』是硬的,連『太陽』都得繞過板塊而行,怎麼可能有太空船可以撞得進去?反而是因人類發射火箭、太空梭、飛彈等物,爆炸造成『黑雲板塊』的震動或受損,不但會造成輻射菌散落民間,產生『瘟疫』;還會給自區帶來嚴重天災!自己頭上的『黑雲板塊』被破壞,不是豪雨、暴雪或乾旱,就是龍捲風、瘟疫,所以民間越是鑽研太空研究發展的國家,絕對天災連連。」

說得也是。民間科學一直在探索宇宙、太空,卻連風雲靈界也到達不了。連我出禪都得搭飛碟、太陽才能來到這裡,竟然還有人宣稱,他能靈魂出竅去天堂遊歷—根本就沒有天堂這種地方!這些人只是瞎扯蛋,被邪靈(瞎掰鬼)玩弄磁流給的幻覺,還當真大肆宣揚—他若真能靈魂出竅,怎麼沒把這「天地五界」的真相講出來?連「陰界邪靈」的內幕都沒說對,還在講有神有佛的那一套,確實是被邪靈騙了還不自覺。

人類科學一直想探究宇宙,是否有其他生物存在其他星球?其實人類所以為的行星、星球,只是沈落在「黑雲板塊」下層的垃圾團,這些垃圾團絕對沒有任何生物存在,也不可能會有其他『星球』可以居住人類。人類枉費心機探索研究太空,只會造成—『垃圾團』上輻射毒菌散落至人類居住的大地,產生「瘟疫」的災情;以及破壞「黑雲板塊」而造成的各種天災、氣候異變—確實是人類「自找麻煩」的自殺行為!

歐魯又補充了一段:「元老,忘了提到月亮和太陽都有週期性的維修,就是民間所見的『月蝕』和『流星雨』。月亮每隔一段時間,會被飛碟推上風雲靈界、黑雲板塊上方,去維護吸磁空心膜球的磁力;還有一種固定的維修,是由飛碟去噴洗吸磁空心膜球的雜質,並且噴灑吸磁膜,以維持『吸磁空心膜球』的磁性;在作業的時候,原本吸纏在上面的『白色靜磁流質體』,會被飛碟強力的噴洗作業吹擠到另一側,所以民間某些地區看到的月亮,就會出現突然消失的情形。」

「我有看過!人家都說是『天狗吃月』,而且月亮就只剩個暗紅色的影子在那……」想起小時候看的『天狗吃月』,我說:「原來是飛碟在月亮裡作業,難怪會紅紅的。」

歐魯說:「至於『太陽』的維修,有分成三種—在陰府維修場的維修、在地表太陽出口處和入口處的維修、還有在運行中固定時期的維修。」歐魯為了讓我理解,解說得很仔細……

『太陽磁球』,實際有五顆在運行,但是永遠只有一顆隨著「磁流導電質體的軌道」在地表以上運行,且每十二小時輪番上陣;也可說每十二小時太陽就完成地表以上的繞行:『太陽出口處』→第三界第二界第一界第二界第三界→『太陽入口處』→當太陽從入口處進入第四界(水界)的同時,另一顆太陽就會在『太陽出口處』出來,又開始前述十二小時的運行(但此顆太陽是只吸「二氧化碳」,不燃燒),進入水界回到沼泥界

當太陽進入水界到沼泥界的運行,又是另一個十二小時。

歐魯說:「等到我們隨太陽進入水界後的行程,你就能親眼看到,現在暫時不多說。」祂又接著說明有關太陽的維修……

在『太陽出口處和入口處』周圍的冰山雪地區域,為太陽的「保養、維修」之處。約半年的時期,太陽會在每日運行時,帶出沼泥界的廢棄物,於是此顆需整修清理的太陽,會在『太陽出口處』排放黑霧色的廢氣體,掩蓋住太陽的光芒;再加上『黑雲板塊』的挪移,遮住日月界的光與熱(當地必為冬季),形成『太陽出口處』附近的寒冷地帶,會有「永夜」的情形。

這是為了控制磁流的儲存庫—『冰山』—需要一段儲存期,讓每日太陽排放的磁流,能充分補充庫存,才能穩定世界各國的氣候(冰山為世界各國的冷氣調節處)。

因此,在『太陽入口處』的冰山雪地處,也有「永夜」的情形。

當太陽運行到『太陽入口處』的地帶,因太陽在天體吸收的「二氧化碳」不夠提煉磁流,就沒有燃燒(太陽成了霧灰色的球體),直接下降進入水界;而此段時期,『黑雲板塊』必定也挪移遮住日月界的光與熱,所以發生「永夜」的區域,必定是寒冷的冬季。(然而其他地區所見到的日落、紅紅的太陽,是還在燃燒、尚未接近入口處時的情景。)

至於「永晝」的情景。這是為了調節整個人類居住大地的溫度及磁流,風雲靈界的『黑雲板塊』會全天候開啟,並且以不同的角度和方位,照射『太陽出口處』(或『太陽入口處』)的冰山,以溶化冰山取得磁流;也因此在附近的冰山雪地處,可以看見全天的「白晝」。

『太陽出口處和入口處』,本來就是太陽每日運行必經的路線。在『黑雲板塊』開啟的「永晝」期間,太陽自『太陽出口處』浮出陸面處,會一面燃燒清理太陽,一面溶化冰山的靜磁流質,以產生地球的氧氣、調節全球氣候;當太陽循軌道運行離開『太陽出口處』區域,『黑雲板塊』開啟的光芒,就會取代太陽(民間各地區域看到的白天,本來就不是一顆太陽從日昇到日落盡收眼底,除了某些地形以及某些時段見到的—紅色輪廓明顯的圓形球體是太陽,而其他時段所見的,大部分都是靠『黑雲板塊』所控制、來自日月界的強光與高熱)。

而『太陽入口處』和『太陽出口處』的季節、晝夜,絕對是相反的,就連永晝、永夜的時期也是相反的。

永晝時期,自『太陽入口處』進入水界的太陽,會燃燒成紅紅的火球,降落水界前,會把所提煉的「白色透明的靜磁流質體」部分由高空洩出,形成『太陽入口處』的海域,也會有冰山,但量不如出口處多;因為太陽進入水界後,會航行到日本方位的水界,大量發射出磁流和水纏黏合體,成為冰山;此磁流物會順著太陽動氣的潮流,集結到『太陽出口處』地帶附近的海域,形成冰山雪地的情景。(民間稱之為北極。)

我努力記著歐魯所敘述的一切—我抱著頭向歐魯求饒:「哇—哇—這麼多、這麼複雜,我的頭快要爆炸了!不要再說了啦!」

在一旁的鍾馗安慰我:「元老,我也有努力幫忙記啦!不過真的好多喔!我也很怕有遺漏……」

歐魯呵、呵地笑了出來:「你們別緊張,今天你們在這太陽裡所見所言,我都有錄影中,等回去陰府後,晶片會給鍾馗帶回陰間地府處,元老只要出禪回陰間地府處去看,就可以完全不遺漏地寫出來,不必緊張啦!」

歐魯這樣講,我才如釋重負地說:「好在你有幫我想到這點,不然可能我還沒寫出來,自己就先瘋了。」

歐魯又說:「你要有心理準備,會令你發瘋的事還不止這個。民間學校教的宇宙科學,完全不是事實,例如說地球是球體、地球和月球繞著太陽跑、還有什麼地球公轉自轉的……一大堆人類自己發明出的理論,有上過學的人類,絕對會跟你反駁到底哦!」

「什麼?你說的東西我都聽不懂吔!」我對歐魯講的那些『學校教的』詞全聽不懂,也頭痛得很,管他三七二十一,等遇到時再講吧!

鍾馗也說:「我時常看到民間從事科學研究的人,死後到了陰間地府處審判,拼命辯解、喊冤,說『民間所有學校教的東西都是這樣教的,我哪知道是錯的……』,最後還是得接受去投胎人類重修;有些生前鼓吹、提倡『減少排放二氧化碳』的科學家,去投胎畜牲;祂們都是被民間科學誤導了一生,又去誤導別人,害得自己得重新投胎重修。」

歐魯嘆了一口氣:「唉!人類錯誤地鼓吹『減少二氧化碳』的排放,給我們(太陽星君)增加了一大堆麻煩,也害得民間人類自己受苦受難。編出什麼『臭氧層破洞』這種理論,根本就沒有臭氧層這種東西,只是第三界上空的黑雲和白雲,這樣也能掰得頭頭是道。尤其『減少二氧化碳』排放,太陽就沒有足夠的二氧化碳可提煉,只好大量溶化冰山取得靜磁流質體,或者引爆火山、點燃森林大火,才能產生足量的二氧化碳給太陽提煉,去生產『氧氣和太陽能』;冰山大量溶化的後遺症,就是氣候的極端異變,夏天熱得要死、冬天冷得要命,苦果也是人類自己承受。」歐魯似乎想一吐怨氣,又接著說:

「說到『太陽能』,人類以為太陽照射到大地,熱烘烘的能源—不用白不用!就在科學家誤導下,大量開發使用『太陽能』去替代『石油』,這是嚴重的錯誤!『太陽能』是太陽自產自用,必須回收成太陽運行的電力來源,被人類大量挪用了,太陽又只好去溶化冰山取得靜磁流質體,補充磁流質電力;造成宇宙庫存的磁流物質(冰山)在大量消耗,世界各國氣候就會產生異變,甚至有『海水倒灌』的災情。」

「說到海水倒灌—」鍾馗突然插嘴說:「元老,你小時候的那場『八七水災』就跟冰山有關係,那是俄羅斯地區暗中試爆炸彈,震塌了冰山,才會連帶影響世界各國連貫出現『海水倒灌』的災情。」

「啊!原來是這樣,說到八七水災,你有沒有好好保護小胖?」想起童年往事,我開玩笑地質問鍾馗

鍾馗又喊冤地說:「當然有,讓你生長在淡水河邊,每天都可以橫渡淡水河去撿鴨蛋,這種泳技哪還怕水災?再說,你不也賺到一頭牛了嗎?」祂意有所指地看著我。

說真的,我回想小時候的生活(小胖時期),是既有趣又滿足,每天都在動腦筋如何賺錢、如何謀生,雖然沒有受教育的遺憾也讓我後來吃足苦頭,但當時也因沒上學,時間比一般小孩多,讓我從事了各行各業,學會了許多技能。

 

 

 

如今也更深刻體悟,〔陰府〕在執行管制人類的過程,其實時時刻刻都有好鬼(渡畜牲者和風雲道者),在暗中保護、協助人類—只要人類不去跟陰界倒流—遭遇挫折時,以「士、農、工、商和盡本份職責」的原則去努力,動腦筋、去突破困境,再糟的境遇,也會有好鬼的引導協助,出現轉機。

除非是人類心存神助、祈求無形相助,才會被陰界邪靈(瞎掰鬼)從中搞鬼,害得人類挫折迭起,很努力卻沒有預期的收穫。

鍾馗也說:「對啊!元老你小時候再挫折,你都在動腦筋,所以你都能逢凶化吉;假如是像你大哥那種好吃懶做的碗公人,就算漂一隻牛給他,他也懶得殺,只有人和牛一起餓死的份。」祂又提起跟陰界倒流的可怕:「你在剛學會出禪時,因為身體不適,到各大廟宇祭改、化解,去跟陰界倒流,惹來車禍、斷腿、錢財又被賭婆花光的慘狀,就是典型『跟陰界倒流的下場』,連我也沒辦法插手幫你。」

 

 

我理解地拍拍祂,表示我會把這些實際經歷寫出來給人類借鏡。

說著,我突然想到—『流星雨』的成因還沒講完啊!歐魯講到『太陽維修』(落落長),害我也忘了『流星雨』這回事:

「歐老鬼,你的『流星雨』還沒講完吔!」

「對吼!我差點忘了繼續講—」歐魯打了自己的頭一下,趕緊接著講前述『流星雨』的產生原因:「前面已經講了太陽的兩種維修,剩下一種『太陽運行中固定時期的維修』。太陽在燃燒二氧化碳產生的廢棄物,每年累積到固定的量,太陽就會大清倉。太陽循軌道運行接近『太陽入口處』之前,會將燒紅、旋轉的外殼,開啟氣孔排放甩出這些廢棄物—也可說是在日月界無法清理乾淨的石灰團殘渣;而飛碟會挪移『黑雲板塊』去承接這些廢棄物;等到太陽清理完,循軌道離開後,飛碟會以燃燒、吹集此廢棄物的方式,把這些石灰團殘渣『掃』成一團,再拖離至沙漠地帶上空或大海區域,讓石灰團墜落。」

「喔—就像燒柴的鍋子,每隔一段時期就要刮一刮鍋底燃燒累積的殘垢。」我想起小時候,家裡的大灶鍋,都是我在刮「鼎屎」(台語),似乎跟太陽清倉廢棄物有雷同之處。我又問:「難道太陽是固定時期清理殘垢嗎?我看民間電視新聞都有預報會有『流星雨』的消息呢!」

歐魯說:「你的比喻倒還挺貼切的。太陽清理這些廢棄物,確實是有固定時期的循環,所以人類才可以預期得到出現流星雨的時期。且人類肉眼看見的流星雨,是飛碟在燃燒、吹掃的處理過程中,散落出去的零星殘渣,從風雲靈界(黑雲板塊)掉落下來,仍然是一路燒著墜落,且必須經過好一陣時間,才會落到第三界(民間)可見的範圍。其實日常飛碟在清理太陽的垃圾團作業,都會有零星的石灰團掉落民間,就是人類所見的『流星』;太陽固定大清倉的時期,因為掉落比較多且集中,才會形成『流星雨』。」

說到『流星』,我也順便問問:「那一閃一閃亮晶晶的小星星是垃圾團嗎?」(註:『垃圾團』就是在日月界太陽燃燒產生的『石灰團』。)

歐魯:「沒錯,燃燒的石灰團沈落到風雲靈界時,黑雲板塊是吸浮性、一片片組合吸在一起而形成的地皮,飛碟可以用動力牽引挪開;且石灰團也是有磁性的,若卡在風雲靈界、黑雲板塊上方,會有類似『磁鐵同極相斥』的情形,在風雲靈界到處亂飄;因此,飛碟會將黑雲板塊挪出縫隙,將石灰團『趕落』到黑雲板塊的下層;等到適當時機,飛碟仍然會去將這些垃圾團一一拖到沼泥界。」說到這,我對星星的疑問已經解開了;沒想到歐魯又說:

「不過,人類看到天上的星星,不光只是燃燒的垃圾團哦!有些是太陽的軌道崗哨—『流星磁體船』,也就是飛碟!喏!外面就有一台……」

我趕緊把目光移到歐魯操作的螢幕上,果然看見一架完全沒有見過的飛碟(縮影在螢幕上的飛碟,是扁平的碟形,上方伸出兩支像尖尖的角,尖角上有閃亮、七彩的燈光在閃爍),我問歐魯:「這台飛碟有多大呀?和之前所見的飛碟完全不同,你說它是太陽的崗哨,是怎麼一回事?」

歐魯:「這個飛碟的大小,大約可比擬為你居住的社子地區一般大吧!這種飛碟是天下五大地形各一架,一方面引導太陽在運行時,清楚知道民間五大地形的方位,就如同民間航海指引的燈塔功能;一方面這種五大地形站崗的飛碟,都有太陽星君在將民間(第三界)、五大地形所發生的動態日夜錄影監控,除了篩選民間值得留存的重要影像存檔外,也是通報風雲道者執行人類的訊息管道。」

我驚訝地說:「那它就是〔陰府〕對第三界的監視器囉!原來『人類居住的大地』,是有飛碟在全天候監看、錄影;之前在〔陰府的瓷疊塔〕有看到存檔的晶片,就是這種飛碟錄下來的重要影像啊!」

鍾馗也湊上來說:「風雲道者接收這些飛碟傳達的資訊,依所有天下民間各區域人類的修行好壞,規劃各區域的氣候及災情的懲處;比如虔誠信仰宗教的地區,若四處宣揚宗教,誤導太多人以為宗教是勸人為善的好事—我們(風雲道者)就會規劃此區域給予天災的處分;尤其宗教是害人類『好吃懶做』的惡源,越多人類放下『士農工商或本份職責』,投入唸經禪修的地區,風雲靈界絕對給予惡劣的氣候處分,就像『西藏的氣候』……這就是『人在做,天在看』,各地區域的動態,飛碟(流星磁體船)都在錄影監控中,哪個地區該維護、該處分,不是沒原因的。」

歐魯又接著說:「這種站崗用來引導軌道兼錄影的巨型飛碟,也載運很多巡邏的小飛碟,會放哨出來在五大地形上空偵查、拍照,再把資訊帶回母碟整合。有些小飛碟則是負責整理崗哨附近飄浮燃燒的石灰團,避免太陽的軌道被石灰團阻礙,以及不讓石灰團影響巨型飛碟底部密布的攝影探測球。這五架站崗的飛碟,也會有不定時交接的浮移景象……總而言之,這些飛碟和燃燒的石灰團,就是民間人類所見的『星星』。」

歐魯似乎也略顯疲態(軟皮衣有點皺巴巴了),講得有點累了吧?

沒多久,有位太陽星君送了六瓶磁流瓶過來,給我們補充磁流。這個磁流瓶我在陰府有使用過,那次吸完才有力氣踹鍾馗兩腳。

現在我們雖然沒有肉身,但是靈體也是需要定時補充磁流,否則軟皮衣包覆的靈體會越來越小而皺巴巴地,行動也會變得遲緩。『靈魂』雖然不會像人類吃食物,但一定得補充磁流—這也是太陽運作而生的產物(磁流)。

(「壞鬼」因為逃避工作職責,沒資格領取陰間地府處的磁流充電,才會編出「神」這種東西,謀騙人類去信仰,以騙取人類身上的磁流—這就是所有『宗教』、各種『神』的真正底細。)

TBC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漂貴妃 的頭像
漂貴妃

漂貴妃的仙窩

漂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